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VS仙侠 经典VS新派 令人痴迷的刀光剑影

江湖,神话,经典,梦想。武侠电影从20世纪开始,成为东方电影的一大标签。胡金铨,李小龙,何平,徐克,李安……一代代电影导演怀揣着武侠情怀,将武侠电影搬上大荧幕,让西方世界为之风靡。脱胎于通俗文学的武侠题材特别适合电影这种通俗艺术来表现。古装,武侠,神怪,玄幻,武侠电影越来越具备多种新形式,但归根结底都是古老的东方精神在引领着潮流,满足了观众幻想的诉求。2014年将有更多值得期待的武侠电影上映,《绣春刀》和《白发魔女传之明月天国》就是在这样的熏陶与期待中诞生。

而仙侠电影曾经常常划为武侠电影的类型中,直到近几年仙侠小说的兴起,令仙侠题材作品的傲人风骨独辟蹊径,才成为被许多粉丝追捧的新式武侠类型。那么武侠电影与仙侠电影各自具有怎么样的魅力?

令人痴迷的刀光剑影

要深究武侠的渊源足足可以写上一大厚本的考据史,浅显的说,中国武侠起源并兴盛于春秋战国时期,一些百姓中的能士和一些有能力但落魄的贵族离庙堂之远,周游列国,立足民间,依靠自己的力量从打抱不平到刺杀乡绅暴君,做出种种出于义理的侠义行为。这些人便是早期的游侠。

香港电影将武侠电影类型一分为二:以古装冷兵器等为主的影片称为武侠片;以时装拳脚功夫打斗为主的影片称为功夫片。台湾又有自己的区别标准:将侠客故事称为侠义片;以武打为主的称为武侠片。不过这些分法都没有将神话题材或者仙侠和志怪杂糅的影片单独分类。似乎观众倒是胃口很大,没有人去深究主题分类。对于观众来讲,打的够劲在电影院里大呼过瘾才是这种武侠电影的存在意义。

【武侠电影中之“侠”的由来】

最早对侠客的评述见于韩非子的《五蠹》“儒以文乱法,而侠以武犯禁”这句。将侠与儒同列为“邦之五蠹(五种害虫)”可见在正统士大夫的眼中侠客和暴民没有区别。而司马迁却赞颂侠客精神。在史记中的刺客列传中有记载的侠客名士就有荆轲,专诸,豫让,聂政等诸位。他在《史记·太史公自序》 讲到侠者“救人于厄,振人不赡,仁者有乎;不既信,不背言,义者有取焉。”因才做刺客列传和游侠列传。

魏晋南北朝时期武侠故事就已经被人们所喜爱。其中以《世说新语》和《搜神记》最为著名,两本书中记录了大量侠义故事,比如宋定伯捉鬼、李寄斩蛇等。后唐宋时期武侠演义更为鼎盛。留下《我来也》、《昆仑奴》、《白猿记》、《虬髯客传》等均有传世。近代至今,大量的优秀武侠小说层出不穷,有我们最为熟悉的金庸古龙梁羽生,构建了我们现在印象中的武侠世界。

【武侠电影中之“武”的组成】

梁羽生道:“宁可无武,不可无侠”。但是武侠电影要是没有武打,那就少了许多看客的乐趣。所以观众一定是“宁可无侠,不可无武”。自古中国崇尚暴力教化,历史上的战争都是以武力争霸天下。不仅仅记录在典籍里,更是铭刻在人们的观念里。中国的武术有着悠长的历史,最能打的人,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这不由得让人想到《霍元甲》里那句“你什么时候是津门第一?”武侠电影最常见的题材就是为了能称霸武林多少能人志士武功奇才挖空心思勤学苦练或动用阴谋,来追求权力的最高点。最终主角一般都会受尽挫折才了解到武学的真谛——拳为义的载体,所出的每一拳都有着正义的目的。电影里面表现为功夫,现实人生里是为生活奋斗的勇气。

令人向往的飞仙传说

仙侠世界里有太极五行,八卦九宫,河洛星象为道理,勾通天地元气为根基,修成无穷手段,乘烟霞,御云气,消遥自在。侠乃入世,仙为出世,所以仙和侠两个字其实矛盾,但仙侠的魅力有很大一部分也是来自这种矛盾,矛盾在无情大道与有情众生之间的选择。仙侠是一个更广阔更气势恢宏突破想象力的世界。能与之匹敌的大概只有西方的魔幻中土世界。西方的超级英雄带有未来和科幻的想象力,那么东方电影的想象力则是回溯远古与神话。仙侠题材常常伴有伏魔的剧情,所以又与神怪题材相互展现。

