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制造的最不可思议的机器有哪些?

作者:季林

真正的造粪机器

这是一个有味道的回答

比利时艺术家德沃伊跟比利时安特卫普大学的科学家合作研制了这台名叫“克娄阿卡”的机器,每次接通电源运转起来,它就只干两件事:吃和拉。CLOACA有两个意思:一是古罗马城的下水道系统,一是鸟类、爬行等动物的泄殖腔,对这台机器而言都很贴切。

食物从一个不锈钢盆进“嘴”,底下接着一个厨房水槽垃圾粉碎机;饭菜打碎成半流体泵入最上边的洗衣机,那是“胃”;中间更大的洗衣机模拟小肠和部分大肠功能,下方一个金属长筒等于大肠的后半段。

复杂的电气控制柜开关上贴着许多标签:酶、胆汁、胰液、碱、酸……程序控制下各种成分在合适的时候进入这条巨大的金属消化道。机器末端,管口的下边搁一只不锈钢盘,等着惟一的最终产品:粪便。

在新北京画廊展出的已经是第4台“克娄阿卡”。第一台诞生于2000年,模样非常不同,其主体是排列在长台子上的6个大烧瓶,食物的消化过程比现在更清晰可见。“克娄阿卡”严格模拟人的消化系统,它会生成甲烷,因为系统里也实现了屁的生成机制。

“饿”了的时候,机器上会闪起一盏警灯,催人喂食;吃得不对了,它甚至会拉肚子。“要是机器喝了过多酸性饮料比如橙汁,就会拉稀,而且比人的反应还快。”德沃伊说,“也不能让它喝太多酒,吃太多辣,那会把整个系统搞乱。”

眼前这台“克娄阿卡”大概花了15万欧元,比前几台便宜了。只要举办展览开动机器,还得再花钱,比如工程师的工资,各种化学、生物药剂,每一天用的消化酶就要200欧元。“大肠”里需要400多种细菌,这倒不用花什么钱,“一瓶酸奶或一块奶酪扔牛奶里,给上合适的环境参数,自己就繁殖起来了。”

“克娄阿卡”的粪便真的臭。德沃伊说以前在西方展览,有人觉得太刺鼻了,更多人挺失望,觉得不够味儿。他的解释是“因为这只能像一个人的屎。”

但这些“粪便”可是艺术品。德沃伊把“克娄阿卡”的粪便分成份儿,消毒、抽真空、封在塑胶盒子里,签上名字,卖1000-3000欧元一件,至今在国外已经卖了80件。价钱浮动无关重量,而是因为一些附加的意义:“有人要自己生日那天生产的大便,有一个收藏者花额外的钱,因为那件作品是2001年9月11日(美国9·11事件)制作的。”

“我倒不指望这次在北京会有人买。”德沃伊说。各国观众对“克娄阿卡”的反应不同:“法国人特关心它吃什么大餐;德国人严肃,说给造粪的机器吃得这么好,怎么不想想埃塞俄比亚难民?加拿大人痴迷技术,问这是怎么造的那是怎么造的;美国人一听说这里边有那么多种细菌,赶紧躲远远的。中国人什么反应,我很好奇。”

来源:知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人类制造的最不可思议的机器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