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中琼恩·雪诺在哪些方面比罗柏·史塔克强?

罗伯作为一个全方面发展、品学兼优、成熟懂事、颜值又高的贵族长子,生长于和平年代,从小没有接受过挫折,因此很脆弱而单薄,十五岁突然被推到北境之王的位置上,身旁又没有一个担得起事的稳重的成年人引导,因此难负重任;而雪诺以私生子的身份长大,则太明白处于弱势者的心境,并且他经历过很多两难的处境,每做出一次选择就成熟了一点。后来两人都是被背叛被刺杀,但是囧雪诺的人物形象明显丰满许多。

在他们一起在临冬城长大的那十几年,北境相对很隔绝,山高皇帝远,国王和其他大领主只是一个遥远的概念,面都没见过。自己的父亲是北境之主,罗伯作为长子,从小只学习到父亲作为一方之主的荣誉与责任、作为战士的勇敢,目之所及全都是父亲的下属封臣。他没见过战场,没见过各种达人显贵为了利益和生存而做的权宜、妥协、牺牲、而受的委屈。所以罗伯太脆弱,遇到逆境仍然坚持贵族的原则不懂变通。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罗伯擅长后两项,但是最后死在前两项上面。

并且他没见过人心的恶,人生的前十五年,全北境上下谁曾对他不好呢,凯特琳的POV里就写过,全城有好多女孩子暗恋罗伯。他以为世界原本应该是善意的,不懂人心复杂。相比其他狼娃:阿娅是不漂亮不符合传统被大家忽视的小女儿;布兰在天真烂漫的年龄几乎遭遇灭顶之灾,一生残疾,所有梦想被击碎,后来跋山涉水流浪求生(当然了他还有天赋加成);三傻呢前半段和罗伯类似,然而在灾难来临的时候她不必承担别人的责任,只要自己活命,柔弱的坚韧就是难得的成长过渡期;只有罗伯,一直被捧着,没有逆境。(瑞肯?瑞肯是谁?)

罗伯办砸的几个关键事件:第一是天真地信任席恩,因此失去了临冬城和自己的继承人布兰;第二是为了荣誉和原则不肯处死两个兰尼斯特家族的俘虏,因此失去了卡史塔克家的势力;第三是为了贵族的原则(其实原著并不是因为爱情,只是发生了419,然后对方又是贵族女孩,需要对女孩的荣誉负责)而悔婚。不过说实话那个时候老弗雷已经在和泰温书信联络结盟了,悔婚只是送给弗雷一个借口吧⋯⋯这三点无不与他过于单纯的成长环境有关。

这说到底是奈德的责任,这个隔绝的环境是他的一厢情愿的幻想。他就愿意窝在北境,这是他擅长的,做一个好领主,有力量、谦卑、负责、自律、守护家族的荣誉、赢得臣民的爱戴。奈德是一个好战士,但他厌恶战争,厌恶阴谋权术,排斥人和人之间不坦诚相待的环境,他怀念做次子的时候什么都不需要操心,劳勃请他南下他都还是不情愿,他就想窝在北境。

可能是他爸和老琼恩关系太好吧,在外做养子那些年奈德也一点都没接触到权谋机变,仿佛也没受什么委屈,不需要察言观色算计行事为自己争取生存空间。史塔克家从奈德开始,他们对于荣誉的坚持就没有受到过残酷现实的挑战。唯一一次是奈德的父亲和哥哥被疯王杀害,那也并没什么复杂的,江湖儿女快意恩仇,跟随着过命的兄弟,大家举起剑报仇,最后好人胜利了,坏人得了报应,苍天饶过谁。这场战争对于奈德很简单直接,那些复杂的政治博弈都由别人负责了,他仿佛都没接触到。篡夺者之战后,鱼家上升为 great house;鹰家获得稳固的首相位置;狮家获得王后位置权倾朝野;连迟到的弗雷最后战队选边站都是为了有利可图;而狼家呢,毛都没分到,复完仇收拾东西回老家继续守护北境。奈德本来就是次子,从来只想做一名好的骑士,效忠自己的兄长。对于七国的利益纷争他一直在逃避。然而 WINTER IS COMING, 有人的地方就有权力的游戏,要么赢要么死,你怎么退出。

这种天真传给了罗伯,又是在那种优渥隔绝的环境中长大,生活在奈德自己营造的理想主义泡泡里,怎么可能不轻信别人、怎么可能不脆弱、怎么可能懂得变通原则。

在奈德突然殒命后,罗伯已经尽最大的努力最快地成长了,他几乎一夜之间就脱离一个养尊处优的十五岁少年的心态,成为了像他父亲一样,一个好战士、好将军,有号召力有威严的好领导。但是也是像他父亲一样,罗伯没有能力在群雄逐鹿、尔虞我诈的乱世之中存活。唉,可怜的灰风⋯⋯

