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优步和Airbnb找不到中国CEO?

在全球科技行业人才争夺战中,外资互联网公司正在中国战区败下阵来。

曾几何时,在美国知名互联网公司工作对一些中国人来说是具有吸引力的。但如今,即使是知名公司也很难吸引到顶尖人才。

作为全球估值最高的初创公司之一,Airbnb一年多前曾表示,在中国引入了新的投资者,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帮助Airbnb招到负责中国业务的首席执行长。不过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目前仍在寻找相关人选。

与此类似的是,优步(Uber Technologies)花了两年多时间为中国业务寻找负责人,但也未果。两个月前,这家叫车服务公司拱手将在华业务出售给中国竞争对手滴滴出行(Didi Chuxing Technologies),并获得后者20%的股份。这桩交易对滴滴出行的估值约为360亿美元。

难以吸引优秀的领导人才既是在华外资互联网公司遭遇更广泛问题的一个症状,也是这些公司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有潜力的管理人士不愿加入这些公司的原因是,他们觉得外资企业难以在中国市场上取得成功,而顶尖人才的缺乏又加大了外资企业在复杂的中国市场取得成功的难度。

创新工场(Sinovation Ventures)董事长李开复表示,跨国互联网企业在中国成功的几率基本是零。他说,一个成功、很有才华的人为什么要冒险接受一个成功几率是零的工作呢?这太不划算了。李开复曾在2005-2009年担任谷歌(Google)中国业务负责人。

谷歌的例子如今成为抑制潜在人才跳槽到其他外资互联网公司的一个因素。谷歌在2010年终止了中国大陆的大部分业务,之前其Gmail用户受到网络攻击、该公司在内容审查方面与中国政府存在分歧。雅虎公司(Yahoo! Inc., YHOO)、eBay Inc. (EBAY)和亚马逊公司(Amazon.com Inc., AMZN)等其他公司都试图深耕中国这个网民数量快速增加的庞大市场,但都难以适应中国独特的消费者文化、竞争格局和令人困恼的监管环境。中国目前拥有7.1亿网民,是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

几个月前还担任猎头公司亿康先达国际(Egon Zehnder International)上海办公室合伙人的金昌卫(Bill King)表示,他经常鼓励候选人说,他们可能成为创造成功、青史留名的第一人。他补充说,其中不乏实力强劲的领导者,但很多人最终放弃。金昌卫曾负责该公司在中国的科技领域业务。

不过也有例外。自2014年在中国设立业务以来,领英(LinkedIn)在华运营较为成功。观察人士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因于领英的人才招募。该公司中国区总裁是前谷歌中国区高管沈博阳(Derek Shen)。沈博阳称,他要求并获得了比多数跨国企业能授予的更大自主权。

优步在2014年进入中国市场时期望很高。当时网约车市场刚刚兴起,各方都在争夺。优步创始人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展示了在中国取胜的干劲和决心,当时一些行业观察人士认为,这可能会令该公司具有优势。

卡兰尼克在2015年有超过五分之一的时间都花在中国,宣称这里是全球最重要的市场,并在中国投入了超过10亿美元和滴滴出行竞争。不过,尽管做了这些努力,优步中国在同滴滴出行合并前仍未能找到一位首席执行长。

Airbnb称,中国是该公司出境游客方面增长最快的市场,自2008年以来,Airbnb在全球接待的中国游客数量超过350万。不过这只是所有机会中很小的一小部分,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游客出境游人数超过1.2亿人次。

Airbnb需要和在线旅游公司携程国际(Ctrip.com International)以及模仿Airbnb的途家(Tujia.com)等公司竞争。携程国际处理70%的中国在线旅游交易,而途家的商业模式对中国消费者来说显得更合乎需求。

上述挑战使得这些外资企业对优秀领导层的需求更为迫切。知情人士称,优步和Airbnb四处打听寻求获得推荐人选并接触候选人,但很多人都不感兴趣。知情人士称,一些人未达到该公司的要求,尤其是英语技能。

Airbnb表示不对人事问题置评。优步发言人不予置评。

由于对英语能力有要求,外国公司能够获得的潜在人才数量要少于中国公司。即使在具备英语能力的候选人中,也有许多人认为,在一家中国公司工作将使他们更接近中心决策层。金昌卫表示,中国的顶尖人才更喜欢经营或创建自己的企业,而不是成为一家全球性企业等级制度的一部分。他表示,这些人希望能够自己做决定,而不是寻求上级批准。

据知情人士透露,优步和Airbnb都接触过的一位候选人是沈皓瑜。他曾在美国运通公司(American Express Co., AXP)工作六年,于2007年加入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公司(Baidu.com Inc., BIDU)出任首席运营长,随后跳槽到京东(JD.com, JD),负责领导该公司核心业务京东商城(JD Mall),直到今年8月份。

沈皓瑜对于优步和Airbnb是否曾与他接触不予置评。但他表示,他喜欢在中国公司工作,部分原因是决策程序简化。沈皓瑜在回复记者的问题时写道,他只需要穿过走廊即可以与创始人进行短暂交谈,然后在五分钟内就可以执行决定。他写道,尽管外国互联网公司希望授予本地团队自主权,但这些企业复杂的汇报和沟通程序以及文化差异却抑制了自主权。

他表示,最关键的是,对于跨国公司来说,中国始终只是第二大市场。

(本文作者袁莉是《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文中所述仅代表她的个人观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为什么优步和Airbnb找不到中国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