【依托于“神话与传说”中的仙】

武侠和仙侠虽然都有个“侠”字,但是武侠中的侠,是脱胎于墨家“以天下为己任”的使命感;而仙侠的侠,通常是由于“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这种朴素的精神。仙侠理论中认为古今天下,没有不死的肉身,只有永恒的法身。老子道德经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而修真修炼的丹道则是三返二、二返一、一合于道。是追本溯源反其道而行之。仙侠中的角色设定通常参照古代道教典籍和中国传统的神话人物,例如《山海经》《封神榜》《西游记》都有大量的这类神话人物。道家脱胎于老庄思想,以超脱尘世修炼仙身为基本诉求。

【依托于“仙侠小说与网游改编”中的仙】

武侠小说写的通常都是人与人、利益集团与利益集团之间的矛盾冲突和儿女情长。但是仙侠应当比它们更多一层——要追求大道,寻求长生,也就是“人的自我选择和自我超越”。但现在的仙侠小说世界观都相对阴暗,主角基本上都是为了追求长生的资源不择手段,为了抢个法宝拼的你死我活,你一百年前瞪了我一眼,我一百年后灭你的门派,美其名曰“了结因果”。所以现在大部分的仙侠和武侠其实从情节上来说是很像的,也就是力量等级高很多,而且会有很多宗教术语、以及其他不明觉厉的词汇。

有趣的是,在武侠中,青城派经常是作为反派出现,但在仙侠中,青城派通常是传承雷法的名门正派,执掌雷电,嫉恶如仇。而和尚们在武侠中常常是强大的队友,但是在仙侠中,由于佛家思想和道家思想的冲突,和尚往往是威胁巨大的敌人。

武侠VS仙侠 关键词

【武侠电影关键词】

【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错综的门派和人际关系网,虽是儿女情长,但不要随便泡江湖儿女,因为搞不好就会发现对方是自己的妹妹。江湖是武侠世界的圈子,有自己的潜规则——拳脚不长眼,没有点到为止。江湖是最残酷的,武功不好的人怕炮灰,武功好的人也怕后来者居上,没有人能永远称霸武林,一统江湖。神仙眷侣们相忘于江湖已经算是比不知朝生暮死好多少倍的归宿,且行且珍惜。

【报仇】:在武侠世界你不背负个血海深仇都不好意思和人家打招呼。
杀父之仇算什么,那边还有个被灭门的。既然决定要报仇,首先要搞清楚谁是你的仇人,不要只知道仇人是带头大哥,结果很有可能乌龙杀错人,悔恨一生啊。

【秘籍】:秘籍在手,天下我有。
掉下悬崖必然会得到秘籍,当然自宫也可以。或者你是主角名是百年一见的武学奇才,再或者就是几辈子的人品都攒好了,能被世外高人捡了回去。否则秘籍啥的,你可以去少林寺偷,遇见扫地僧可就要自求多福了。

【仙侠电影关键词】

【修真】:修行的最终目的是长生。
修真是道教理论,既学道修行,求得真我,去伪存真为“修真”。“苦海无边,魂魄就是那渡海的人,而肉身就是用来渡过苦海的宝筏。”修真主要就是通过修炼强大魂魄和身体,最终达到长生,或者有的世界是飞升到上界或仙界。

【炼妖法术】:法器与法术,超强神级装备开挂。
“梭网焰衣音玉针子钟,盾幡坊戈钩圭剪箭镜,刀灯幢符盖环鉴轮伞”光听这些法器的名字就让人不明觉厉。法器有震慑妖物之用,也有炼丹增进修为之用。

【凡心】:对凡人的感情相对淡漠或向往
修仙之人岂能动凡心?但往往神仙姐姐越是超然出世,就越对凡人感情有所羡慕。 徐老怪说过,“当一个人得到永恒,得到长生,可敌人会死,朋友会死,爱人会死。而得到长生的人,又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呢?开心还是不开心?”

