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哥们儿专门从事“破处”事业

在非洲马拉维的偏远地区,“鬣狗”这个头衔专门被用来称呼给妇女做“清洁”的非洲大哥。Eric Aniva就是村里技术一流的“鬣狗”。

如果一位妇女刚死了丈夫,就得先花钱请Eric来和她睡一晚才能把她丈夫埋了。如果一个妇女做了流产,也得请Eric过来给她做个“清洁”。

最丧病的是,村里女孩在第一次来姨妈后,这位非洲大哥也要提枪上阵,大战三天,把她们从女孩改造成女人。

村里人都相信,如果这些女孩拒绝,疾病和灾难将降临到她们的家庭,甚至是整个村庄。

“我睡过的大多数女孩还在上学。有一些才十二三岁,但我更喜欢年纪大点的。这些女孩觉得和我技术很好。她们会很自豪地跟别人讲我是真爷们儿,因为我知道怎么让她们舒服。”

听完了他的吹嘘,记者又采访了村庄里几个女孩,但她们对Eric的炫耀无情打脸,表现出了对这种“清洁”极端厌恶。

“我无力反抗,为了我父母我只能接受这么做。”女孩Maria告诉记者,“如果我拒绝,我的家人可能会生病,甚至死亡,我很害怕。”

她们告诉记者,她们所有的闺蜜都被鬣狗“清洁”了。

这位四十多岁的非洲大哥号称睡过104位女性,但他大概已经很久没算过了,因为这个数字和他在2012年在当地报纸上说的一样。这个地区大概有10个人和他一样专门做妇女清洁,遍布每一个村庄,每次“干活”能够获得4-7美元的报酬。

村里的中老年妇女是这项传统的捍卫者。每年她们都会将一群青春期少女召集到帐篷里,教育她们作为妻子的义务,以及如何在床上取悦自己的丈夫,最后再让“鬣狗”给她们做“清洁”。这一系列活动往往由她们的父母主动安排。这些老妇表示,“让这些女孩的父母和村庄远离疾病很重要。”

记者告诉她们这些“清洁”活动传播疾病的风险更大,因为“鬣狗”工作时不能戴套。但老妇们表示,她们的“鬣狗”可都是品德出众的佼佼者,才不会得什么艾滋呢。

鉴于“鬣狗”工作的特殊性,艾滋在村落中传播的风险很高。联合国估计在马拉维有十分之一的人都是病毒携带者。当记者问起Eric他是不是HIV阳性,他居然大方承认他是,而且并未告知雇佣他的女孩父母。

一些受过教育的父母已经选择放弃雇佣“鬣狗”给他们的女儿破处,但村里的老妇们仍不为所动。

在这个偏远的村庄,记者见到Eric的两位妻子。Fanny为丈夫生了一个两岁的女儿,她当初也是被Eric“清洗”过的寡妇,不久后两人就结婚了。

他们的关系看起来很紧张。坐在Eric身边的她胆怯地承认她讨厌丈夫的工作,但这能给家庭带来必要的收入。记者问Fanny是否愿意自己两岁的女儿在十年后接受“清洗”,她回答,

“不希望,相反,我希望这个传统能够画上句号。我们当年别无选择,只能被迫接受清洗,这对于我们女人来说非常糟糕。”

文章来源:BBC / 翻译:Isa 男人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这哥们儿专门从事“破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