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乔治的伤势,以及他和步行者的未来

作者:张佳玮

就在两个月前,东部决赛第六场,步行者被热飓风席卷出局,赛后,保罗-乔治第一时间在instagram上发了话:

“对所有印第安纳人说对不起,我表现差了一点儿。一如我今年已有的进步一样,我会再次进步的。”

你无法对他过于苛责了:对迈阿密热系列赛,面对勒布朗-詹姆斯,他场均得到24分5篮板4助攻,在第五场得到37分,下半场几乎独自统治了比赛;第六场虽然败北,他还是拼下了29分8篮板。

他的进步幅度,你也无从挑剔:2011-12季,他场均12+6+2,2012-13季,他场均17分8篮板4助攻,而且入选全明星;2013-14季,他再次飞升,场均22分7篮板4助攻。实际上,自打2010年入行之后,他是以每年场均得分+5这种幅度在进步的。他说会再次进步,你就得相信:他确实有这样的能力。

然后就是我们知道的:他受伤了。

一如当年利文斯顿折腿似的,保罗-乔治的受伤过程伤心惨目。无论是否他的球迷,哪怕作为一个全然不懂体育的人,看了那场景,势必也会产生极强的心理不适感。为了心理健康起见,我们不该再谈论那一幕。

在这种时刻,除了祈祷和祝福,也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

但我们好歹,还可以聊聊他的伤势。

我们已经知道,乔治的伤是胫腓骨开放性骨折;我们看见了(如果你没看到,建议别好奇去看),他的小腿折成90度。极其可怖。但这两天的新闻里,没有提到他的其他伤势。

乐观的说,我们就当乔治确实没有其他受伤,比如脚踝、脚趾、半月板、韧带等其他软组织损伤,仅仅是胫腓骨骨折。那么,情况还不是最糟糕。

运动医学是门极为深邃的科学,我们不可擅自乱道,但我们可以举些已有的例子:

首先,很少有一次大伤,一次性毁掉球员职业生涯。大多数的状况,是受伤,反复小伤,终于磨到任何勇士都无从再打——比如罗伊,比如姚明。

罗伊的伤,是大学时就动过膝盖手术,左右膝无数半月板手术后,终于都摘完了。韦德和保罗与他有类似之处:韦德是2002年3月在马奎特大学时,摘了左膝半月板。保罗是在黄蜂最后两年,摘除了半月板韧带。

鲨鱼多伤,在于两个膝盖和脚趾。体重过大压迫,反复受伤。

卡特当年的“弹跳者之膝”,是膝盖骨的肌腱炎。

近年来,罗斯的伤,是左膝十字韧带和右膝半月板。科比的伤,是韧带撕裂和半月板问题。

姚明的伤,也是左右脚轮番出事,最后负担过大,到2008年应力性骨折。

对篮球运动员而言,最恼人的,一是膝盖(上面的例子几乎个个膝盖有问题),二是脚踝(库里至今偶尔发作)。关节之间,软组织易出问题。骨头和肌肉可以复健,软组织却难长得多。所以一旦受伤,反复磨损,便不易痊愈;最怕的是日积月累,受力不均——比如罗斯的左膝受伤后右膝再伤,就是典型案例。

乔治的腿,倘若没有软组织受伤,就是胫腓骨骨折,便是另一回事。胫骨和腓骨都是长骨,不属关节软骨。按惯例,复位后,使钢钉或金属棒接上,待骨痂长起,伤口愈合,是可以长齐全的,而且伤好之后,只要长结实了,不像半月板那样会反复发作。去年春天,路易斯维尔大学的凯文-瓦尔也是断腿,伤势和乔治有些相似,但七个月后,就又可以打篮球了。至于利文斯顿,现在在网好好的呢。

所以,对乔治而言,伤很重,但只要十字韧带、半月板软组织之类没问题,还是养得好的:他还是有机会重新打篮球的。虽然伤口愈合、骨质重建、肌肉萎缩这些伤后问题,需要极积极的术后复健——很漫长,很痛苦,甚至很令人绝望,尤其对乔治这样本来飞天遁地的家伙而言——但是,看看利文斯顿好了:只要不是软组织的反复折磨,长回一条好腿。回来打篮球,还是有可能的。