武侠电影风景线

【邵氏的早期探索——超前意识】

在七八十年代初期的内地,电影还是《叶塞尼亚》和《大篷车》的时代。武侠电影只是地下录像带店里,小众人群的嗜好,不足为外人道。但是狂热程度不亚于今天某些有特殊爱好的二次元御宅族。《大醉侠》《独臂刀》等经典令人印象深刻。

导演胡金铨成功的将京剧式的舞台动作,转化成电影的动感。胡导演曾说:“我是不懂武术的,在我的电影里,武打就是舞蹈。”所以早期的武打片镜头更像是看戏,你方唱罢我登场,不单以武打场面取胜。当然,纯商业片也能催生很多奇特的武侠故事,比如1972年这部楚原导演的奇情武侠片《爱奴》。不知道当时进电影院看这部片子的小孩子怎么把持得住:被卖入妓院的爱奴杀死了每一个购买她初夜的嫖客,并和教给她奇特武功的妓院鸨母春姨发展了一段女同关系。这部电影在当时引起很大的争议,人们震惊于武侠电影还可以有这样超前的意识。如此纠结的悲剧在武侠背景中更显得离奇。楚原凭借这部电影受到很高的评价,同时这部片子也在邵氏类型电影中独树一帜,就算现在看来也十分震撼。

【人人都爱徐老怪——开山立派】

如果武侠电影也有几大门派,徐克一定算是承前启后开山立派的一位。七八十年代是香港电影的转型期,世界电影都受到了电视以及多种新媒体的冲击。徐克作为香港新浪潮的主将,他的成功正是对于新视觉和电影特效运用的成功范例。其特色就是在传统武侠电影的基础上将独创的角色做有趣的解读,同时感官刺激和浪漫情趣也都是徐克电影都追求的。

你会看到经典的东方不败的一袭红衣飒爽登场,还大胆的爱上了令狐冲;你会看到龙门客栈有位金镶玉风骚可人重情重义,将客栈付之一炬寻爱而去;你会感怀一部部的黄飞鸿,但是你总会记得狮王争霸里那句“爱老虎油”。徐克在塑造电影的标志和符号,对之后的武侠电影和电视的风格走向有了很大的影响。《龙门飞甲》的好评,再次验证了徐克风格的经典武侠不管如何变奏,观众也总是能被吸引。

【王家卫的武侠情怀——痴迷执念】

在《东邪西毒》前,从来没人认为武侠也可以如此文艺。墨镜王颠覆了传统只有粗暴打斗的武侠电影,让人们窥见了武侠人物的内心情感世界。许多人不吝惜用各种溢美之词来赞美这部电影。广角下的风卷狂沙的荒漠和张国荣;邪魅狂狷的西毒欧阳锋,光是看看就醉了。这部影片的重点不在于武侠本身,因为片中的角色都是亦正亦邪,大侠几乎都不以匡扶正义、除暴安良为生活目标,所以他们都是被“去侠化”的。人们爱看武侠片,原先爱看刀光剑影和杀人不眨眼的潇洒,如今在这些符号化的手起刀落后之后,这些高手和侠女内心又有如何的心灵鸡汤和睡前故事。江湖儿女的痴狂和暧昧的爱与恨都更加令人向往,武侠世界已经是幻想乡,所以更应该具备戏剧化十足的爱情故事。这是江湖儿女的宿命,为爱痴狂,为爱而亡,而且爱上谁之前你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爱上。在这里只要你愿意,你可以无限的过度解读《东邪西毒》,这也是每个爱幻想者的自由,在武侠的世界里,你可以无边无际。

《一代宗师》作为王家卫的回归作,可以看出来他的武侠情怀已经稳定下来。如果说东邪西毒是一幅武侠的江湖画卷,那么一代宗师就是尘埃落定的一位武林高手。片中的武打场面仍是充满了诗情画意的,精细得每个镜头都经过雕琢。乃至梁朝伟的脸总是让人出戏到花样年华,屡屡让人忘记这是一部武侠片。电影的拍摄手法可以千变万化,但是同一位电影导演的情感内核是不会变的。你会看到他的诚意,带着让你先拳的手势,等你接招。

武侠电影风景线

【东方影响西方——梦与现实】

李慕白是真正的大侠风范。大侠也有情爱,高手也难以控制欲念。武侠电影的主角是个活生生的人,却在江湖熔炉中分割成许多人性的侧面。这和仙侠电影的主角存天理灭人欲的内心诉求不同,尽管他们都有许多理论来自于道教经典,但即使心中有节,唯有江湖——永远是这些武林人士的归属与坟墓。

