乐视大船上的年轻人:老板的梦想要垮了,共渡时艰的念头也就只是一闪而过

淡定、坦然。这是两个最近常被乐视人提及的词,主要用来描述自己当下身处风暴中心的思想状态。好像一切都做好了准备,无论还会发生什么。

2016年11月,一直高调狂奔的乐视突然宣布要停下调整,踩这脚急刹的正是董事长兼CEO贾跃亭。 他向全体员工发布公开信反思:公司节奏过快,供应链压力骤增,加上伴随企业发展的资金问题,供应出现紧张。自此,乐视开始深陷一轮又一轮负面风波,裁员数字一个比一个夸张。12月6日,有消息传出乐视体育内部已确定整体裁员,乐视体育总编辑敖铭辞职,业务板块也将做出调整乐视网股价暴跌7.8%。第二天,乐视网称因拟披露重大事项股票开市起停牌。网上开始流传一张乐视员工排队离职的照片。

一张乐视员工排队办理离职手续的照片在网上流传。

10月20日,贾跃亭才在美国旧金山开了一场很贵的发布会,宣布乐视生态系统正式全面落地美国,并称计划在湾区招聘1.2万名员工。就在转折发生的11月,乐视还刚获得了“领英2016年最In雇主”的头衔。而现在,虽然究竟要裁10%,20%还是60%,乐视官方、员工和媒体都还没有统一的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刀已经砍下了,或轻或重。

就拿这两年扩张得比较猛的乐视体育来说。光2015年,员工人数就从100增长至700人,到了2016年,更是增长至约1000人。虽然官方统一口径是公司整体人员优化幅度在10%,不同部门有所浮动。但据财新网报道,知情人士称实际比例可能在20%,即涉及约200名员工。

“我也不太确定具体情况,只能说老板公开信是这么说的。但乐视体育的同事确实有告诉我,他们那边要裁了,已经递交了名单。”乐视控股集团总部上班的赵寒和界面记者聊了聊最近自己与周边人的状况,但他并没有看到有很多人抱箱子离开或离职排长龙的这种大场面。“网上传的排队照片是拍的HR服务中心,其实那里永远都是乌泱乌泱的人,因为办公积金、收入证明、年假考勤的事儿都在那。”上周五刚去过的赵寒认为事情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夸张,“离职肯定是有一队的,不过永远也都有几个人在那排着,毕竟一万多人的大公司,只有下午办离职。但并不是满屋子都成了离职。”

“我的熟人中还没有人离开,不过有些业务线,比如乐视视频就有人走,但感觉也不是被裁的这种,而是一些办公室互相损耗导致的。现在那些走了的人我都还不是特熟,只是稍微认识打过交道的。”赵寒告诉记者,包括他自己在内,大家(他所认识的乐视员工)都很淡定。“至少我们部门目前还是很稳定的,暂时没有任何人被裁,而且大家貌似感觉自己都挺稳的,聊得熟的几个也都没讨论(早作打算)这种问题。毕竟公司这一年多才开始大规模扩张,所以好几千人都是入职一年左右的。大家都说要是被裁就被裁呗,如果真是(赔偿)N+1,就当拿了年终奖走人。”

“说实话,一个月之前出现问题,我们一点都不奇怪,比外界淡定很多。因为财务手头的钱一直都非常非常紧张,项目经费现在卡更严了。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我们员工倒是稳如狗,因为习惯了……”话虽这么说,赵寒还是承认,员工们聊天时也有在担忧,“汽车项目砸那么多钱,不知道啥时候才有个响。”不过他很快又想开了,“既然老板这么喜欢,那公司就开干呗,项目丰富了我们也算长了见识,多了一个行业的经验。公司就算为了老板那套梦想垮了,反正我是个自由人,去哪儿都能找到差不多的工作。”赵寒告诉记者,他有很多互联网公司的朋友都巴不得裁员得到N+1的赔偿。

