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冰与火之歌》的大结局,乔治·R.R.马丁这样说

黑城堡209.关于《冰与火之歌》的大结局,乔治·R.R.马丁这样说

2016-12-04 启帆 抱枕

黑插画

图 by G-host Lee图 by G-host Lee

 

兰尼斯特、坦格利安、拜拉席恩、史塔克、提利尔,他们无非是车轮上的辐条,我无意阻止它行进,我要粉碎这车轮本身。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权力的游戏》第五季

黑内容

乔治·R.R.马丁在瓜达拉哈拉国际图书会上透露的冰火结局相关信息

编译:启帆

文:baozhenyuawabi

注:当地时间12月2日,《冰与火之歌》原作者乔治·R.R.马丁应邀参加了墨西哥瓜达拉哈拉国际图书会,接受主持人提问时,就冰火今后的走向透露了以下信息,本文为黑城堡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小指头和瓦里斯是对手,他们对彼此的计划有很多了解,因此处于僵局阶段。

两个维斯特洛的高阶玩家,在卷一时曾短暂地构筑了同盟关系,关于这一点,黑城堡在第28期【从三人帮的角度深度解读《冰与火之歌》中的权力游戏】中有过深度解读:http://www.epicastle.com/a/journal/2013/0818/215.html

而故事发展至今,二人早已分道扬镳,各自利用手中的资源和权智开始紧锣密鼓地向终极目标挺进。贝里席意图通过珊莎与谷地继承人哈里的联姻,将谷地与北境军队尽数收入囊中,终极目标必将是染指铁王座。而瓦里斯则通过扶持海外势力(小伊耿、黄金团、丹妮莉丝)杀回维斯特洛,为龙家复辟鞠躬尽瘁。两位高阶玩家对对手的计划一清二楚,因此最初在君临的短暂同盟早已土崩瓦解。

冰火的结局将苦乐参半而圆满(as much bittersweet as happy)。

马丁曾多次在各种场合下表示过,他非常讨厌happy end:最终,白雪公主与白马王子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然后呢?他们怎么治理国家?税收、军事、民生问题如何解决?

而卷七从《奔狼的年代》改为《春晓的梦想》本身就是个意味深长的举动。春天来临,看似希望的开始,必然也能包含苦涩的结局。

劳勃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孩子是乱伦产下的私生子。

戎马一生的劳勃·拜拉席恩,临死还要对艾德·史塔克托孤乔佛里,无论是书中还是剧中都确切无疑地表达了这一点。可怜的劳勃国王,九泉之下必不能瞑目吧?

布蕾妮与詹姆的关系在进化。他们一开始相互较劲,但渐渐更加了解对方。若要知道他们关系的结局,请继续阅读。

狡猾的老爷子,尽说一些没用的,他俩的关系傻子都能看出来了。只不过从卷五詹姆章节的结尾来看,两人的关系显然不太妙:

接近午夜时分,两名斥候带了一个女俘虏回来。“大人,这女人胆大包天地骑马冲来,说是有话跟您讲。”

詹姆立时起身,“小姐,没想到这么快就与你重逢。”诸神保佑,她看起来似乎老了十岁。她脸上怎么了?“你脸上的绷带……你受伤了……”

“我被咬了一口,”她碰了碰他给她的那柄剑。守誓剑。“大人,您交给我一个任务。”

“我要你去找那女孩。你找到她了?”

“我找到了。”塔斯之女布蕾妮回答。

“那她人呢?”

“离此尚有一日骑程。我可以带您去见她,爵士……但您得单枪匹马跟我去,否则猎狗就会杀了她。”

                                                              ——《魔龙的狂舞》

此刻的珊莎安全地呆在谷地,布蕾妮显然是在诱詹姆出营,因为她答应了石心夫人手刃詹姆,至于这俩人的后续情况,显然还是得用老爷子的话:请继续阅读。

多重视点和多重故事线越来越难写。希望《凛冬的寒风》结局时不会有没能收拢的线,但也想有模棱两可的东西让读者去思考。

说到这里,马丁情不自禁来了一句:“为什么非要有七大王国?五个不好吗?”。哟!敢情您也嫌线路太多太麻烦了?当初把POV写法运用得炉火纯青的是你呀,如今我仿佛听见了“啪啪”的打脸声。不过,请老爷子手下留情,别一激动就灭掉两个王国好吗?毕竟多恩、高庭、西境都是有不少粉丝的。

亚夏没有孩子,因为那是一个黑暗、危险而神秘的地方,而且对于远在世界另一头的东西,学士并不是专家。梅丽珊卓去过那里。马丁会在之后的书中进一步阐述。

 

亚夏 图 by Learn more at fbcdn-sphotos-d-a.akamaihd.net亚夏 图 by Learn more at fbcdn-sphotos-d-a.akamaihd.net

这个位于世界尽头的神秘城市终于被马丁提及了,这座用黑石塑造的巨型城市,大得能够装下瓦兰提斯、魁尔斯、君临和旧镇。而人口却少得可怜,即便在正午街道上也没有人群,这里没有读者记忆中城市应有的繁华,只有怪异、恐惧和黑暗。

这里是一切巫术爱好者的天堂。男巫、巫师、炼金术士、月咏者、红袍僧、黑暗术士、死灵法师、云空法师、火术士、血巫、拷问者、审判骑士、毒剂师、神婆、夜行者、夜行者,以及“黑山羊”、“苍白圣童”与“夜狮”的信徒,都百无禁忌地在亚夏城内活动。他们可以随意实验咒语,举行猥亵的仪式,和恶魔交媾,毫无约束也无人指责。

