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16年前,对……16年前,女友还是第二任的那位。

那时我是成都市检察院的法警,检察院的最底层,处境只比保安略好。女友是电子科技大学外语系的研究生。我们在777论坛的文学版相识,我喜欢她的小说,她喜欢我年轻时生得一副漂亮面孔。

同居一段时间后,她的闺蜜悄悄劝她分手。“那个人只是个小警察,他配不上你,他的未来平庸黯淡,而你值得拥有更好的男人。”

半年后,我们果然分了手。情敌是大连的一位网络写手,写诗,风流。前女友去见他时,被他的小弟当作“大哥的女人”来敬重地对待,这是和我在一起从未有过的片刻风光,那个男人自然也比孩子气的我更成熟体贴。

很快我有了新女友,转型做编辑,又离开成都,6年后在网易做部门总监。而她也与那个男人分手,读完研究生后留校任教,和我一样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恋爱。我表哥有次在成都遇见她,特别蠢地跑上去打招呼,主动介绍我的近况。她在博客里讽刺地写道,对对对,我知道他过得很好,我知道他不再是吴下阿蒙,可是又何须你来告诉我呢?

故事讲到这里,好像是在说“今天的我你爱理不理,明天的我你高攀不起”,但完全不是这样的。

回想过去,那时她有着远超过我的成熟(也的确比我大2岁),而我只是个别扭的小公务员,跟我分手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谁也无法高估这个贪玩小警察的未来,更不能给她想要的浪漫。如果我没有勇气离开检察院?如果我没有一狠心离开成都?我很怀疑自己现在依然平庸,日子拮据。

命运如此难测。

如果我在26岁(而不是22岁)遇见24岁的她,毫无疑问我们会恋爱更长的时间。

然而,如果我在28岁遇见24岁的她,决计不会喜欢上她,那时我已经变得更强更骄傲,决计不会喜欢她身上的公主病。

喜欢,仅仅是因为在合适的时间遇上合适的人。毕竟人的命运,人的处境,甚至这个人本身都处在不停的变化之中。这一刻喜欢的人,未必是下一刻喜欢的人,这一刻互相吸引,下一刻互相厌倦,为什么要建立永恒不变的契约呢?

再后来,我经历了许多次恋爱,也结了婚。但我依然会想,我喜欢这幅画,那幅画,有钱了可以都买下来。我喜欢这个地方,那个地方,有时间都会去那里旅行。可是我喜欢这个姑娘,那个姑娘,却只能远远地看着,因为契约的缘故,我只能默默地看着。即便我变得很有钱,很成功,变成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在这个世界上依然有我得不到的东西。

要知道,我从来都不想结婚。婚姻对我来说是一个无法逃避的被动结果,我老婆一直都知道这个,她当然了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即便是我这般桀骜不驯,也会面临结婚的压力,生子的压力,屈服于金钱的压力,背弃理想的压力,不能免俗的压力。有些扛得住,有些扛不住。

我总是无法理解“一生一世”的承诺。人生如此漫长,不断的成长,不断的改变,你怎么能预知10年20年后互相的模样?彼时的爱慕,怎样才能延续到10年20年以后?回想起我的历任前女友们,没有一个是我现在喜欢的类型,我知道过去的自己为什么迷恋她们,却找不到现在动心的理由。如果当初不分开,或许她们会和我同步改变,或许不会。我们或许走向不同的方向,或许长成与过去迥异的面孔与个性,或许产生无法容忍的分歧与裂痕,或许拉开峡湾一般的差距,是什么维系一生一世?是爱吗?不,爱容易熄灭,像清晨的篝火。

在我身边,我自己从未见过30岁后仍爱得真切的夫妻。生活的粘合剂是惯性,是责任感,是子女,唯独不是爱。直到两个人都失去性魅力,无法吸引更喜欢的人,即便是YY也觉得荒唐,便与习惯相处的那个人一起变老,相依为命,并且把“相依为命”的亲情吹捧为了不起的爱情。然而永远同步,永远互相爱慕,怎样才能做到?长久的相处是互相容忍,互相妥协,互相牺牲,互相照顾,他们把这个叫做爱。可在我看来,这只不过是共同建造名为“家庭”的50年工程,既然家庭是社会的基石,便将“忠贞不渝”视为闪耀的美德。把时间线拉长到10年20年来看,婚姻更像是一笔沉没成本极高的终生投资。年轻时蠢动的心归于沉寂,因为你业已售出,不甘沉寂便是伤害他人。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文/纯银V(简书作者)
原文链接:http://www.jianshu.com/p/2a9b3ad401cd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