李安说过:“武侠片不但是中国电影独有的特殊类型,且是个不死的类型,经常是行到穷处,又见峰回路转。”看腻了不行了,又有人想出新方法来。武侠片时起时落,但从未消失过。《卧虎藏龙》(以下简称:《卧》)正是这个起落循环的一部分。但不管如何循环,他的创作主轴,仍然是我们的东方世界。尽管被许多西方观众接受,但是在他们看来《卧》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东方武侠片,认为该片的成功得力于好莱坞的模式的商业运作。有一些华人也认为《卧》没有用传统手法来拍武侠片,觉得这是为外国人拍的好莱坞电影,不是真正的华语电影。作为一直在东西方文化中跨界的李安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在东西方的文化在寻找融合和相互适应的空间,正是《卧虎藏龙》让更多西方人认识到中国武侠片的魅力。

还要说到的是,在对武侠功夫片在西方的贡献上,我们总要提提李小龙。如果让一个西方人脱口而出一个中国人的名字,李小龙的名字占到60%以上(另外40%是ChairmanMAO和成龙)。一个能打的黄种人,踢掉东亚病夫的招牌。

【新武侠的发展——现代元素】

当中国大片进入过亿时代,由《英雄》领路的武侠大片开创了内地本土武侠的新格局。财大气粗的电影人似乎尝到了恢弘场面的甜头,管他打不打武艺精不精,重在输人不输阵。《满城尽带黄金甲》更是把这种壕发挥到闪瞎观众狗眼。这部金光灿灿的包装内有着宫斗,西方戏剧,古装武打等诸多元素,能不能把他归咎为武侠片尚且不论,单说他所表现出那脱离群众的高级趣味,已经足够让人担忧内地武侠电影的渐行渐远。

令人尴尬的是,由于武侠片从诞生之初就作为取悦观众的商业片而存在,观众对内地武侠电影的故事合理和内容期待值并不高。只要打的好看就好了,只要打的爽快就好了,简单粗暴也是一种成功的风格。而近几年的武侠电影似乎都走了搞笑的路。2012年陈国富监制,冯德伦导演的《太极》一二部,简直就像武侠网游风靡手游乃至蒸汽朋克等现代元素的一次大杂烩,武功不仅可以以一敌百还能挑战洋枪洋炮,简直科幻,堪比手撕鬼子,怪咖头上的三花聚顶五气朝元还是道家内丹术语,神乎其神。

相比之下《我的唐朝兄弟》这种另类喜剧的题材虽不多见,但新意是有的,能看到导演编剧们为了突破常规,寻求新的武侠电影模式不停的在探索发现和大胆尝试,让荒林中的草莽好汉也撑起了一个“侠”字。尽管都是套着华丽或者阴暗风格的外壳,内里的故事还是一团糟禁不起推敲,烂片也确实被已经受过外语片洗礼的观众诟病,但我们要相信,即使本土的武侠电影进入了一个瓶颈期,但总会有蜕变,也总有破茧的一天。

仙侠电影风景线

【成人的童话——《新蜀山剑侠》与《蜀山传》】

还珠楼主的蜀山剑侠传可谓是近代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仙侠修真小说,号称写尽了仙侠小说所写。这部小说是五百万字的鸿篇巨制,其中有超脱武侠更有神魔斗法,至幻法宝,摄人妖物,百变阵法,怡灵仙境。故事为章回体,分散错落,并无明显主线。所以改编起来实在有很大难度。此奇书诞生于抗战年代,在战火中寻找寄托的许多人看得如痴如醉。徐克改编的《新蜀山剑侠》在当时看来更是惊艳无比。自《蝶变》之后,所拍的武侠电影就一直围绕幻想神话和武林故事,并在之中寻求着突破。

“山中有不死奇人,能吸取山中灵气,突破凡人之躯。御剑飞行,追风逐月,星海飞驰。他们在这里修炼仙术。目的是希望能参透天地间永恒的奥秘。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这是2001版《蜀山传》的开场,准确道出了修仙之人的真谛。旧版蜀山被许多人奉为经典,在当时的特效技术上这部片子堪称领先,开启了香港电影视觉特效的新时代,全港乃至内地都造成了轰动。片中仙堡堡主林青霞造型飘逸俊美,她出场时洞门大开脚踏白绫翩然飞出,十分惊艳。十多年后,徐克再拍新版蜀山,但新版的特效虽然进步良多但是剧情令人摸不到头脑。当时的港媒评价这部片子没有在炫酷的特技和略显单薄的剧情之间找到平衡点,所以这部新版蜀山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反响和票房,以至于后期许多电影都未涉及仙侠题材,大概是觉得徐克都不尽如意人意其他人就不敢再尝试。

