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敲墙声

【一】

徐文新租的房子离单位不远,这样就节省了不少时间。可搬进去没几天,徐文就被隔壁“咚咚咚”的敲墙声搞得心烦意乱,休息不好,不禁有些后悔当初没有过问邻里情况。

这敲墙声不分时候,也没有规律,总是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出现,久而久之竟成了一种心理障碍,无奈只有上门寻找答案。

徐文敲过门,一位七十岁左右的老人将门推开一半,十分警觉地问:“你找谁?”徐文看到老人满头白发,脸和手上还有几道刚愈合的疤痕,心里不禁一惊,十分谨慎地说:“我是新邻居。我想知道敲墙声是怎么回事?”

老人抽动一下带着疤痕的脸,说:“我老伴得了脑病,一发作就敲墙。之前在儿子家住了一段,不知道你搬来。”原来对门住的是一对老人,徐文还能说什么,老人家有病又不是故意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同情和理解。

没想到,从那次见面后,隔壁敲墙声明显减少,有时一连几天没有出现,徐文终于能睡上安稳觉,但他不知道老人是怎样阻止老伴敲墙的。

【二】

这天,徐文下班回来,拿出钥匙刚打开门,无意听到对门“吱呀”一声响,接着错开一条缝,老人从门里向外偷窥,然后又快速将门关上。后来,徐文留意了一下,只要他下班回来,老人就会从门缝向外偷窥。

徐文对老人的举动感到怪怪的,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盯着他。徐文还没搞清楚偷窥是怎么回事,老人反常行为又不断升级,不时过来敲门,看有人开门不等照面,急返身进屋,再轻轻关上门。

终于抓住一次机会,徐文问道:“您有什么事吗?”

老人尴尬地说:“你在家……就好。”老人答非所问,再一想他脸上的疤痕,徐文更加怀疑老人脑子有问题。得尽快换一个地方,再住下去,恐怕他的脑子也要出毛病。

【三】

徐文联系好一处房子,准备过几天就搬。这天夜里,徐文赶一份材料,加班一个通宵,早晨回家刚躺下,突然,“咚咚咚”的敲墙声又响了起来,徐文再也无法入睡,一气之下,爬起来找对门讨说法。

敲门,没人开;叫几声,也没人应。徐文正要回房,老人从外边回来,一看徐文在叫门,脸色骤变,急忙打开门冲进屋去。

徐文跟进屋,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老人阻止老伴敲墙,老伴在老人身上乱抓,就像失去理智的疯子。突然,老人躲闪不及,手被老伴抓破,一看到血,老伴马上停住手,坐在床边发起呆来。老人为老伴整理衣服、梳理头发,就像照顾一个玩累的孩子。

老人看徐文进来,不解地问:“我出去前敲过门,你不在家呀!”

“我昨天夜里加班,刚回来一会。”徐文终于明白老人偷窥和敲门实属无奈之举,但他还是不敢相信地说:“你脸和手上的伤痕,都是被老伴抓伤的?”

“我习惯了。”老人说得很轻松,“只有这唯一的办法能阻止老伴敲墙。关于偷看和敲门,那是确认你在家,好对老伴严加防范。”

徐文不由对老人产生一种感激,但还有一点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以不住在这里。”

老人有些内疚地说:“这房子刚有人租时,我说过,可看到我被抓伤的脸,他们就不忍心住在这里,一个个都搬走了。这家房主是个下岗女工,她把房子租出去,再租一个更便宜的,另外再打一些零工,供自己的女儿上学。这房子已空闲两个月了,可她们太需要这笔钱啦!”

几天后,老人在门口等徐文下班回来,拉着他的手说:“孩子,从今以后你就安心地睡吧,儿子接我们老两口过去住,就不会打扰你了。”(文 / 王然 )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隔壁敲墙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