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我的名字

徐卫东离开和平小区两年多了,但我相信,一定会有不少人记得他。他在和平小区当了四年多的保安,和平小区的很多人都得到过他的帮助,甚至他的一个手指头就是为了抓贼而永远地留在了和平小区。小区的居民不可能忘记他,我想。

为了印证我的判断,我决定打电话试试看。我展开一张发黄的纸,那上面都是徐卫东在和平小区当保安时经常联系的号码。第一个是吴大爷的。我拨通,问:“吴大爷,请问你还记得徐卫东吗?”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说:“你是谁?你是不是打错了?”我说:“您再想想,他以前在和平小区当保安。”吴大爷说了一句“没印象”就挂了。这怎么可能呢?那时候,寂寞的吴大爷就想找人说说话,徐卫东陪他聊过好多次天呢。

第二个是刘大娘的,徐卫东曾两次送她上医院。我问:“刘大娘,你还记得徐卫东吗?”答案仍是否定的。我接着又拨了几个号码,可答案都是否定的。

我决定到和平小区走一趟。很多人从我身边走了过去,他们没有人看我一眼。我在和平小区走了整整一圈。当我就要走出和平小区大门时,我终于忍不住了,我拦住了一个人,问:“请问你还记得有个叫徐卫东的吗?他以前在这里当保安。”那人看了看我,摇了摇了头说:“对不起,我从没记过保安的名字。”

难道没有人记得徐卫东?我想了很久,最后在和平小区内张贴了许多寻人启事。在寻人启事中,我写清了徐卫东在和平小区工作的时间,我说,无论谁记得徐卫东,请与我联系,我将会重谢他。我留下了我手机号码,我期待有人打我的电话,告诉我他知道徐卫东。可惜没有,一连很多天都没有。我疑心那些寻人启事被人撕掉了,于是又去了和平小区。我发现那些寻人启事绝大多数都在。我真的很失望。

我失望地离开了和平小区,努力把寻找徐卫东的事忘掉。

一个多月后,有一个陌生的号码打进我的手机,接通,一个陌生的声音怯怯地问:“先生,请问是你找徐卫东吗?”

我一颤,问:“你知道徐卫东吗?”

“我知道。我曾经在和平小区当了四年多保安,”那个声音接着说,“徐卫东到和平小区后一个多月我就到其他地方打工去了。”

我觉得那个声音有点熟悉,想了想问:“你是赵大良?”

电话那端的声音激动起来:“是,我是赵大良,居然有人记得我的名字,我太高兴了。请问你是谁?等一等,你的声音有点熟悉,莫非你是徐卫东?”

是的,我是徐卫东。在我打工四年多的和平小区,只有一个人记得我是谁,那人和我一样,也是一个民工。(文 / 徐全庆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谁知道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