对他的职业生涯而言:

在2012-14这两季,他代替格兰杰成为首席进攻点,也从2012年的翼侧射手+防守铁锁,增加了持球攻击选项。2013和2014两年东部决赛,他的持球单挑都有上佳发挥。本来以他的进步幅度,他的持球攻击力理该在这个夏天进一步提升的。这次伤后,如果复出,他会变成什么样?这是各人体质和恢复问题了。正常态势来看,复健之后,他的跑跳和爆发力,一定会受些影响,但他的投篮手感和身高臂长还会在。比较坏的状况是,他可能会因为伤后影响运动能力,重新变成2012年那样一个高级角色球员,靠身高、射术和防守意识吃饭。乐观一点?也许他是又一个威斯布鲁克那样血液里自带修复功能的家伙——至少我希望如此。

只是,当乔治满血复活回到球场,所看到的,可能是另一番景象了。

乔治下季,铁定缺席。鹰、尼克斯、网、山猫、活塞们一定弹冠相庆:眼看可待争夺的季后赛席位,又要多一个啦!——但这点影响,还不只在下季。

失去了格兰杰、史蒂文森和乔治之后,忽然之间,步行者原来满溢的翼侧,忽然虚了一层。反而是加了斯塔基后,后场一色双能卫。如此,下季步行者的理想状态,也就是2012-13季的公牛。防守坚硬如铁,进攻时常打铁。而且,希伯特未必有诺阿那么气吞天下的加成。

更实际的是:

乔治那著名的大合同,要到2019年到期,其中2018年有合同选项,这意味着,无论他是否恢复,步行者都得支付他近2000万的工资,直到起码2018年)。与此同时,希伯特和韦斯特的合同,都是2015年有球员选项。一旦明年这二位合同到期,他们显然会掂量一下:因为,届时,如果他们选择跳出合同走人,步行者将只有乔治、希尔和马辛尼三个合同是稳定的。

所以,下季步行者的表现,可能会左右希伯特和韦斯特的心思:如果步行者下季沉沦,他们是会留下来继续共患难,还是寻求签换或者干脆转投他处呢?需要提醒一句的是,明年夏天,韦斯特34岁了。

以拉里-伯德的聪明,一定明白,现在步行者是抉择之时。如果韦斯特和希伯特的合同够长,那步行者反而可以死心塌地,慢慢等乔治归来,顺便测试一下所罗门-希尔的成色到底如何。毕竟步行者建队不易,化学反应难得,伯德也不会再想经历一遍2007-11年的苦熬了。但因为韦斯特和希伯特的合同,以及乔治伤势的不确定,步行者还真有些尴尬。等吧,未来不确定;重建吧,不甘心,而且以眼下步行者的局势,选择交易,很可能会被打劫。

所以决定步行者未来命运的时刻,是2015年2月:届时在交易截止期前,伯德的举措,会决定步行者是保留核心战斗力、等乔治归来,还是玩一个迷你重建。

在此之前,我们可能会看到某些球员,比如希伯特,比如斯塔基,打出职业生涯典范的半赛季。

这个夏季对步行者而言,是2005年以来最缭乱的时刻。2007-11季,虽然战绩寻常,但球队的方向从未改变;反而是今年和2005年,球队在十字路口站着,似乎有许多可能,但一切都得看。2005年,步行者得看阿泰斯特变幻莫测的情绪和小奥尼尔的健康;而现在,步行者握着一支在2015年夏天可能散开的球队,等着看乔治究竟怎么样。

所以,乔治这一次受伤,无论能否100%健康归来,他所面对的情境,和受伤之前,都会大不一样了。

所以伟大如伯德,现在也只能等。我们只能相信,乔治自2010年以来无休止的进步,他的好胜心,他从2013年夏天就卯上勒布朗的决心,这一切能够让他在漫长枯燥的复健路上,起些好的作用。时不时想想爱德华多和凯文-瓦尔,然后希望出现最好的结果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保罗-乔治的伤势,以及他和步行者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