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SHOWGIRL:月入至少五位数 为上位不惜整容

踩着10公分的高跟鞋,穿着短到极限的热裤或短裙,面对长枪短炮和闪光灯,她们一次又一次地摆出各种姿势,一次又一次地微笑、卖萌、扮鬼脸。有人说她们是 风景,有人斥她们是花瓶;人们乐意欣赏她们的光鲜亮丽,同时也热衷于议论她们的是非八卦;她们动辄被人奉为“女神”,又时常被人与“外围”、“绿茶”等怪 异词汇联系在一起。她们的工作本质上无非是展会模特,但却又与真正意义上的模特有些微妙的差别。西风东渐,人们开始用一个“洋名”来指代她 们:showgirl。

第十二届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ChinaJoy)正在上海火热举行。作为亚洲第一、全球知名的老牌互动娱乐展会,ChinaJoy在推动我国游戏行业不断发展前行的过程中,也进一步催热了我国的“宅文化”,showgirl这一新鲜事物也随之逐渐被大众所熟知。

Showgirl都是些什么样的女孩?她们在想些什么?她们想要些什么?本届ChinaJoy开始前夕,东方网记者联系到了showgirl小白,试图通过对她生活的记录,还原出一个真实的、不为人所知的showgirl形象。

机缘巧合踏上showgirl之路

娇小,是小白给记者的第一印象。这个身高不足160公分的90后上海女孩,体重不过70斤。说起自己的身材,小白还是显得颇为自信:“我最大的优点就是瘦,最大的缺点也是瘦。不过还好,我胸大。”

大约一年半以前,小白辞掉了工作,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为各种展会活动当showgirl和拍摄写真、平面广告,是她目前最主要的经济来源。小白告诉东方网记者,大学毕业后,她曾经当过公司前台,也做过行政助理。2012年的夏天,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当上了第10届ChinaJoy的showgirl。

“当时正好准备换工作,所以比较闲。之所以会想到去做showgirl,完全就是因为好奇。”小白说,在她看来,当showgirl是件挺“好玩”的事情,因此想去“体验”一下。在经过层层筛选和多次碰壁后,小白最终被一家规模不大的展商相中,成为了该展商旗下的showgirl。怀揣着兴奋与激动,连续四天每天“站台”近8个小时,小白却一点也不觉得累。而拿到酬劳之后,她更是觉得当showgirl比在写字楼里日复一日地工作有趣得多,也轻松得多。

“当时不懂行情,做了四天,经纪公司只给了我1600块。不过那时候觉得已经不少了,毕竟在公司上班一个月也不过三、四千块钱。”尝到甜头的小白在次年再度参加了ChinaJoy,而正是在那次展会之后,她彻底辞去了工作,踏上了“职业showgirl”的道路。

时间自由收入丰厚

自由,是showgirl这份工作最吸引小白的地方:“有活就去干,没活就歇着。时间可以完全由自己支配,再也不用每天朝九晚五上班下班。”小白表示,虽然忙起来的时候也很忙,但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她的空闲时间要比同龄人多得多:“通常每个月工作和休息的时间是对半开。到了淡季的时候,一个月可能也就个把礼拜的时间是有活要干的,剩下来的时间就都是自己的了。”

小白说,闲暇的时候她最喜欢的就是和闺蜜一起聚会、逛街,或者干脆在家里睡睡懒觉、发发呆——当然,还有谈恋爱。此外,她也爱玩各种游戏,尤其是网络游戏:“那些主流的大作我基本上都玩过,玩的时间也都不短。新出了什么网络游戏,我也都会去尝试一下。前前后后玩过多少款网游,我自己也算不清了。”

除了自由,可观的收入也是小白选择当一名“全职showgirl”的重要原因。按照小白的说法,虽然不如普通白领稳定,但一年多以来,她的平均月收入依然能达到15000元左右;即使在所谓的“淡季”,月收入“肯定也能上五位数”。这一收入水平对于一个踏上社会时间并不算长的90后来说,绝不算低。

这份“钱多事少”的工作无疑令不少女孩艳羡,然而小白的父母却并不支持:“我爸妈么,就觉得我干这行吃的是青春饭,不牢靠。他们总归希望我的工作可以稳定一点,每天按部就班地过日子。”话虽如此,辞去工作至今已经一年多,小白的父母虽然依旧不支持,但也基本接受了女儿如今的这种生活方式。

面对骚扰泰然处之

光鲜的背后,小白也有自己的烦恼。在参加活动时遭遇骚扰,就让她糟心不已:“这种事情做showgirl的小姑娘或多或少都碰到过到。你站在那里,突然就上来一个人死皮赖脸缠着你问你要手机号码、QQ号码。”每每遇上这种情况,除了选择无视,让对方死心以外,也没有更好到办法:“你又不能骂他,也不能对他发脾气,毕竟是在展台上嘛。”

