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世界》里的女游客都去哪里了?

在“西部世界”这个未来公园,“人造人”接待员喜欢说的一句话是“狂暴的快乐往往预示着狂暴的结局”。观众们还没看到享乐者们都遭遇了怎样狂暴的结局,他们看到的是,那些享受狂暴快乐的往往都是男人。

西部世界的女游客都到哪去了?诚然这个公园是建立在白人男性为中心的时代背景上的,只有几个女游客在游戏中露面:一个女人和他的丈夫在他们刚刚杀死的“人造人”身边合影留念;一个穿短裤的女人由泰德(曾被杀死几百次)陪同,在马里波萨沙龙的服务员引导下上楼;一个带着家庭成员的女人在田野上画马时偶遇多洛莉丝(曾被强奸几百次)。

乐园的大多数客人都是男性,他们以杀戮强奸“人造人”取乐,但乐园似乎是一片机遇平等的大陆,对玩家的性别、种族和背景不予以歧视。在小镇的沙酒吧里,一个名叫梅芙的女招待一边喝酒一边用日语和客人们聊天。偶遇多洛莉丝的一家人是黑人,看上去可以随意地改变故事线。相信肯定会有一些女客人愿意付钱参与枪战,享受成为英雄的刺激感,或做些违法的事情而不必承担任何后果,有人喜欢扮演好人,有人喜欢扮演坏蛋(公园肯定会制造一些男妓供女客人享乐)。

乐园提供专门为客人享乐而生的“人造人”,客人纵使不走雄性荷尔蒙路线,也会觉得它昂贵的价格非常值得。或许女客人们选择了一些更加传统的女性活动,比如参加了渡轮故事线,在某地骑马,或睡在比威廉罗根的吊床更豪华的大床上。像1973年版《西部世界》中有很多其他类型的主题公园,如罗马和中世纪,可能会更吸引女游客。

但西部世界中女游客的匮乏似乎是刻意安排好的,公园中的狂野西部故事线是过去狂野西部主题电影和电视剧的混合,客人们都是一群“有钱的混蛋”(公园故事的导演说),他们进入公园草菅人命,肆意蹂躏,享受现实世界中不可能体验到的肾上腺素飙升。

有人说《西部世界》是HBO的又一部歧视女性的作品。尽管伊万·瑞秋所饰的多洛莉丝一角可能扭转观众的观点,但就像我们看到的,“人造人”在乐园中扮演的角色就像卡通人物一样。

整部剧通过展现疯狂的乐园暴行批评男性的暴力游戏,换句话说,乐园的存在就是以男性暴力行径为基础的。男客人一边享受,一边变成他们想成为的“英雄”或“恶人”,这有效加强了作品的主题。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谋杀和强奸的故事最能娱乐观众呢?

女客人可能会越来越少,但女性“人造人”很多。大多数男性“人造人”的功能经常失常,有的把头往石头上砸,有的把牛奶泼在死去的“人造人”身上。而多洛莉丝和梅芙,作为乐园中的受害者,正在悄悄觉醒并试图在乐园中生存下去。

“你能想象这些可怜的机器知道自己的宿命之后会是什么反应嘛?” 一位乐园的分析师这么说。

随着机器人觉醒的现象变得越来越普遍,女性“人造人”成为革命的领导似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西部世界》的最后一幕应该是女性“人造人”针对男性侵略者的反抗。

来源:界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西部世界》里的女游客都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