而囧呢,从小和罗伯接受一样的技能培训,一样的耳濡目染奈德高贵的一言一行,因此他也是好的战士、好的将军,他也善良、重视荣誉、重视原则、忠诚、有领导力。这些珍贵的品质他也一样具备。

他们的不同在于,囧从小作为私生子被养大,寄人篱下,世态炎凉,人心冷暖,他都有深切的体会。凯特琳恨他;美丽高贵优雅的珊莎提到囧总是明确地称为“My half brother”;小朋友们一起玩耍,个个拿着木棍装做是宝剑,开玩笑说“我是临冬城公爵”,突然有一天在囧这么玩的时候,罗伯正色道:“不,我将来才会是”。每个人都有他们的出发点,有他们的苦衷,没有人是错的,可是为什么我就是没有别人幸运,为什么我在受伤。思考这些问题,让囧对这个世界、对各种人都生出同理心,对人心的复杂理解得更深。这中间提利昂的教诲功不可没(男神最棒!)。

加入守夜人是囧成长的非常重要的一环,他开始面对“我是谁”的问题,他需要经过主动选择而明确自己的归属感、定义自己的身份,需要面对并且解决他的忠诚和荣誉感到底归于何处的矛盾。刚到长城的时候失望,怪父亲和叔叔为什么没人告诉他其实这里的人都是些囚犯;被指派为 steward, 觉得不受重视、没有价值感;父亲的死讯、哥哥的死讯。。。囧选择守护自己的守夜人誓言,承受父兄被害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的痛苦。

后来杀断掌、与耶哥蕊特的恋爱,又是一次撼动,他最终为了一份忠诚背叛了另一份忠诚,并且背负了这个背叛的最严重最痛苦的后果。

主动选择、承担代价是最好的成长。

相反罗伯一直缺乏这样的成长的契机,他缺乏妥协的能力,受委屈的能力。恐怕到他死都会想“天啊我一直在做正确的事情,为什么会这样,这个世界怎么了⋯⋯”囧就不会,他已经慢慢了解到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些痛苦你就是要承受,然后站起来还是得走下去。

囧因为杰出的能力和展现出的领导潜质而被选做司令侍从;因为忠诚、稳重、重情义而被断掌选派做卧底;因为隐忍精明谨慎而卧底成功;因为战功而被选做总司令;因为深深的同情心而成为打破千年成见、愿意与野人联手的第一人(这种同情心山姆也有,因为他也懂得做被人嫌弃被人恨的 underdog 是什么滋味,更容易把对方当成是和自己一样的人来看待,更容易跳离刻板印象)。忧郁、痛苦和黑暗的情绪就像泥土一样,是蕴含着巨大的生命能量的。

因此他的成长就更有后劲。他看到人们有时善,有时恶,有时糊涂,然后依然爱他们、为他们而战斗。有时别人对不起他,有时他对不起别人,那又能怎么办呢,你还是要做出选择。他犯各种错误,做各种艰难的决定,然后承担后果,一步步赢得自己的位置。

罗伯的死,是因为他自己未能准确判断大形势、决策错误、政治幼稚、为了私人的行为原则而伤害了其他人的利益(与生命),因此受到报复,成了政治斗争的失败者和牺牲品;而囧呢,他的死是因为心系苍生鞠躬尽瘁啊⋯⋯(当然也有低估守夜人对囧接纳野人的不满的因素,但是这并不是很幼稚低级的错误了,这么激烈不可调和的矛盾就算换成泰温也不一定搞得定吧)

以上皆是基于在原著里乔治啊啊马丁还没把囧带回来复活的情况。就算这个人物就这么死了,我也觉得很好了。不以成败论英雄,罗柏失败当然不完全是他自己的原因 ,还有他妈添乱,还有天下大势谁也预料不到的,与鹿家两兄弟结盟失败,泰温黑水河胜了之后立刻有筹码与波顿弗雷勾搭了。囧被人刺死也算是失败。然而比较两人走出的路,仍然是有所不同。

原著是被捅了四刀,没说后来怎么样。就算是死掉,Valar Morghulis, 囧这一生已经很好了。

嗯何况还复活呢。

作者:头条号 / indevelop
链接:http://toutiao.com/i631352090378738124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权力的游戏》中琼恩·雪诺在哪些方面比罗柏·史塔克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