【志怪与仙侠的融合——《画皮》与《倩女幽魂》】

其实仙侠电影往往和聊斋志怪题材相糅合,在于妖怪斗法中仙人道士都屡屡登场。早有经典的《倩女幽魂》中的燕赤霞,《青蛇》中的法海。近有奇幻神怪片《画皮》里的术士庞勇,《西游降魔篇》里面的驱魔人空虚公子,《道士下山》里面剑仙柳白猿。道士剑仙主要功能在这些片子中是降妖除魔,或者做剧情的催化剂和武打役。虽然没有正面展现仙侠的本质,但这些角色都有着相同的仙侠元素,会法术,能降妖,有舍小我成全大我的精神。同时也代表了同狐仙妖怪亦正亦邪的两个对立面,让这类影片的情感更加丰富,增加冲突,令角色和故事更为立体。

延续不断的英雄梦

80年代是武侠电视剧和电影双双开花的十年。武侠小说就像现在流行的畅销小说那样深入人心,一大批改编自经典武侠小说的电视剧屡屡搬上荧幕。80一辈的观众都心有所属,温美玲版和朱茵版的黄蓉到现在都各自有老粉丝力挺斗法。秋官是当时无疑的男神,直到出现了尚且还是白白嫩嫩的古天乐版的杨过。不光香港武侠电视剧争奇斗艳,连新加坡武侠电视剧都同样霸占着荧幕的一席之地。94年引进内地的新加坡武侠剧《莲花争霸》将《笑傲江湖》和《流星蝴蝶剑》的剧情糅合在一起,得了两部经典小说的精髓。剧中内蒙古御姐塔林托亚反串的反派角色白玉川和东方不败一样令当时的观众津津乐道。主角沈冲的演员李南星更是被封为新加坡第一帅哥。改编的武侠电视剧在故事情节的延展和剧情的表现方式上都比电影更有优势。

值得一提的是张纪中翻拍的各种央视版武侠电视剧,多部央视版武侠剧在日本放映时受到热捧。尤其是那部李亚鹏版的《射雕英雄传》,不知是靖哥哥的长相呆萌还是剧中美女演员太多,同国内观众的负面评价多相比,海外观众倒是好评如潮。武侠剧在不断的翻拍经典中寻找新意,这正证明经典武侠题材足以让一代代的观众感受到其魅力并得到崭新的理解。如今的武侠电视剧原创的剧情人物造型更加时尚,武打场面更加精良,台词更诙谐幽默,娱乐度很高,受到更多年轻观众的喜爱。《逆水寒》《雪花女神龙》《天下第一》《大人物》等优秀的武侠剧还在某著名论坛评出个古装四美。从这四位古装帅哥的人气程度来看,观众对于武侠剧的痴迷程度也是可见一斑。

而仙侠电影虽不多见,但是改编成电视剧作品的仙侠题材倒是很多。仙剑奇侠传系列早已经成为国产RPG的顶梁柱,更开启了游戏改编电视剧大获成功的新局面。从仙剑系列到轩辕剑和古剑奇谭,再到现在的仙侠奇缘之花千骨,仙侠电视剧似乎比电影红火不少。这大概植根与早年观众停留在《西游记》和《封神榜》的印象。《春光灿烂猪八戒》《东游记》等神话剧让受众固定在老少咸宜,而中间的青年和中年观众都如痴如醉的去看武侠片了。电视剧的长度和格调似乎更适合现代人的观看习惯,不用守在电视前面看,这类电视剧大多靠网络播放给大量年轻网友。随着仙侠和修真小说的兴盛,也许我们会见到更多好的仙侠类作品被搬上银幕,这十足是件令人振奋的事。

不论如何,作为中国独有的类型电影,能够继承并将它发扬下去是美好愿景,接下来《白发魔女传之明月天国》《绣春刀》即将上映,以后还有《聂隐娘》等更多值得人期待的武侠电影在前方等待上映,就让我们怀着对侠道的热爱拭目以待吧。

来源:http://news.mtime.com/2014/07/30/1529722-all.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武侠VS仙侠 经典VS新派 令人痴迷的刀光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