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煎饼的七种卷法吗?

1、

第三次被辞退之后,蒲松龄被老婆骂出了门。

自从十九岁中了一次秀才之后,至今蒲松龄已经连续五次落榜了。考中举人对他来说,就像是一块挂在嘴边的饼,眼看着就在面前,却怎么努力也吃不到。

除了落榜的打击,辞职带来的生存压力,也让他喘不过气来。孩子生了两个,工作丢了三个,家里已经快揭不开锅了。

硬着头皮,他再次背上行囊,开始了漫漫求职之路。

在本县的镖头大户李家,蒲松龄想谋得一份幕僚的职位。但这个以武力发家的莽夫家族,却不识得读书人的用处。

管家面试他时的第一句话是:会驾马车吗?

第二句话是:会砍柴吗?

第三句话是:你知道煎饼的七种卷法吗?

三句话问完,蒲松龄就自己退出来了。

他读了半辈子书,却从来不知道煎饼有哪七种卷法。

2、

天色渐晚,碰了一鼻子灰的蒲松龄,饥寒交迫,走着走着天色全暗下来。只见不远处枝叶交错的地方有几家灯火,他也不顾冒失无礼,就三步并作两步,敲门进去。

一个白胡子老丈以茶饭待他,跟他聊起闲天。

两人说到淄博县的掌故,说到前朝末年,农民造反的乱世传奇,说到本县书生的淫乱传闻,说到山野之间的鬼狐传说。

老丈说,顺治三年,淄博县城曾经出过这么一件怪事。

一家秀才因为不愿意剃发,被抓去杀头示众。游街示众之后,拉到城外的荒野之中,侩子手正要动手时,忽然天色突变飞沙走石。待众人再睁眼看时,书生的囚衣和麻绳还在地上,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而清兵侩子手则以互砍姿势跪在地上,头上的辫子连着头皮都被削掉。大家正奇怪间,山林中窜出几只野狐,叼起这几块连着辫子的头皮隐入山林间,没了踪迹。

蒲松龄听完,心中犯了嘀咕。

自己小时候也听过这事,但直到飞沙走石,秀才失踪为止;后面野狐叼头的事,好像从没听人提起过。

于是,他好奇问老丈:敢问老先生贵庚?

老头讲得兴起,顾左右而言他。

蒲松龄继续追问:老先生在这山林间隐居多久了?

老头笑笑,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

突然一个少女闯进来,格格不停笑着,两根辫子在肩上甩过来,莹莹灯光映衬下,闪耀出几道亮光。

老丈斥责道:美芽,怎么这么没大没小?

少女略显羞怯,但仍然带着笑意,站到老丈身旁,捋着他的胡子说:爹爹,娘亲让我问你准备几时睡觉?

老丈假装生气说:看不见我这还有客人嘛!你们先睡,不用等我了。

蒲松龄见此情形,忙起身告辞。老丈举灯相送,直到走出密林,上了大道,两人才互致告辞。借着月光,蒲松龄赶夜路归家。

3、

到家却发现,同科的秀才张生正在家里等自己。

蒲松龄忙问张生何来,张生面露惧色,说下午本来想找你喝酒聊天,听说你去了李镖头家应征,就过去找你——结果听人说你回来走了密林那条路,我就赶紧来你家找你,结果在你家等了一晚上,到现在你才回来——万幸你是回来了。

蒲松龄倒上茶,忙问道:听你这话,此中有什么隐情?

张生喝一口茶,坐下说:最近城外死了几个恶人,都是为恶乡里的霸王,夜里出去饮酒,贪图近道,走进密林深处;第二天家人遍寻不得,去林子里找,结果在乱坟岗上发现,都是心口被挖了去,空壳似的躺在坟堆上。大家就纷纷传说,这城外密林里,闹了邪鬼。

蒲松龄听完哈哈大笑:邪鬼倒没遇见,我却遇见一个白胡子老丈,聊得投机,就多喝了几杯。

张生脸色瞬间变了:是不是还有一个姑娘,十六七岁模样,两条辫子乌黑油亮,走起路来甩在肩上,笑起来像铜铃一般。

蒲松龄满脸讶异:张兄也去过老丈家?

