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路:如何才能下雨天不上班?

阿尔法狗和李世石下第一盘棋时,突然放弃中盘的缠斗,到左上角补了一手。演播室里坐着好几个九段,他们愣了一下,说:这步不好,是大缓手。大缓手意思就是,该干的事你没干,跑去弄别的了。就像该高考了,你还不好好复习,在课堂上看蜡笔小新。我一个同学就这样被老师逮住,臭骂一顿:我闺女小学三年级都不看蜡笔小新了,你还看!但那招缓手之后,阿尔法狗就开始了全面进攻,李世石处处亏损。

我高三时,背《论语》。一个学霸以为我是为了高考才背,因为有两分的文言文默写。他说,两分不一定出在《论语》上,不划算。到今天,高考的东西我全忘了,《论语》还能用上。背《论语》这种事,对于这个时代的任何人,在任何年龄来说,都是大缓手,考试也不考,也不影响升学就业,有什么用呢?但它真的有大用处。

我得益于《论语》的地方很多,就像得益于散步的地方很多。有人会说:你不努力工作,一天多少时间浪费在闲逛上?绕着小区走一圈再走一圈,那不是退休老太太干的事儿吗?其实,我之所以能写出东西,很多思路是在闲逛时形成的。有作者出书,搞讲座,她说:一个青年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写作,每天1500字雷打不动,后来成了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他就是王路。我听说之后觉得很搞笑,我从来没有雷打不动地坚持写作,我只是雷打不动地坚持吃饭。很多人为什么对着电脑一整天一个字都写不出来?他不知道什么对于生活来讲更重要,他应该出去散散步。散步不是大缓手,散步是先手。

先手和缓手,在外行眼里是看不出区别的。都是在一处战斗正激烈的时候,有人跑了。如果他的跑被证明是对的,他就是高手,这一招就叫“下一盘大棋”。如果事后证明他跑错了,他就是草包。

高手和庸手的区别就在于,高手能看到哪个地方更加重要,从而及时地腾出手来布上一颗子。如果你没有事先布上子,在每一场具体的战斗中,肯定会渐渐落到别人后边。昨天我写了篇《下雨天还有必要上班吗》,有人说,你是有资本才能这么讲,我没有资本。实际上,资本是积累的。你去积累,就会慢慢有资本。从来不积累,又说自己没资本,所以处处受限制,这是不太明智的。资本是怎么积累的呢?就是时不时地跳出眼前的战斗,下一着“闲棋”,事后“闲棋”发挥作用,你就有资本了。

很多人舍不得眼前的战斗。战斗在哪里,他就认为哪里价值最大,腾不开手,他认为一腾开,就变成缓手,吃亏了。于是永远被眼前的局面缠绕,一直很辛苦,又一直很被动。

昨天的文章,有朋友评论:“有人问我有多少精力和时间放在工作上,我说30%,全场震惊。只不过我喜欢技术正好做技术,我喜欢的某些人文,正好对管理有点用,剩下的30%确实是没意思,出于责任、人情或必要的基础而已。”

说得非常赞。她本来是程序员,现在做管理和架构,不再写程序了。假如她做程序员时把90%的精力都放在写代码上,很有可能现在还是程序员。如果你不能为长期的转型做一些铺垫,就永远没有主动转型的机会,而被迫的转型,既辛苦又吃亏。

我举一个例子,可能同事看了会不高兴。就是网络编辑这门手艺。网络编辑也是手艺活。它和传统的出版编辑不太一样。一个出版社里的老同志,根本干不了网编的活,他没有办法同时处理几十条新闻,也不知道怎么取一个高点击的标题。所以,十年前,网络编辑的手艺很金贵,拿的工资也高。到后来,互联网行业别的岗位工资涨得都比较快,就编辑涨得慢。为什么呢?因为编辑的手艺偏传统。

而且,这门手艺也在不断变。一个在PC端经验丰富的老编辑,突然跑去做微信公众号,可能一塌糊涂,做不过90后的小编。为什么呢?一个是他不理解90后,搞不懂为什么那么多人热衷小鲜肉。另一个是他不理解载体的变化。从前是对着电脑屏看新闻,一张屏幕可以有几十条,现在是对着手机屏,一屏只能有几条。

人的处境跟新闻差不多。人躺在一个时代,就好比新闻躺在一张屏幕上。躺在报纸上很抢眼的新闻,躺在手机屏上没人点。像葛优躺,在手机屏上很流行,在报纸上是上不了版面的。所以,如果一个人拼命地干活,拼命地磨砺现在的手艺,而不能腾出手来在别的地方稍稍布局的话,就会活得越来越艰难,就会发现自己这行越来越不好干。这很正常:在局部缠斗下去,利益肯定越来越少。所以要懂得脱先。如果不懂脱先,就会发现,以前掌握的经验慢慢都不灵了,这个世界越来越搞不懂了。

