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渔村晒鱼晒虾很壮观 渔民担心成“绝唱”

辽宁丹东。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百多年来,黄海北部的小渔村权家屯就靠着晒鱼晒虾打虾米成为一个地区富裕的标志,即使在30多年前的生产队时期,权家屯人的腰包也没空过。每年的10月11月,是属于权家屯的晒鱼晒虾大忙季,随处可见的晒鱼晒虾的架子占据着村口路旁乃至家家户户的庭院,勾勒着蔚为壮观的渔村盛景。

10月晒胖头(当地人对海胖头鱼的简称),是权家屯的传统产业。图为一女子展示个头较大的海胖头鱼。

晾晒之前需要对海胖头鱼进行内脏清除、清洗、腌渍等。图为权家屯女人清除海胖头鱼的内脏。

与往年晒海胖头鱼动辄堆积如山的场面相比,眼前的情形有些“寒酸”。“晒养殖的海胖头大流已经过去了,现在要晒的都是海捕野生的。现在海里的东西越来越少,肯定看不到聚大堆了。”一位正在给海胖头鱼开膛的女子说。

权家屯晒鱼大户老赵很认同“海里的东西越来越少”的说法。图为老赵在清洗沙里钻(当地渔民对一种细长海鱼的称呼)。

老赵将沙里钻倒在晒鱼架上。

老赵家墙外正在晾晒的鲅鱼。



55岁的老赵晒鱼已经有20多年,是权家屯资深晒鱼人。“往年这个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在晒鱼,今年有不少家都不干了,利润太薄了。”

往年的晒鱼大忙季,老赵都会从村里雇几个临时帮工,今年则完全靠自己和妻子两个人。“卖干鱼的利润一年不如一年,现在的人工费还高,干脆就俺们两口子自己干了,比以前累多了,但省了工钱。”图为老赵和妻子在晒鱼。

在老赵看来,晒鱼和卖干鱼生意难做是大势所趋。“海里东西少了只是一个方面,还有另外的原因,像现在物流的发达就给干海鲜造成了最大的冲击,本地就不用说了,几百里甚至上千里以外的地方,新鲜的海鲜当天就能到,也就不会再去买干海鲜了。”

晒鱼大忙季,老赵家的院落俨然晒渔场。

老赵有些担心,目前还能看到的壮观晒鱼会不会成为小渔村的“绝唱”。“现在不光是晒鱼和卖干鱼的钱难挣,凡是做实打实生意的有几个好过的?也许过几年,秋天到权家屯就看不到大规模的晒鱼场景了。”图为老赵和妻子在晒鱼。

老赵在给晾晒的鲅鱼翻身。

老赵家院子里晾晒的鲅鱼。

老赵在洗鱼。

老赵的妻子在洗鱼。

晒鱼大忙季,墙里墙外都是鱼。

虽然晒鱼的场面依旧不失壮观,但老赵的收入已经大不如前。“跟去年同期比,收入已经少了三分之一,更不用说跟最好的年景比了。”

跟晒鱼大户相比,权家屯的晒虾大户要好一些。图为权家屯某晒虾大户院子里晒虾的场景。

据权家屯几个晒虾大户介绍,虽然因为物流的发达,干海鲜的消费群体在逐年减少,但在海米这一项,受到的冲击还不是特别大。

图为权家屯渔民在院子里的晒虾。


尽管如此,权家屯的渔民仍有担心,“放在几年前,谁能想到干鱼的消费人群会越来越少?如果有一天外地人吃鲜虾也变得非常容易了,我们晒虾的生意同样是难做。”图为权家屯一晒虾大户院子里的晒虾。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小渔村晒鱼晒虾很壮观 渔民担心成“绝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