张生大口喝了一杯茶,拍拍胸脯说:你听我细细说来。

4、

原来张生家在城外,因为常到城里来找朋友叙旧,对城外的风土世情比较熟悉。

这两年城外密林附近,经常隔三差五死人。蹊跷的是,死的人大都有些恶名,要么是欺行霸市的附近土豪,要么是打骂亲朋的乡里无赖。一开始,张生以为是附近村子里出了什么行侠仗义的人,偷偷藏在密林中为民除害。但有次夜饮归家,借着酒胆,他也孤身闯入密林。当晚借着月光,张生看到,那个辫子乌黑油亮的姑娘,引诱那些酒后乱性的狂妄之徒,一步步走向乱坟岗,在几块石墓碑旁,那女孩突然变作妖物,伸出利爪,生取来人心肺,扔进墓穴之中。在月色之下,墓穴中窜出一串狐狸,摇尾相伴,有十数只。

“后来我虽然屡次告诫附近村民,轻易不要行夜路穿密林,但总有胆大狂妄之徒,屡屡以身犯险。兄台你这次大难不死,实在是福大命大!”张生说完,还是难掩神色慌张。

蒲松龄却不以为意,嘴上感谢张生好意,心里却并不全信。

当晚也是累了,他倒头睡去,醒来已近中午。想到昨晚张生的话,蒲松龄还是心存怀疑。于是简单吃了午饭,就直奔城外密林而去。

日上三竿,密林深处却分外凉爽,秋日的天气,加上高耸的树林,让人心生惬意。蒲松龄就这样一边看着林中景致,一边不知不觉走进密林深处。

乌鸦声突然密起来,一群群黑压压蹲在树头,林中的氛围瞬间肃杀起来。

蒲松龄拐过一个小路,突然置身一片墓园之中。

在一堆荒墓之中,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前朝进士王玄名之墓”。蒲松龄惊觉,这难道就是昨天老丈说的不愿剃发的秀才之墓?但是,他不是说秀才逃掉了吗?怎么会在这里还藏着一座墓呢?

在墓园中踱步的蒲松龄,突然发现一座女子的墓,墓碑后面的诗文写道“聂家小倩,长发盈肩;发乌如木,人良如玉;巧目盼兮,巧笑倩兮……”蒲松龄读着诗文,正兀自发呆时,却发现祭奠聂小倩的供品用的碗筷,正是昨晚自己用过的样式。再去王玄名的墓前细看,发现供品前面摆放的茶饭,正是昨晚老丈招待自己的饭菜。

在一片乌鸦的哀鸣中,蒲松龄跌跌撞撞跑出密林,不敢回头。

5、

在家卧床躺了三天之后,妻子语中带刺的话,又把蒲松龄叫下床。

脑袋昏沉的蒲松龄,晕晕乎乎不觉间走到城外。进入密林没多远,就见到一户人家,“胡府”的门牌在夕晒中熠熠生辉。蒲松龄没想那么多,就径自拍门去。

来开门的却是那晚见过的美芽姑娘。蒲松龄心中一惊,抬脚想走,却被美芽叫住说:王进士等你多时了。

于是,蒲松龄找到了他的第四份工作,而且一干就是三十年。

后来,他把听来的故事,写成了一本半神半鬼的小册子;后来,他在七十一岁上,终于考中了进士。后来,在蒲松龄七十五岁写就的民歌版回忆录中,他不无感慨的说,多谢那个问他“煎饼有哪七种卷法”的人,“要不是他,自己不会成为鬼王家的幕僚,也不会记下这么多人鬼神狐的奇诡故事”。

七十六岁时,蒲松龄在弥留之际对自己的孙子说:以后如果遇见有人问你“煎饼有哪七种卷法”,替我谢谢他。

“这就是蒲松龄和煎饼之间的故事,在我们淄博老家,每一个做煎饼的都会讲一种版本——我听来的是第七种讲法。”说完这些,卖煎饼的张二虎,递给我一套摊了两个鸡蛋的山东煎饼。因为那几天口腔溃疡,我没让他加葱。

来源:http://www.15yan.com/topic/editors-picks/kGyL9HZxx1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你知道煎饼的七种卷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