“此风气甚好。”末了,他补上一句。

“优化这个事情,从老贾的公开信出来就已经确认了,我们是人员优化配合着战略调整同步完成的。说白了,就是在这两天乐视体育大裁员新闻出来前,要被优化掉的人,早就跟HR谈完话了。”送别了一些同事的佟垂告诉界面记者,大公司人来人往,年底末位淘汰也很正常,因此现在大家主要还比较稳定,该干嘛干嘛。

“这半年多来,整个集团工号应该增加了快一万吧。把过去来来往往的人都算上,全集团工号估计排到两万多。其实乐视内部一直在调整,有些部门被减少资源之类的,主要还是看业绩。反正这事就是这样,平时私下聊时,大家面对这个事情都挺坦然。只是终归会有几个很愤怒的,然后可能就被无限放大了。”在佟垂看来,面对被优化,与其哭爹喊娘,不如赶紧找好出路。“有些人确实是能力不错的,但业务调整了也没办法。换句话说,被释放出来,对自己其实也是好处。毕竟大家都是希望能够自己有更好的发展。不然就是业务没了,人还每天留在这,岂不更煎熬?”

邵贺前两天也去了趟观湖国际1802房的HR服务中心,试用期还差一个多月满的他确实是去办离职手续的。“我去的时候,也有办理其他业务的人。只是办离职的这个队伍肯定比别的队伍多一些。人不少,10来个肯定有的。不过办手续速度很快,感觉大家情绪也还算好。”

在职场打拼了3年多的邵贺之前从没有过这种经历,还是受到了一定冲击。“我反正完全是懵的,因为(这个过程)太快了。直接就通知裁员了,当天办完了手续就走。没有提到末位淘汰这样的理由,试用期给补偿半个月工资。”不过回想起来,邵贺对公司的处理裁员的速度并没有过多抱怨,反倒心生了点小庆幸。“因为很快,我就没那么多纠结和猜测,也算爽快。”确实有许多人希望省去这份尴尬的煎熬,在脉脉上,就有不少疑似乐视员工在询问裁员是否会提前告知结果,“明年才能转正,到现在也没消息到底裁不裁我”“又要开始新一轮裁员了,快刀斩乱麻行不行,这都多少天了,等着被裁呢。真想申请被裁,就怕被拒”。

唯独让邵贺有些懊恼的是,自己没有早点做二手准备。“我一般每到一个单位,也是会先查查公司情况的。六七月份社招进去时,乐视正在发展业务和扩招,形势还不错。平时搜索乐视也是这个那个事冒出的,看起来还挺热闹。”在这行业干了3年多的邵贺进去前就对乐视还算看好,而进去工作的这近5个月,他也没察觉什么特别的异样。“虽然后来有传闻,贾总也有公开信,大家平时也有些讨论,但我自己想的只是乐视汽车出了问题,感觉没涉及到自己,所以也没太关注,并没想到范围会这么扩大。所以中间也一直没想着换工作的事。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也太专一了。”说到这儿,邵贺笑了。“现在就是边找工作边充电,以后可能就不会那么相信一家公司平时热闹的感觉了。但毕竟我们也不是高层,(很难对公司知根知底),而且高层也是瞒不住了才会出来说的。”

当然,乐视这次的裁员还是引起了部分员工的愤慨,无论是对被裁员工的处理速度上还是补偿上。有些吐槽裁员的极速显得过于冷血,有些则对N+1的赔偿表示不满,甚至有“跟HR骂起来的”。

