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记:拍领导马屁的三种常见错误

文/六神磊磊

在《鹿鼎记》里,有很多马屁精。

现在一说到拍马屁,大家就很鄙视,觉得很坏、很贱,马屁精一定没水平。但这是一个误解,拍马屁其实是很难的,是技术含量很高的一种职场活动。

比如小说里就有一个干部——扬州知府吴之荣,就是个反面典型。他有一次拍马屁,想巴结钦差大臣韦小宝,结果简直是场灾难,不管怎么使劲都费力不讨好,次次拍到马腿上。

今天,我们就来看一下这位老兄是怎么一错再错的。他主要是犯了三个严重的错误。

第一,超越领导的文化水平拍马屁。

拍马屁的时候,比领导的欣赏水平略微高一点点,是可以的。但如果高得太多,那就是作死了。吴之荣就犯了这个错误。

韦小宝到扬州,按照接待的惯例,要吃饭,要听曲。可是吃什么饭、听什么曲?这个有讲究。

吴之荣的方针是:吃最高雅的饭,听最高雅的曲。一场轰轰烈烈的作死行动就这样开始了。

此前我在一篇文章里说过,为了搞好宴会的环境,吴之荣煞费苦心,用“天然树石”,“竹节引水,流转棚周,淙淙有声”,“便如是置身山野一般”。

对韦小宝这种喜欢丽春院式装潢的领导,你给他搞乡村原木自然生态风,他怎么欣赏得了呢?超越了领导的审美水平至少七八个层级,你不是要他死吗。

所以韦大人一看现场,很不满意,留下一个糟透了的印象:这是个“凉棚”!“一定是施饭给饿鬼吃的!”

吴之荣知府差点没吐血。他第一个马屁,就这样狠狠拍到了马蹄子上。

除了吃饭,还要听曲。让领导欣赏什么音乐呢?最关键的原则仍然是:不要超越他的品位太多。

比如只爱听红歌的领导,你最多给他升级到《黄河》钢琴协奏就好了,再多一步就是作死。

吴之荣大人安排韦小宝听什么呢?高雅诗词,宋代秦观的《望海潮》,当代查慎行的《咏扬州田家女》。而韦大人自己喜欢什么呢?十八摸。

这还能搞得好吗?鉴于韦小宝的水准,你安排听听什么《小三泪》就好了,连《香水有毒》都嫌高雅了,你去搞什么诗词,是和他有仇吗。

领导读的书肯定是多的,领导的品位总是高的,在嘴巴上表态的时候,你当然要这么讲。

但心里要时刻绷紧一根弦:领导有可能是不读书只听段子的,领导的品位很有可能是低下的。这根弦一旦放松,就要出大问题。

第二,乱拿领导和领导打比方、作比较。

比如你看见张主任,急于要拍马屁,夸奖他丰神俊朗,说:哎呀你和那个李主任长得很像,一样的帅!千万不要这样。

领导的世界,你是不了解的。那个世界的鄙视链,你是不掌握的。你能确定张主任和李主任什么关系?万一李主任现在已经快倒台了呢?

吴之荣知府就作了这样一个大死。

他很想拍韦小宝的马屁,夸奖他前程无量,可是偏偏要搞一个比较,把韦小宝比作谁呢?平西王吴三桂。

“吴之荣道: ‘平西王智勇双全,劳苦功高,爵封亲王……将来韦大人大富大贵,寿比南山,定然也跟平西王一般无异。’”

他想得倒挺美:把韦小宝比成吴三桂,那是抬举你韦小宝啊。你只是伯爵,人家是亲王,我把你比作他,这马屁拍得简直帅呆了,你一定爽死了吧?

而韦小宝的反应是什么呢?是“大怒”!

他“心中大骂: ‘辣块妈妈,你要我跟吴三桂这大汉奸一般无异。这老乌龟指日就要脑袋搬家,你叫我跟他一样!’”

就像前文说的,领导的世界,你一个小小知府是不掌握的。吴之荣根本不知道皇帝对吴三桂已经嫌弃得要死,天天都想杀他全家。

这是一个惨痛的教训:拍马屁不要乱打比方,把人家乱比较。

我们生活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情景。比如你说:“吴诗人,你的诗歌写得棒极了。我非常喜欢!”

话说到这里就可以了。可有的人非要再加一句:“还有那个陈诗人,他的诗也很棒的,你们都是才子呀!”

这就是作死了。多半吴诗人会想:辣块妈妈,陈诗人算个什么东西,你把我比作他?你才是才子,你全家都是才子。

第三、越级拍马屁,为了拍大领导,不停地伤害中领导小领导。

大领导,是不容易见到的。我们特别理解一些人的心情:一看到大领导就忘乎所以,急于拍马屁攀高枝,眼里只有大领导的伟岸身形,忽视了阴影里的中领导、小领导。

吴之荣老兄就是这样的。他是知府,等于是个市长。宴请韦小宝的时候,他忘记了旁边还坐着书记、省长、州长,只管盯着大领导韦小宝猛拍,不停伤害中领导、小领导。

比如韦小宝说:芍药可以喂马。他马上表态:对,对,卑职马上把扬州的芍药名胜给挖了,送给大人喂马。

结果呢?边上的巡抚、布政司一听,“心中都暗骂吴之荣卑鄙无耻”,为了巴结上官,不惜毁掉扬州的美景。

跪舔了一下钦差,却得罪了一群直接领导,你说吴之荣亏不亏。

吴之荣还做了一件更蠢的事,就是越级去和韦小宝献宠邀功。

他异想天开,私下跑去找韦小宝说:大人,我有一件大功劳,报上去就可以立功的,咱们两个人分享好不好,你一定不要去和巡抚、布政司说。

有句话叫“疏不间亲”。他也不想想:大人是和你更亲,还是和巡抚、布政司更亲呢?大人是拉拢你更划算,还是拉拢巡抚、布政司更划算呢?

结果,韦小宝很快就给了吴之荣难以磨灭的人生教训:

他当即把巡抚、布政司叫来,当面直接打脸说:二位,吴知府有件事,让我千万不要和你们讲……

书上说,巡抚、布政司的脸色,“要有多难看便有多难看”。等韦小宝一走,还不捏死了他个狗日的。

其实,上层路线不是不可以走,高枝也不是不可以攀。但要记住,对于大多数人来讲,大领导只是你的风景线,中领导、小领导才是你的生命线啊!

当你正为韦小宝的鼓励感到美滋滋的时候,你可曾看见,巡抚、布政司那复杂的目光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鹿鼎记:拍领导马屁的三种常见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