很多看着不变的手艺,细微处也有巨变。过年回家,我妈把我领到一个剃了几十年头的老师傅那儿去理发,说他理得最好,结果给我理了个小虎队的头,让我一星期没敢出门。有人说,自己做内容,无论平台怎么换,总饿不着,这也看得不确切。就像写文章,不同时代,不同平台,文章也有不同的写法。

小学时,老师教作文,段与段之间要换行,段首空两格。谁规定的?孔子这么排版吗?当然不。这是约定俗成。这种约定有它的载体、时代,和寿限。它的载体是纸张,兴盛于印刷出版业发达的时代。在手机屏上写文章,再那样分段,就太丑了。因为手机屏幕窄,一行装不了几个字。简洁的分段方式是隔一行,顶首写。纸质书上,一段三五百字是正常,一段一句,是古龙。古龙为什么一段一句?他欠钱多,为了骗稿费。但今天,手机屏上,一段一句是正常,一段超过二百字,太累了。没有人明文规定这些,但任何事情都有它的规律,摸索出这些规律,就是学问。

这样的学问有很多。这只是最简单的。还有需要慢慢琢磨的,比如,每个词汇的寿限:“说时迟,那时快”,“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我小学三年级以前,谁作文里用这些,会被老师红笔圈出来表扬,今天哪个作家还敢这么写,就离吃不上饭不远了。网络编辑虽然也有自己的手艺,很可能在算法的攻击下迅速灰飞烟灭。那怎么办呢?也简单,就是在战斗激烈的时候,捕捉到先机,腾出手来下一招貌似“闲棋”的子,并让它在未来的战斗中发挥作用。

人机大战的第一盘,阿尔法狗最惊艳的一招是右边打入,很多人以为无理,我坐在演播室,周围的棋手都说:这还是围棋吗?后来目瞪口呆:出棋了。出棋后大家分析,如果李世石先刺一下,打入就不可能了。为什么没刺呢?因为早早去刺看起来是个大缓手。

人生很多事情也是这样。后来的局促只是因为先前没有布好局。太深地卷入当下的工作,而对长远的局势认不清。因为认不清,会把缓手当先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工作之后学英语。走在大街上,被培训机构发传单的拉住:先生,需要学英语吗?你一想,这半年正好有空,为什么不充充电呢?就把报名费交了。

看起来是布局。其实不是。并不是离开目前的战斗,随便在空场摆个子就叫先手。先手是别人还没看出它的用意时,你就知道这一手将来必有大用。而很多人学英语只是因为不知道该干点什么。半年的业余时间,能让英语提高多少呢?即便能提高,又会在眼前的工作和日后的转型中发挥多少作用呢?要能回答这些问题,才能懂什么叫先手,什么叫布局。

先手体现在驾驭空闲的能力上。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腾出手,知道腾出手来应该干什么。一个人刚毕业时,肯定没有多少空闲。但如果能够善加利用空闲,他的空闲就会越来越发挥出重要的价值。这种价值将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今后生活和工作的走向。慢慢地,就会有条件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并且藉此生活得很好。

很多人是割裂地看事情。经常有人说:找到的工作我都不喜欢,我喜欢的工作,别人又不让我做。理由很明了:如果你没有事先在一块地上布子,如何能保证今后的战斗对你有利呢?要紧的是,一点一点地积攒条件,当条件越来越多,机缘越来越成熟,自然就会切换到有力量掌控生活和工作的状态。

很多人放弃了对闲暇的掌控,去做一些无补于生活和职业的事情。或者是看似有补其实无补的事情,比如报名上辅导班、考证。一个注册会计师资格证考下来,三五年就过去了。三五年的闲暇,可以做多少有意义的事情啊。有意义的事情不是指赚钱,也不是指学到什么技能,那些都是小细节,不是大局。大局是令自己有所改观,而且这种改观将影响到长期的道路。慢慢你会发现,内在的改观比外在重要。学会PPT、剪辑软件这些,虽然不无小补,却很少关乎大局,偶尔的学习是必要的,如果陷溺进去,则得不偿失。关键不在于你做什么,而是要搞清楚,做这一件事情,在你生命中可能发挥的作用。能发挥作用,哪怕是睡觉吃零食,都大有意义。

其实,下雨天需不需要上班,是具体职业决定的。从长远看,每个人都有选择职业的能力,只是太聚焦于眼前的缠斗,就忽略了这一点,以为自己的生活完全是被胁迫的。

作者:王路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2167781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王路:如何才能下雨天不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