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伊真火山:“人间炼狱”里的硫磺搬运工

几年前的一部纪录片,第一次让我了解到,世界上还生活着这样一群在火山口用劳力甚至是生命讨生活的人们,他们以采集和搬运硫磺为生。印尼的伊真火山大概是离我们最近的可以看到硫磺工人的火山了。卡瓦伊真火山(Kawah Ijen)位于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东部,至今仍然是一座活火山。山顶是天堂般静美的碧绿色火山口湖,谷底却是地狱般恶劣的硫磺采集地。这里不分昼夜,浓烟滚滚,地面和山石都包裹着一层淡黄色的硫磺粉末,未凝固的硫磺液体血红色的流淌着,强烈的硫磺气体近乎让人窒息。如果想靠近,平常人必须要戴上防毒面具。但是硫磺工人们却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即便硫磺气味实在难忍时,也只是简单的用毛巾来遮挡口鼻。或许世间的事总是这样矛盾和不可思议,一座难以靠近的地狱般的活火山却一直维持着硫磺工人和家庭的基本的生计。

大多数硫磺工人每天零晨起床,从半山腰的工人宿舍来到山顶再下到谷底,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单一的铁杆和破旧的背筐就是他们全部的工具。敲下来的冷却的硫磺装满两个背筐,大概90公斤。也就是说工人们每天都要负重近200斤的硫磺从谷底上到山顶,再挑到山下。这样一天最多可以重复往返两到三次。一公斤硫磺的费用大概900印尼盾,折合人民币不到5毛钱。完成一次的往返就会赚到40-50元人民币。这对于硫磺工人来说却是很可观的收入。工人们挑到山下的硫磺会集中运走用于相关的生产。

从午夜登上山顶开始,一直到第二天的上午,不知不觉十多个小时的时间都是在浓烈的硫磺烟尘中度过的。这也让我对于硫磺搬运工这份工作有了从不可思议到渐渐理解和接受的转变。在如此辛苦的工作和极端的环境里,大部分的硫磺工人仍会流露出朴实的笑容。或许它们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又或许在经济不发达的情况下这份工作对于硫磺工人又何尝不是一种好的选择呢。。。

仅有的几根铁杆,是工人们重要的采集硫磺的工具。

清晨火山口湖静静的散发着宝石般的绿光,被硫磺粉末包裹的巨石的鹅黄色也越发清晰,烟雾依旧时而飘过。

人站在高地,是如此渺小。

工人们从夜里一直工作到早晨。越靠近工作的地方,硫磺烟尘越大。
有些工人也有自己的防毒面具,大多都是来此的游人用过后的,早已破旧不堪。

尽管来伊真的游人渐渐增多,很多工人面对镜头仍旧很腼腆。

有些则是酷酷的,搬运硫磺的同时,也会用硫磺来制作一些模型卖给游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印尼伊真火山:“人间炼狱”里的硫磺搬运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