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体验上海富二代们的风流生活

时至今日,中国已经是除美国之外百万富翁最多的国家。越来越多一掷千金的富二代在我们身边出现,用一瓶又一瓶的昂贵香槟和一辆又一辆的豪华改装车,竭尽全力让 “天生赢家” 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成为自己的人生座右铭。我最近在上海的几家夜总会里度过了一个恐怖的周末,见识到了富二代们正在如何挥金如土。

当然我明白,事实肯定比我看到的要夸张得多。

我的第一站是 Linx CLUB。这是一家刚开张不久的高级俱乐部,与著名的 摩纳哥游艇俱乐部(Yacht Club Monaco)有密切联系,中低收入的平民根本进不去。在这里消费,就意味着那些穿着网眼上装、乳头清晰可见的钢管舞服务员会在你眼前晃来晃去,手中永远拿着酒瓶,及时给你的杯子里倒满价格不菲的酒精。

这里第一件让我震惊的,就是他们的设计师居然忘了建造舞池区域。在大多数酒吧和俱乐部里,这可是最为关键的位置啊!在 Linx CLUB 里,本该留出的舞池空地(就是在普通俱乐部里人挤人脸贴脸的那块地方)被设计成了一块更有意思的存在:一片设置在液压泵上的 VIP 区。这片区域从物理高度上就凌驾于普通顾客之上,这样你就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痛饮香槟了。

全世界的富二代都喜欢在俱乐部里点贵酒,但这里的年轻人却把这种炫富行为开发到了新的高度:我进来不久,就看见一队戴着 LED 手套的服务员,手中紧握着昂贵的瓶装酒,排成火车一样的队伍,大摇大摆地走向 VIP 贵宾区。

这里的舞者要取悦所有人。因为对于 Linx 的顾客来说,“跳舞” 的意思其实是 “花一大堆钱看别人表演,但自己不用挪动身体”。

“当有顾客下单数量达到一定额度时,我们就会提供特别的表演服务,” Linx 的经理孙先生(就是上图中的黑衣男子)这样解释道。“比如说这辆 ‘服务生火车’ 吧,最低的购买量是六瓶香槟,最便宜的是康培里侬香槟王(Dom Pérignon),一共是3180元人民币;最贵的品牌则是黑桃 A,半打要9000人民币。如果客人买的是后者,那除了 “香槟火车” 外,还会有最漂亮的 showgirl 过来服务。”

这家俱乐部里的一切设置,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展示高人一等的消费能力和经济水平。坐在大多数桌台旁边,都可以轻易看到另一桌上的情况,这也有助于鼓励这里的顾客竞相挥洒现金开瓶畅饮,不然的话岂不是非常没面子?不过孙先生的长期目标,是将 Linx 打造成一家专注于私人聚会的高端俱乐部。我非常看好,因为他挑起 “香槟之战” 的能力无疑会引领他走向成功。

“中国的富人们都会来到上海,看看这座国际化的大都市,” 他对我说。“他们带着大量财富来到这里,看了看然后说 ‘好吧每个人都穿的是这个或者那个牌子的衣服,那我就两种都要’;他们看到有人一次点了50瓶香槟,就觉得自己也得这么来一回。我们不能拒绝,总不能过去跟人家说 ‘王先生,您看见李先生又开了50瓶吗?’ 从经营者的角度讲,我们很高兴看到他们这样。”

就像电影《大腕》里那句台词所说的那样:“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曾经有一位大客户,过来就点了100瓶香槟,可他们加在一起也只有十个人而已,” 孙先生笑着说。“但也无所谓,我们可以帮他留着,下次再接着喝。反正今天他已经点了100瓶,已经足够有面子了!”

就在我拜访 Linx 之后的那个周六,来到上海参加国际电影节的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也来到了这里,并且预订了最好的 VIP 区域。“我们会付钱给一些明星,邀请他们光临 Linx,” 孙先生承认道。“不过想挨着她邻桌作,最低消费是4万人民币。”

当晚我准备离开 Linx 时,碰到了一个叫 Meggy 的女孩,她看起来玩儿得非常高兴。“这就是中国的新一代年轻人,他们就是想炫富而已,” 她笑着对我说。“男人们会用香槟向姑娘们炫耀自己的财富,而且通常十分奏效。这感觉不是很好,社会的贫富差距实在太大了 ...... 但管他呢,我现在在上海,嗯,对,无所谓,反正又不用我自己花钱买酒喝。”

出来的路上,我看到了这个豪华车阵,忍不住想为在 Linx 门口蹲点的代驾司机们掉下一滴眼泪 —— 我估计他们谁也不喜欢开车送这些喝了一晚上 “黑桃 A” 的家伙回家。

下一站我的目的地是 Mook,一家开业只有两年的高端俱乐部。

这就是 Mook 里的样子。这会儿大概是凌晨一点,基本所有人都喝废了。香槟是这里最受欢迎的酒精饮料,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威士忌在每个人手中传来传去,所有酒都装在巨他妈大的瓶子里,因为这样显得很贵,因为这样显得他们买得起。

酒吧的胡老板这样给我介绍着他的顾客:“这些年轻的上海富二代家里背景都很硬,他们自己压根就不工作;当然,他们中也有人会跟着父母努力工作和学习。他们的父母大多互相认识,他们来这里就是为了炫耀自己的成功。这是一场比赛 —— 你只需要带一个性感的模特妞儿过来,点100瓶酒,然后竞赛就开始了。”

胡老板与自己的顾客之间建立了非常良好的私人关系。作为回报,有些人会在全场最受瞩目的那张桌上(同样设置在本该是舞池的位置,绝对是每个人都能看到的角度)消费5万元以上。除此之外,还有些别的奖励措施,“我们有 LED 的激光徽章,就像军功章一样,” 胡老板介绍说。“每个下单超过5瓶的桌上就会有这样的勋章,用来挂在他们的香槟酒桶上。

“上海有些俱乐部还会在客人下单到一定数量后放烟火,” 他补偿说。“不过那玩意儿我们不玩,看着太廉价太土了。”

像 Mook 这样的俱乐部,其实在全国任何城市都能看见,但这种颓废的俱乐部文化绝对是上海独有的。在中西部的某些城市里,也有少数为迎合有钱人而开的高端俱乐部;但在上海,像 Linx 和 Mook 这样的去处则是遍地开花 —— M2、M on the Bund、7th Floor、Myst ...... 上海已经给全中国的炫富夜总会们树立了行业的标杆。

但这这些纸醉金迷的夜生活能持续多久呢?“这就说到每个人身上的不确定性了,” 著有《焦虑的财富:中国新富阶层的金钱与道德》(Anxious Wealth: Money and Morality Among China's New Rich)一书的人类学教授约翰·奥斯博格(John Osburg)这样对我说。“有钱人既需要被人羡慕,可往往又遭致白眼,所以他们的地位也充满了不确定性。似乎每个人都有一种感觉,就是:‘趁着我还能这样做的时候,一定要尽情享受我所处的地位,享受炫富的快感。”

来源:http://vicechina.blog.163.com/blog/static/23626708320146294434591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老外体验上海富二代们的风流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