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个宠物

隔三差五,附近在家修佛的居士就会到遗寺来一起诵个经,听禅师们讲讲法。

这天诵经时一个女居士忽然情绪失控,浑身抽动,涕泪横流,有僧澈丹想上前施救,被其师空舟拦住,其他居士和禅师也都若无其事,继续诵经。

诵经后,那女居士早已恢复正常,问及刚才事,全然不知,只说自己一心诵经,想起一些事,忘了身外物。

澈丹:“师父,这什么情况?”

空舟:“被催眠了,常有的事。”

澈丹:“被谁催的?”

空舟:“大家,还有她自己。”

澈丹:“怎么催的啊。”

空舟:“没空跟你细说。”

澈丹:“你不就是要去睡午觉吗,有什么没空的,你跟我说说呗。”

空舟:“你是不是又没事儿干了,跟我这儿装爱学习。我听说小北想养个宠物?”

澈丹:“嗯啊。”

空舟:“那你还不凑热闹去?”

澈丹一下忘掉催眠的事,径直去找小北了。大殿上的居士也慢慢散去,空巫禅师看着刚刚那个女施主的背影,低声叨咕,“哎呀,没想到啊,离开东北这么多年,还能看见跳大神儿的啊。”

小北闷闷不乐往寺外走,澈丹追上去。

澈丹:“小北,你怎么想养宠物了呢,你有我还不够吗?”

小北白他一眼,“滚。”

澈丹:“养猫还是养狗啊。”

小北:“我爹都不让。”

澈丹:“大方丈怎么会管你这个。”

小北:“他说养宠物不好,动物应该自由自在的。”

澈丹:“说得也有道理。”

小北:“切,有什么道理,宠物嘛,就是要人养的。不过我也不想养猫狗,太普通了。”

澈丹有了不好的预感,“你想养什么?”

小北:“老虎。”

澈丹觉得自己的预感是准的。

小北:“我爹还是不同意,跟我置气,说我能找到老虎就让我养。”

小北停住不走了,看着澈丹,脸上挂了笑。

小北:“澈丹,你去帮我找只老虎吧。”

澈丹觉得,准也没有用。

澈丹把小北让他找老虎的事跟空舟说了。

澈丹:“我去哪儿找老虎啊!”

空舟:“大方丈也跟我说了,我都查好了,我告诉你哪儿有。”

澈丹:“……我不是怕找不着,我是怕找着啊。”

空舟:“我跟大方丈都商量好了,你和小北一起去,你别抖,空道空响会跟着你俩的,一个身手好,一个狮子吼,你还怕什么啊。”

澈丹:“怕到时候我跑得最慢啊。”

遗寺附近,多有深山老林,老林中多有老虎。

老虎在林中有自己的地盘,旁人接近就会发现。寻常人畜不小心踏入老虎地盘,都会莫名其妙浑身一紧,背后生汗,手脚不听使唤,老虎让你经过,你身上才会松下来,算捡一条命。要是老虎不让你过,走出来吃你,别说逃跑,你连反抗的心都不会有,喊都喊不出来。是为百兽之王。

空响:“什么百兽之王,明明狮子比较厉害。”

澈丹:“师叔,你小点儿声好不好,我们溜达一圈平安无事回去好不好。”

小北:“怂吧你就,今天必须带只老虎回去!师叔,喊它。”

空响一声暴喊,呼啦啦鸟兽四散,空响再喊,附近草木枝断叶散,空响喊第三声,有了回音。闷声嘶吼,朝这边过来了。

澈丹快哭了,“你们为什么不珍惜生命。”

小北脸上非常兴奋,空道摆好架势,死盯着那个声音,澈丹干脆盘坐在了地上,闭上眼睛,手上还结了法印,“佛祖,我要是就这么死了,算我得道圆寂吧。”

“圆个鸡巴”,嘶吼声换成说话声,澈丹睁眼看去,来者不是老虎,是他上次救的大龟。

澈丹:“我操,哥,光会说人话还不够你嘚瑟的吗?你学什么老虎叫啊。”

大龟:“你师父让的。”

澈丹:“为什么啊。”

大龟:“吓唬你。”

澈丹:“……师叔,扶我起来。”

小北:“妖怪,老虎呢?”

大龟:“从我来了就没了,现在这片林子我是百兽之王。”

小北:“那我养什么啊。”

大龟摇摇晃晃走回林中去,“大方丈说这要你们自己想。”

澈丹:“师父,小北不开心,大方丈干嘛不让养宠物啊。”

空舟:“没说不让养,是要你们想办法。”

澈丹:“怎么想啊。”

空舟:“没空跟你细说。”

澈丹:“你又没空,上午问你那个催眠的事你就没跟我说。”

空舟:“那个倒是可以说说。”

空舟坐下来,“寺庙的根本作用就是催眠。修佛在哪不能修,佛祖都是在树下修的,你为什么要来寺庙修?为什么觉得在庙里修得好?人形容庙宇,都说庄严肃穆,这是设计的,干嘛这么设计?是为夺人心魄。寻常人一进庙门,见到大殿,见到香炉,见到佛像,世俗凡心就要收一收。再往里走见到僧众,齐刷刷统一服饰,统一发型,然后诵经,音律也是一致,还有各种纹饰法器,手印威仪,见了这些,一般人心智都会被影响。不过这一套庄严肃穆,都是佛法里的末技。”

澈丹:“为什么要这样呢?”

空舟:“那就看情况了,夺了心魄,可以驱除杂念,人进庙里都觉得心中镇定空灵,这时向你讲万法皆空的道理,比较容易接受。不过现在佛寺,这么搞,多只是为了吓住世俗人,让人畏佛、信佛而已,这追求的就是末节了。还有更不堪的,求的不过是些香火钱罢了。”

澈丹:“师父,我们……”

空舟没理他,还在兀自感慨,“用末技,是像法时代,求末节,就是末法时代了。”

澈丹还是把话说完了,“师父,我们不就是求香火钱的吗……”

空舟:“……我们倒是常用末技的。养宠物的事,也不是没有解,你想想,有没有可以放在庙里,夺人心魄的动物呢?”

小北终于高兴了,宠物养成了。

那天跟空舟谈完佛,澈丹就跑去找了大方丈,没提养宠物的事儿,而是先说了一堆末技末法的,最后总结道,“大方丈,我觉得咱们遗寺可以养一群鸽子,气质好,来去自由,庄严肃穆,象征和平。还招人喜欢。”

鸽子果然招来了不少逗留的香客,小北给每只都起了名,只是经常叫错。澈丹摇着尾巴向小北邀功时,小北表示,“哦,这都是你应该做的。”

鸽子在诵经声中飞到小北肩膀上,飞到大殿金顶上,飞到佛祖头上。飞到空中,又落回地上。

澈丹对空舟说,“师父,如果真有轮回,做这样一只鸽子,不知要几世修来的功德。”

(完)

来源:网易云阅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养个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