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的“球鞋风波”,背后竟有如此残酷的商战

易建联换下球鞋以后,不能上场,表情落寞。广东队最后以88-89不敌同省宿敌深圳新世纪。

11月2日易建联归国首战,中途的“换鞋风波”,已经成为CBA揭幕以来最大的事件。

此前揭幕战,就已经硝烟弥漫:周琦未出现在新疆队的首发阵容当中,直到第二节结束前3分钟才仓促登场。不知情的人,以为李秋平又卖奇招,但细心人发现,周琦穿的运动鞋上,贴着白色的胶布。

原来,周琦原本想穿自己签约的耐克出场,被当值技术代表制止。根据今年CBA的着装新规,除外援之外,所有球员都必须穿李宁。周琦回去找了李宁鞋穿上,才被允许出场。

当晚赛后,周琦和王哲林都发表微博,对这项新规表达了不满,大意是运动员有权利选择适合自己鞋,以保护双脚不受伤。在第二轮开赛前,篮协下达处罚通知,对周琦、王哲林等通报批评。

易建联在赛后倒没有避讳“商业斗争”这几个字,但也直陈换鞋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跟踺,因为几年前挑错鞋导致跟腱发炎,现在的球鞋都是为自己特制。

关于这部分新闻的来龙去脉,以及随后的进展,这里就不细说。球迷的意见分两派,要么指责篮协心狠手黑,出台这样无良的规定,要么指责阿联等国字号球员不顾CBA招商大局。其实,无关乎品牌,这就是商战,和爱国不爱国无关,和运动员身本身的道德也没有关系。

换句话说,假设现在5年出了20亿赞助CBA的是耐克而不是李宁, 同样会爆发这样的商战。

易建联在赛前训练情绪不错,穿着贴标的耐克鞋,但比赛开始后穿着李宁鞋。

早在前几年足球不太景气时,CBA就成了运动品牌的兵家必争之地。先有安踏救场,一年给2000万,后有李宁以5年20亿抢走安踏的主赞助商资格,而安踏则抄走了李宁的中国奥委会合作伙伴的身份,跃升为国产第一运动品牌。现在,李宁与CBA的合作还剩下最后一年,明年3月CBA将公开招标,产生新的合作伙伴。

当体育产业在中国方兴未艾,职业品牌又少得可怜,CBA必然会打一场世界级大战。我个人预估,下一个主赞助商的价码,可能会达到40至60亿,甚至更高。

李宁会不会加入这场战争不得而知,但他们在奥运会上吃了耐克的亏,因为中国男篮是由耐克包装,对于运动员脚下的鞋,严格规定一律必须是耐克。接下来,早在CBA新赛季前4个月,负责推广CBA的盈方出台了史上最严格的着装规定:除外援以外,任何球员不得穿非李宁牌的运动鞋上场,以前那种交50万就可以破例的情况被封杀,如有违反,不得上场比赛,还得禁赛。

类似的商战,在国外并不少见,因此我们不必大惊小怪,以此指责运动员,或者指责CBA不职业。举个例子: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梦之队”夺金,但在颁奖仪式上,乔丹等一众NBA大牌,用星条旗遮盖了锐步的商标,当时也引起非常大的争议。

这一事件的原因和过程,与这次李宁与耐克的商战如出一辙。锐步出400万美元,包下了美国奥运代表团的休闲服、热身服和领奖服。美国是夺金大户,但哪块金牌也比不上美国职业篮球运动员引起的轰动,因为NBA球员第一次参加奥运会。

但是到颁奖前,争议就来了。美国男篮大部分是耐克的签约球员,其中包括乔丹、皮蓬等超级明星。乔丹带头抵制穿锐步领奖服,并以拒绝领奖为要挟,他理直气壮地说:“我必须忠诚于我的签约品牌。”因为颁奖很快要开始,奥运会组委会、美国代表团、耐克、锐步和乔丹的经纪人紧急磋商,最后达成了一个折衷方案:运动员把领奖服的领子大幅度地翻开,后折,盖住锐步的商标。

锐步以为乔丹他们穿着领奖服上去,已经是他们有限的胜利,谁知道乔丹一上领奖台,肩膀上搭了一面星条旗,遮住了大半件领奖服。既然已经用翻领的办法遮盖了商标,为什么还要披国旗呢?其实,乔丹就想用这个方式,提醒媒体:我并不想穿这件衣服。

这是运动品牌商战的一个经典案例,此后,类似的商战很多,比如2014年冬奥会,三星赞助了瑞士代表团,但他们要求运动员在任何场合,需要遮盖自己的苹果手机标识,尤其是社交媒体。

现在我们知道,CBA这次的商战并不是第一例,也不会是最后一例,我们既不要骂运动员,也不要骂篮协。

但是这样一个矛盾是不容回避的:运动员的个人权益要不要受到保护?出了20亿支持CBA的李宁,又如何受到保护?

很多骂篮协的球迷,主要是为运动员抱不平,因为他们平时看NBA比较多,在NBA球员的鞋是自主选择,权益让给个人,而球衣则联盟统一。有些明星球员如哈登,与阿迪达斯所签的合同,高达13年2亿美元;杜兰特与耐克签的合同,高达10年3亿美元;詹姆斯与耐克的终身合同,则高达6亿美元。

但在中国,CBA的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对联盟赞助商的依赖比较强烈。比如当初安踏赞助CBA,等于是救场,就像当年摩托罗拉救场一样,否则就没钱办联赛了。李宁后来豪掷5年20亿,固然是商战的结果,另一方面也给联盟带来很大好处,要知道以前CBA是没有分红的,但近几年每个赛季每支俱乐部都可以分红1500万元以上。对一些家穷业薄的俱乐部来说,这笔分红差不多是整个赛季投入的1/3左右,在有的俱乐部占比甚至更高。

另一方面,你骂篮协也没有用,因为篮协开罚单是照章办事,它不照章办事,盈方就会不给篮协钱。而如果是盈方松口子,则李宁会不给盈方钱。

所以,归根结底,还是我们的联赛不够发达,等到有一天做大做强,不用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就可以把“足下的权利”完全还给运动员。

至于易建联这样为中国篮球做出过特殊贡献的运动员,是不是应该有特例条款,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对篮协来说,他们在意的是明年的招商,因为那决定着未来至少5年发展的经济基础,而且与每一个投资人都休戚相关。

不能总是让篮协背锅吧,运动员也是无奈,所以还是各让一步,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找一个现阶段两全齐美的办法。

美国篮协这些年都把美国男篮的服装权包给了耐克,不过球鞋的权利仍给球员,原来乔丹时代的矛盾并没有完全解决。但美国篮协再也没有让乔丹遮盖商标的事再度发生,因为他们找到了相对折衷的办法。按耐克的规定,他们在拍摄全家福时,不能露出其他品牌,于是队员们事先做了排练,比如汤普森穿安踏,哈登穿阿迪达斯,那些穿耐克的球员,就故意用脚挡住他们的鞋。

办法总会有的,头在上面,脚在下面,不能被鞋愁死啊。

来源:苏群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CBA的“球鞋风波”,背后竟有如此残酷的商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