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师生意好!

张富友前几天打电话问我;“高总,你认不认识什么看风水好的人?”。我说我自己就相法了得,我宗的姜子牙那一派,旁及易经,通晓阴阳五行八卦。你请我吧,那个人出多少钱?’。老张说平时喝酒的时候没听你说起来懂这个嘛。我有个朋友楼盘要看风水。报酬是二万元,你看看能不能找个风水大师。我说我说自己就能看,你非要把生意便宜人家。是不是你看我赚钱心里有气?他说:“不是的,我从来没有听你说过你会风水,心里有点发虚。那个人是我一个客户,后面我还要做他生意,你到时去给我胡侵,我后面生意还做不做了?”。我说:“你既然信不过我,我给你找找。我认识一个马大师和陈大师,你给你打电话问问,看看他们最近有没有时间”。老张说:“你赶紧给我问吧,人家下个月要开盘了”。我说:‘收到,现在我就给你打电话“。

第一个电话是打给陈大师的,也就是我以前常写到的老陈。我说:’老陈,有一套富贵来了。帮一个开发商看风水,你去不去?”。老陈说:“我那里会看,我就会写个字。如果他楼盘要写个书法什么的我还行”。我说这个你别想了,人家找县里一个领导写了。现在就缺一个看风水的,你到城隍庙买个罗盘。到时帮他看看,把钱骗到手就行了。你上网看看风水当中那些要注意的,到时候给他们说说就行了。去年你穿的那件麻质唐装还在不在?他说上次沾到墨,怎么都洗不干净。我把它扔掉了。我说买罗盘回来的路上,看那家有卖的再买一件。这个都是固定资产投资,以后能反复使用。老陈说;‘你可不要看轻这个风水,人家里面有学问。万一把人家看得不好,他带人来找我怎么办?我给他打气说;“怎么可能呢?现在房子涨得这么厉害,他横竖怎么做都是赚钱。跟他门朝那开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如果不是我那个朋友信不过我,这套富贵还不一定落到你这里。老陈说:”这个事情我觉着有点悬,再者说了我以前跟人学过是室内找财位。然后穰解,现在一下子看整个楼盘的风水。这个步子有点迈大了,我怕扯着蛋了“。我说:”你真是死狗扶不上墙,平常嘴叨逼叨逼挺能说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候你就掉链子?“。老陈说:”我实在是心里发虚嘛,再说乾、砍、艮、震、巽、离、坤、兑这八个方位我都不熟你让我怎么看?“。我说你个呆鸟,现在淘宝有买激光灯精准定位坐向,自动显示八字。你把朝向死衰复习一下就行了”。比如那个米国白宫当初建的时候他们找谁看过风水?不照样兴旺几百年。到目前为止也看不出来衰落之象是不是?“。

老陈说你这个活我实在不行,你要不还是找老马去吧。他最近生意红火得要命!我前几天遇到他,他说看风水要提前半年打招呼。常年在空港大酒店包房,全国飞着看。我说老马这个人我挺讨厌他的,装时间常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上次我有个朋友问家里的财位,我打电话给他。这个王八蛋竟然要我提前预约,出场按小时收钱。没到一小时也按一小时收,从脚跨进车门算起。太不给我面子了。老陈说老马人家长得仙风道骨的,就凭这个长相就能卖钱。老马所谓的仙风道骨就是黄瘦,他属于那种把他塞到猪肚子也长不胖的人。颔下有几缕黄白间杂的胡子,常年唐装和大褂。我曾经给他画过一把扇子,上面画了一个人古代的人须发飘飘的。据他说这人叫鬼谷子,是他宗的一派先师。背面请另外一个书家给他写了两个字;“天机”,老马常常跟人说他是活不久的,因为漏泄天机太多。这把扇子他无冬无夏都在手里拿着。这个人话不多,到那里低垂着眼睛。问十句能答两句就不错了。他跟我说话多伤气,不说话的时候就用手抚弄着颔下几缕黄胡子。吃饭的时候他身边坐着一个极美的少妇,一直缠着他要他给自己看手相。马大师说手相我平常不给人看的,我这个人好说真话,得罪人。你让我说假话奉承人,我是万万办不到的。这个女的就把手快托到马大师的眼皮子底下,他叹了一口气说;“人各有命,富贵在天。非要知道几十年后的事情,会让日子变得很乏味的”。他拿一块餐巾轻轻在嘴唇上蘸了一蘸,然后把那个女的手拉过来。突然轻轻拍了一下说:“换手,没有规矩。男左女右,你给我那一只手?“。那个女的说;”太激动了,对不起!对不起“。马大师把扇柄倒过来,轻轻的在她的掌心划来划去。那个女的脸上忽喜忽嗔,这时我忽然发现马大师眼神中闪过一丝不能自持的灵光。这时他把手丢开说;”你只要按照我说的注意这几个方面,当无大碍。五十以后家齐业就,再远我就看不到了“。话说完他叹了一口气,坐在那里象泥雕木偶一样。这个女的对着自己的手掌惊喜莫名的看了半天,然后站起来给马大师布菜。

这个老马原先是一所中专学校教中文的。据他自己说平常醉心国学,十七岁时通读十三经和诸子百家,也是承家学渊源。因为恃才傲物,素来与学校的校长关系不睦就辞职在家一门心思钻研学问。后来遇到一个异人,就是他的师傅胡清源。胡清源是当地一个有名的风水大师,他把平生所学尽授于他。他说他一年只看八场风水,不多看。他看风水有八不看,具体那八不看我记不得了。因为当时他给过我一名片,名片后面就印着这八不看。我亲眼见过他拒绝一个局长请他看祖坟山的风水,弄得这个人很没面子。当时的场面弄得很僵,老马连眼睛都不朝向他看。只是摆弄手里的扇子,象牙烟嘴里的烟灰长出一大截子,他也不弹就这样任它落在自己的大褂了。天然一段韵格,那种风度真是难描难画。过了很久有一个人说起网上一个段子,大家才笑起来。场面重归融洽。老马有次到我们画室来玩,后面跟了两个女弟子。我请他看看我们画室的财位在那里,他说罗盘没有带不好看。后来过了一会他看中我墙上画的一张山水,要我盖上印送给他。我说印不在身边,他一笑说手表也能看。就把胳膊上的”江诗丹顿“摘了下来,对了一会说:”财位在你窗户的右边,大概三十公分左右,在这个地方你最好挂一个钟”。我问他什么钟?他说什么钟都行,钟下面要设一个鱼缸。养几尾金鱼,墨龙晴三条,包金三条。 一条不多一条不少,明年再看看!你到花鸟鱼虫市场找卖金鱼的老黄,就说我叫你来的。他会把缸和鱼都给你置办好,缸超过二百你别给他钱。把电话给他,叫他跟我说话。

对于他这种说法我是不信,我问老陈老马这个牛逼桶子靠谱吗?老陈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万一发财了呢!他说我下午到花鸟鱼虫市场去一趟,来人你就说我出去办事去了。我第二天去的时候老陈分别采购了北极星石英钟,一个大鱼缸、六尾鱼供在财位下面。他兴奋得搓着手说这下就妥了,就信他这一回,不灵再找他。但这个财位好象也没有显灵,老陈跟我还是穷。老马倒是越来越有钱了,去年年底他换了开了好几年的宝马,弄了一辆最新款的奔驰AMG。吃饭的时候我问老马我们那个财位为什么不灵,他装耳聋听不见。把手拢在耳朵上对我大声说:什么?什么?什么你妈个逼。后来我就不想理他了。

作者:风行水上(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572505884/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风水大师生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