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大事件第五季要来了,王尼玛说要做到网络综艺的极致

在暴走漫画营销推介会上,王尼玛的出场像是一个明星那样收获了在场关注和尖叫。他依旧戴着他那标志性的暴漫头套,不过不再像他的招牌节目里《暴走大事件》那样捏着嗓子说话:在这里,他不再是那个吐槽犀利而搞笑的新闻主持人,而是作为《暴走大事件》第五季的推介者。

《暴走大事件》是一个用吐槽、搞笑或者短剧的方式,播报解读新闻热点的网络综艺脱口秀。从 2013 年至今,已经播出了 4 季,近 150 集。节目时常从最开始双周更变成周更,十几分钟一集做到现在的半小时一集,每一季也从十几集做到现在第四季 67 集;发布会现场,王尼玛也宣布现在如今第四季播放量平均每集超过 3500 万。

王尼玛本人,也从一个普通的“大头死变态”变成了网红:他曾经在哔哩哔哩弹幕网,也就是 B 站上开过一次直播,瞬间涌入的十万人次以上的观众,直接让当时 B 站服务器出现了大规模的卡顿。

明年《暴走大事件》将上线第五季。王尼玛对此期望非常高:“在这里把话放出来,第五季是往极致的方向做。”

所谓极致,就是指节目将加入更多的内容形式。“我们第二季就已经发现光靠脱口秀解读新闻热点是不够了,所以才有了网红,有了一些很好玩的桥段,有了一些专题。”王尼玛说。“但还是不够,第五季我觉得还有歌舞,说唱、流行音乐、运动、情感、户外、室内游戏、文化艺术,这些加起来做一个比较大的超级的正式网综。”

在之前的《暴走大事件》里,已经出现了诸多短剧的案例:比如在前段时间的杨永信事件中,他们了拍摄了有着麻瘾烟瘾的成年人去接受“治疗”的相关短剧,以表达他们对此事的态度。

而在《暴走大事件》第五季中,他们准备在现有的形式之外,加上更多种类的表演。此前,他们曾经拍摄过恶搞的脑残广告,比如类似打车服务一样的“滴滴打人”——随叫随到的打手帮你伸张正义,而接下来他们将推出“脑残歌曲”——在节目中,他们将把最新的热点用音乐的方式表达出来,比如九宫格演奏(屏幕分为九宫格形式,同一人或不同人在不同格内使用不同演奏方式演奏一首歌曲)、说唱或者随意敷衍的乐队之类。目前,《暴走大事件》已经有了类似的作品:比如第四季第 66 期里的王尼玛男子乐团《蓝瘦想哭》,以及第 62 期里《洗脑神曲三分钟解读 iPhone 7》。

当然,他们的这些音乐创作(其实很多算是二次创作)肯定比不上专业的音乐类节目,但他们认为自己的优势就是快。暴走漫画总导演八戒所说:“网络节目做得比我们快的一定没有我们厉害,但是我们比我们做得好的,就一定会被我们的节奏甩在后面。”

《暴走大事件》因为其新闻评论类节目的性质,每周拍摄并播出,整个操作周期比较短。“很多人不知道大事件本子是周一开始写,周一晚上开始拍摄,周二出第一稿,经过技术检查和内容审查,周三出第二稿,周四晚上就要上传到 48 家平台上。”暴走漫画的 CEO 任剑说,“这就是我们团队可以做到高效的程度,我们也问了同行没有人可以做到如此高效。”

任剑希望在这样高效率的情况下做出更多节目,他希望把暴走漫画打造成年轻人文化第一品牌。而这个愿望,要通过更多内容来实现。

除了《暴走大事件》,在明年他们将推出更多网络综艺节目,比如现在内容更加细分的影评节目《暴走看啥片》、《暴走玩啥游戏》将拓展为一个“暴走啥系列”,囊括各种吃喝住行;真人秀节目《脑残师兄》将迎来第二季,而真人版大富翁游戏《暴走大富翁》也预计于明年年上线。这些节目基本都是周拍周更,将走暴走漫画一贯的犀利吐槽和独特价值观的风格。

暴走漫画 CEO 任剑。

暴走漫画如今已经不是三年前刚做《暴走大事件》时候那样一个项目组三个人了。根据任剑的说法,如今的暴走漫画有两千多名员工,60~80 个制作单位;在深圳 3000 平方米的摄影棚也即将投入使用。他们开始联合品客薯片、卫龙辣条之类的品牌做营销,开始派人去好莱坞学习创意制作的流程,甚至开始考虑把艺人经纪做得更专业一些:王尼玛、张全蛋、纸巾老师,这些在年轻人心目中享有不错知名度人将联合在一起,成为一个“暴走家族”。

看起来,明年暴走的漫画要做的事情很多,但这意味着更大的风险和投入。就像最初《脑残师兄》因为节目未能达到预期效果而停播修改一样,并不是所有打着暴走漫画品牌、有着同样的风格的产品就能成功: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腻,何况是年轻人的口味,如此难以概览的东西。

来源:好奇心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暴走大事件第五季要来了,王尼玛说要做到网络综艺的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