更严重的骚扰则来自于虚拟世界。小白告诉东方网记者,她的个人微博虽然没有“加V”,但多少也算有点小名气,因此时常会收到陌生人的私信。这其中既有业务邀约,也有真情吐露,当然也有恶意的调戏与骚扰。说起这些骚扰私信,小白不禁皱起眉头:“有些语言真的很露骨很恶心,看了之后很气人。”然而,时间长了,小白也逐渐学会了泰然处之:“无视就可以了,眼不见为净。跟这些无聊的人生气,犯不着。”

在过去的不少展会上,时常能听说showgirl遭遇“咸猪手”或是被偷拍走光镜头的传闻。对于这些事情,小白却显得非常不屑:“这些事情么肯定都是炒作呀!像CJ或者车展这样的大型展会,这么多人看着,一般人哪里来胆子做这种事情?十有八九都是这些小姑娘自己安排的。”当被问及为何要这样做时,小白几乎脱口而出:“想红呀!”

事实上,在小白看来,最大的烦恼是突如其来的爽约:“面试相不中,很正常。最怕的就是你这里准备好了,到活动开始的时候对方突然觉得不满意了,不要你了。”小白说,她就曾碰到过几次这样的事情。某次活动,约定为参展商“站台”三天,结果第一天活动结束,经纪人就让她第二天不用来了:“说客户觉得我太瘦,穿的衣服撑不出来。当时我就觉得很不爽,面试的时候我也是这么瘦呀!你们为啥那个时候没觉得?”

为求上位不择手段

一场“海天盛筵”,让绝大多数人第一次听说了所谓的“外围女”,而这个不光彩的标签也随之被好事者贴在了showgirl们的身上。对此,小白也承认,在她们的这个“圈子”里,的确也听说过有女孩是“做外围”或者是被“包养”的,至于娱乐圈所谓的“潜规则”,有时候则几乎是“明规则”。

“有时候经纪人会告诉你,有一部网络短剧或者微电影,需要一个女配角,问你愿不愿意接。不仅给你露脸的机会,薪资也比平时做showgirl要高一个数量级。听上去很诱人对吧?但是经纪人会明着告诉你,片方那边是要潜规则你的。”按照小白的说法,这种短剧的女三号甚至女四号,只要外型不太差,“谁演都一样”。所以谁愿意“献身”,往往就能最后得到这个角色。

于是,有的女孩选择了沉沦。虽然并不认同,但小白说自己也能理解她们都想法:“她们就是想红嘛!这样也算一条捷径了。这样的事情既然存在,就说明的确有小姑娘有这样的需求。再说,这也是别人自己的选择,我也不好多评论。”小白告诉东方网记者,她始终觉得,靠这样的方式“上位”存在“风险”:“你被人潜规则了,红了也就算了。但是能红的几率实在太小了,到时候事情传出去,不就身败名裂了?”

要红,相对“稳妥”也更为普遍的做法,或许就是整容。小白表示,虽然很少听说有女孩去开磨骨、隆胸之类的“大刀”,但“圈子”里的姑娘或多或少都接受过微整容。她向东方网记者坦言,自己就曾注射过所谓的瘦脸针:“这都不算什么秘密,我们一帮女孩子有时候坐下来就会讨论哪里打针好之类都话题。”而在谈及瘦脸针的疗效时,小白却说似乎作用不大:“有时候觉得就是心理作用,脸好像也没真的小下来。”

记者手记

7月31日,当东方网记者再次见到小白时,她已经换上了一身淡紫色的露肩古装,飘逸的造型宛如仙子。

此前接受东方网记者采访时,小白曾表示showgirl在服饰上是没有自主权的,参展商要求她们穿什么,就必须穿什么。当被问及如果服装太过暴露或是性感,会否觉得不舒服时,小白半开玩笑地说:“我最好衣服能够暴露些咧!”看到记者露出惊讶的表情,小白说:“因为那样说不定我就能红了。”

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就能深切地感受到,眼前的这个女孩是想“红”。小白也承认showgirl是碗青春饭,但未来她要做什么,要怎么办,这些问题她并未仔细想过。至少眼前,她想要的,是“红”。当然,小白也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或者说,现在的这些可以让一个普通的showgirl“红”起来的方式方法,在她看来,都不那么的完美和高效。

那么,“红”是为了什么?就像她的未来规划一样,小白说,这个问题,她同样没仔细想过。

来源:http://www.cnbeta.com/articles/315493.ht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对话SHOWGIRL:月入至少五位数 为上位不惜整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