一名乐视员工在脉脉匿名写道:“作为被劝离职的试用期员工我想说,早期说乐视入职流程慢,但裁员却是迅速的。当初不要让我们进来啊,我们放弃年末的年终奖,不是为了被你优化掉的。我们错在哪里了,错在当初选择了这里,望今后想进入乐视的人三思,回头看看先烈们。”界面新闻联系上这名员工,他表示,自己刚进公司2个月就被裁了,给的理由是人员优化。“什么部门都有一些走的,无论是正式员工还是新来的。都不想走,都在谈判。”另有一名对裁员处理不满的员工也表示,自己已经和HR进行了两轮沟通,而截至12月8日下午,还没结果。“正在被HR冷处理,而我的诉求只是要求遵照劳动法。”他并没有说明自己的具体诉求内容,不过根据乐视官方曾给此次裁员安上“末位淘汰”的理由,以及近日最高法发布的“末位淘汰违法”声明,这名员工可能是主张获得双倍赔偿(2N)。

无论这次是壮士断腕了哪些业务,具体优化了多少员工,被裁者坦然接受还是大撕一场,经营出现危机且宣布停牌的乐视,破釜沉舟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更关键的是,仍处在这一条大船上的人们是否仍有坚定的信念,能憋一股子劲儿冲出去。

乐视年轻人在风暴之时所展现的淡定可能已经给出了一种答案。他们看似身在其中,却又实际有些游离其外。“矛盾来了,大家油然而生同仇敌忾的感觉,这种心态我之前还真没感受过。大家就是都很坦然,这关过了皆大欢喜,过不去就好聚好散。又不是东北老国企,一家三代都指着在这院里活。好歹算是在大风大浪里锻炼了一把,个人也不会呛水。”不过赵寒还是补充说,“确实,员工在这个时候其实是会有一股肾上腺素涌上来的,感觉只要企业给一些鼓励,简直能形成军队里面那种特殊的关系。”这种关系可能有点类似2014年埃博拉盛行时,在西非的华为员工能做到坚持不撤。“但不知道我们(乐视人)能不能做到。毕竟华为的待遇比我们强。”

士气需要提振,然而乐视现在似乎还无暇顾及。“问题是现在公司并没有什么针对措施,所以我觉得公司HR这方面还是做得比较弱的,也是广受诟病。当然,这也已经不是HR能做的了。”赵寒遗憾地说。

待遇之外,或许还需要更多的东西留住人们。当谈到乐视的价值观时,撇开公司手册上的口号,赵寒觉得是“一种不怕别人怎么说,自己就是往前冲的”精神。不过他也表示,价值观可能主要还是体现在中高层身上。“‘蒙眼狂奔’这个词挺适合的。感觉他们确实相信公司能成功,而他们的价值观基于这种相信。”赵寒将功劳归给了CEO贾跃亭,“对于贾总,我只能说‘服’,围绕在他周围的人,应该都会被他感染。用自己所有的钱维持公司(当然公司的钱绝大多数也不是他自己的),周末从来也没休息过。实话说,他也没什么特别高的文化眼界,但就是这股子劲头感染着周围的高管。”

至于对基层员工的影响,赵寒表示,当然也会感染到,但也就是感染一下。“至少我还是很担忧的。”也许正是这种不确定,哪怕相信自己这次很安全,让赵寒也早早有了自己的打算。

“其实我在乐视也就想干个一年多点,刷个简历后再换地方,毕竟这儿工作强度还是挺高的,8点下班也是常态,即使现在也仍然很忙。”无论这次风暴有没有发生,这个在乐视呆了10个月的年轻人在年初给自己定下了离开的计划,日子大概在2017年4或5月份。而现在的各种事情只是给他的选择“增加了砝码”。

不过,尽管早有规划,留下的念头也曾从赵寒的脑海里冒出过。“不知道你看没看过有篇讲互联网公司长征的文章,里头就说跟着老大度过某次巨大困难的人,最后都会被善待。”有时候YY一把的他也会“幻想自己是姓赵的”,要与公司共渡时艰,但这仅仅是偶尔。“当然这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了啊,我又不是什么部门一把手。”

中高层们的信念可能也没那么足了,有猎头透露,最近也收到了多份乐视VP的简历。

来源:界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乐视大船上的年轻人:老板的梦想要垮了,共渡时艰的念头也就只是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