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晶是我认识二十多年的老友

1

王晶是我认识二十多年的老友。

在我们这群老友中,他最有才华。

我们总有起落好坏,他一直都很好。

2

头十年,他拍《金装追女仔》、拍《赌神》、拍《赌侠》,此后便一直跟德华润发星驰合作,票房越来越好。

无论我们起还是落,他每上映一部电影,我们都去影院捧场。起的时候,自然要多买票支持老友,落的时候,看他的电影也能让人开怀。

无论我们好还是坏,他每杀青一部电影,也总请我们喝酒。如果我们恰好不在香港,他会派私人飞机把人接齐。

3

过了十年,大家各奔东西。

流淌在我们血液中的情谊不减反增。

香港电影中落以后,王晶还是坚持一年拍好几部电影。这部刚杀青又马不停蹄赶去下一部的片场。

酒却一顿也没少请。

有一次实在来不及,索性把酒寄送给我们,开视频酒席。

要知道如今的我们已经移民到全球各地,他却始终Update到每个人的住址。

无论坊间怎么评价香港电影,我们却认为他的电影依旧好笑,赞不绝口。

4

转眼又过了几年,到了2015年。

有一天王晶打电话给我,说:“我病了,很严重。”

我很吃惊,我们人到中年,有的老友已经患上不治之症,难道王晶也?

王晶继续说:“目前医生还检查不出。具体你看完《澳门风云2》就知道了。”

我赶紧买了下一场的电影票,看了半集,离场,打电话给王晶。

我:“……”

王晶:“……”

电话里双方沉默了一分钟。

王晶:“一点也不好笑。”

我:“对。”

二十多年的老友,默契而坦诚。《澳门风云2》看了半集,只有尴尬,没有笑点,这不可能是王晶拍的。

王晶:“这不可能是我拍的。”

我:“对。”

王晶在电话里的声音非常苦恼:“然而制片监制演员所有人都证实这就是我拍的。我真的一点记忆也没有了,我拍的时候明明非常好笑。”

他列举了几个桥段,真的非常好笑。

王晶继续说:“为什么上映后变成这个鬼东西?”

5

到了2016年。

大年初一我和老婆去商场补办年货,猛然看到《澳门风云3》的海报,我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赶紧寄存年货,买了两张票,和老婆进场。

看了15分钟,老婆迟疑着问我:“你说,年货不会存丢了吧……”

我知道老婆的意思,她想退场,但顾及我老友王晶的面子。

只过了一年,《澳门风云3》就上映了,比上一部更尴尬,看来王晶的病情真的蛮严重。

从影院离开我立即去了机场。

6

大年初一,机场挺冷清。

我买了机票去香港,直奔王晶的别墅。

按了20多遍门铃,王晶才打开门闸。

别墅窗户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上,微弱的灯光照着王晶憔悴的脸和唏嘘的胡渣子。

王晶闷不做声,抽完手头的烟,掐灭在烟头堆积如山的烟灰缸里,用虚弱的声音问:“看过《澳门风云3》了?”

我反问:“又不是你当初拍的那样?”

王晶点点头,又随便举了几个明明拍过的桥段,我当场就笑趴下,虽然明知眼下的气氛这样爆笑不太妥当。

王晶一脸麻木,仿佛我的反应与他无关,目光穿透了我,望向远方,喃喃自语:“到底是什么病呢?”

“你先别太忧心,《澳门风云2》影评3.2分,《澳门风云3》影评2.7分,差不太多,一年这么久,说明这个病发展得很慢。”我安慰王晶。

王晶摇摇头:“你看清楚,3.2分是10分制的影评,2.7分是100分制的影评……”

7

之后,我一直关心王晶的病情,不过从大年初一离开王晶别墅开始,他几乎不再接我的电话。

以前碰到这种情况,他要么身体不适,要么正忙着拍电影,现在这两个原因都让我不安。

果然,我辗转通过其他老友知悉,王晶又开始拍电影,这部电影请了德华晓明祖蓝,到世界各地取景。

电影上映一个月后,我接到王晶的电话。

电话里是他太太,让我立即赶到圣玛丽医院。

8

王晶瘦了很多,头上插满探针。

“确诊了,一种罕见的脑部疾病。”王晶看着窗外,却知道我已经进入病房:“每1亿人中只发生3例的病症,有个好听的别名叫‘上帝笑了’。它会毁了每个行业里最有才华的那个人。”

王晶垂下眼睑,目光黯淡。

“有一个法国名厨,得病后明明以为做出米其林三星的菜式,尝起来却像米其林轮胎。还有一个画家,年轻时一副画卖几亿,老了每副画只有一两根线条或一些点,虽然这些画作也被当作新式艺术高价珍藏,后来医生确诊他得的也是这个病……”

“表现在我身上,就是电影创作。这个病越到晚期发作越频繁……哦对了!我已经想拍下一部电影了!”

王晶的眼睛忽然放出光来:“我想好了!这次三部同时开拍吧!《澳门风云4》、《金装追女仔2016》、《赌神对赌侠还有赌魔》。你出去,我要写剧本。”

这次探视我一句话没说,就被赶出病房。

在病房走廊,我遇见德华,手里捧着一束花,看来也是来探望王晶。

德华知道我是王晶老友,苦笑着摇了摇头,嘴里嘟囔着:“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9

我建了一个关怀王晶老友群,把除了王晶的这帮老友都拉进群。

我在群里仔细说了王晶的“上帝笑了”病,老友们都很惋惜,不忍心看他再这样发展下去,糟蹋才华,糟蹋年轻时积累起的名誉。

可是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帮忙,只是担忧地等待王晶的新电影上映,以确定他病情的进展。

然而大家都没有等到这天。

有天晚上,电视插播一条Breaking News,说著名导演王晶突发疾病送院治疗,本来病情已控制住,但是某晚有人潜入他的病房,拔掉他的呼吸管,转变为一桩刑事案件。

10

到底是谁拔掉王晶的呼吸管呢?

此后几个月我一直思索这个问题。

是因为“你变了”而愤怒的影迷?是实在不想再跟王晶拍烂片的圈内人士?还是不忍心看到王晶因为疾病而糟蹋人生的好朋友?

坦白说,我也曾想过或许我可以这样帮一帮王晶,然而我终究没有杀人的勇气。

如果是我们这帮老友中的一人,那他才是王晶真正的朋友。

每念及此,我都感到很惭愧,后悔拔管的不是我。

(完)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给我打赏。

来源:@最斑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王晶是我认识二十多年的老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