读者熟知的角色中,只有三位涉足过亚夏,她们是:

弥丽·马兹·笃尔弥丽·马兹·笃尔

 

梅丽珊卓梅丽珊卓

 

魁蜥魁蜥

非常期待后续的作品中能够看到关于这座神秘城市的更多描写。

在当今世界,提利昂将是一位优秀的领导者。

这点毋庸置疑,提利昂也是最受欢迎的人气角色之一。如果他死了,我一定会掬一把泪。

马丁不知道波德为何能得到君临妓院的免费服务。

说实话,这段在剧集里看得我一头雾水,君临妓院的妓女对波德瑞克·派恩免费服务还给了“红包”,与天朝某些发廊的行规有些相似(抱枕师傅:我很纯洁,只是听说的!众:谁信啊!)。马丁的言下之意,波德瑞克的巨diao设定是剧集的自作主张,与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马丁还不知道《冰火》系列的最后一句话——他写早期作品时也是如此(《光逝》、《热夜之梦》、《末日狂歌》)

光逝:

德克用盖瑟的方式咧嘴大笑,把眼前的发丝甩开,迎上前去。当他举起武器,与布瑞坦的马刀交锋时,刀锋并无流转的星光。

沃罗恩狂风呼啸,冰冷至极。

热夜之梦:

那位最常出现的来访者时常用手指触摸她,就仿佛在祈求好运。

然而怪异的是,他总是在夜里才出现。

末日狂歌:

桑迪把唱片带回工作室,用指甲划开封套,将唱片放入唱机。小心地将唱片放入唱机的转盘。

他的朋友们在星期四之子乐队的歌声中醒来,乐队将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冰与火之歌:

the end???

马丁认为他应该在之前的书中把罗柏写成POV角色。

想象一下,呓语森林之战、河间地袭营、牛津之战、烙印城之战、峭岩城之战,外加红色婚礼,都增加一个罗柏的POV,这本书得增加多少篇幅?

马丁从未想过让《冰火》成为邪典读物(cult reading)。如果他已经写完最后两本书,那他会非常享受《冰火》故事在社会上的地位。

亲爱的马丁大爷,不用写完,看您现在的坐姿,您现在显然已经很享受《冰火》在社会上的地位了。

 

如果马丁生活在维斯特洛,他可能会信仰七神,因为这样可以在社会上拥有优势。但梅丽珊卓的宗教有魔法,所以他也可能信仰红神。

老头子果然还是个务实派,信七神,有地位;信红神,得永生。

马丁开玩笑地说如果他杀死妻子最爱的角色,那她会离开他(注:指艾莉亚)。

想不到在书中杀人如麻眼都不眨的老马居然是个妻管严……

马丁为而自己写作。

马丁从不看网友的讨论,对于大家对结局的猜测,他也从来不发表任何意见。只为自己写作,这就对了。

“The Forsaken(暂翻“被弃者”,湿发伊伦章节)是黑暗的一章,但现在《凛冬的寒风》中已经有许多黑暗的章节。凛冬是万物凋零的时候。严寒、冰雪与黑暗充斥整个世界。这不是人们所希望的,能够拥有有良好愉悦感的书。有些角色身处十分黑暗的地方。对许多人来说事情将会更糟。

感觉从卷六开始,由于魔法元素的增加,暗黑的章节将会越来越多,这里有黑城堡汉化过的湿发伊伦章节“被弃者”,大家感受一下。

马丁不肯透露莱安娜在极乐之塔对奈德说了什么。

“奈德,答应我!”

马丁当然不会透露,说了的话等于透露了琼恩·雪诺的身世,但剧集已经统统透光了,还有什么好遮掩的?

马丁喜欢他笔下的所有角色。甚至喜欢像“席恩、猎狗和小王八蛋乔佛里”那样的坏人。

作者笔下的角色如同自己的孩子,马丁对其视如己出,因此他多次强调反对任何形式的同人创作,即使是乔佛里,即使是拉姆斯,即使是魔山,也都包含了作者创作的一片苦心。

 

 

黑问答

在公共场合看冰火(《权力的游戏》)是一种什么体验?

知乎网友 问:

都是泪啊,各位!千万不要在公车上看冰火。不要问我为什么,本来我旁边站了三个妹子,我在看冰火本来是很和谐的。但是!但是!但是!(重要的事要说三遍)突然手机上就出现了少儿不宜的剧情,还一直没完。呵呵,我一抬头,妹子看我的那个眼神所以:不要在公车上看冰火!不要在公车上看冰火!不要在公车上看冰火!

知乎网友 CharlotteKidman 回答:

上课的时候偷偷看,把手机屏幕调到最暗并以为安全了。
由于那次是按小组坐,旁边不是熟知我一向尿性的闺蜜或舍友,而我看得太投入没注意旁边的人。
结果第二天班里就传开了:“Charlotte上课看黄片看得面无表情。”
于是从此以后 班里一半人以为我阅片无数,一半人以为我性冷淡。
作者:CharlotteKidman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343993/answer/52647270
来源:知乎

来源:黑城堡Epicastl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关于《冰与火之歌》的大结局,乔治·R.R.马丁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