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胎”觉醒后的复仇

“我们家对你那么好,你不感恩倒也罢了,但别老纠缠着丽芳不放,明明知道我们相爱,你却还硬生生在中间橫插一杆,希望你能有点良知……”在西安市茶楼的一个包间里,两名青年男子在喝茶时吵了起来。

被嘲讽的男子叫石向东,和骂人者许剑是“结拜兄弟”。石向东反唇相讥:“你明明知道杨丽芳是我的女朋友,却还猛追她;虽然你是富二代,可怎么就不想想自已的身体状况?半条命都随时可能去天国报到!”

许剑立即回敬:“你凭什么说我是半条命?我患遗传性白血病的几率很低,我看你是存心和我过不去!”怒火中烧的许剑挥拳向他打去,石向东连挨几重拳。恼怒的他奋起反击,打斗中掏出事先准备的水果刀,狠狠地朝许剑前胸连刺几刀。许剑当即倒地,鲜血喷涌而出。

看到流出的鲜血,石向东猛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伏下身按住许剑的伤口,但鲜血仍汩汩流出。许剑很快闭上眼睛,没了气息。意识到自己杀死了“结拜兄弟”,石向东沉思良久,最终到西安市经开区公安分局投案自首。

得知噩耗,许剑的母亲丁燕当即晕厥过去。苏醒过来后,她撕心裂肺地哭道:“儿啊,妈聪明反被聪明误,害了你。”

1

生于1967年的丁燕是土生土长的达州人。

1992年7月,她和丈夫许宝林所生的双胞胎儿子许剑、许峰的降生给小家庭带来了许多欢乐。两人从木工厂辞职创业后,由于经营有方,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短短几年时间资产达到上千万。

2006年4月的一天下午,丁燕在厂里忙完手里的工作,刚回家。在门口,见小儿子许峰跟在她的后面。丁燕诧异:“幺儿,你怎么逃学?”许峰病秧秧地说:“妈妈,我头晕浑身没劲,就向老师请了假。”她赶忙带儿子坐上出租车到附近的红会医院。医生说是贫血,她给儿子开了补血药回家。

此后的几个月里,许峰隔三差五“感冒”,脸色苍白,让夫妇俩着急不已。于是,向学校请了假,带着小儿子到重庆西南医院就诊,医生检查后告诉他们:许峰得了急性白血病。夫妻俩悲痛不已。

安葬儿子骨灰后,许宝林情绪低落,无心经营生意,整天哀声叹气,借酒浇愁。(网络图)

确诊病情后,2006年6月初,夫妇俩为小儿子办了休学手续,将公司业务交给副总经理李标打理,让小儿子住进了北京301医院。医生说只有骨髓移植,孩子才有希望。然而,小儿子最终没有等到适合的骨髓配型。2007年春节前夕,许峰告别人世。安葬儿子骨灰后,许宝林情绪低落,无心经营生意,整天哀声叹气,借酒浇愁。

2010年5月,许宝林因肝硬化晩期住进了医院。病情日渐危重,两个月后,他意识到大限将至,便叮嘱妻子,他走后要辅佐大儿子把家业传承下去,同时好好照顾大儿子许剑,别让小儿子的不幸发生在大儿子身上。当年8月未,许宝林病逝。

家中几年连遇祸事,大儿子许剑学习成绩一落千丈,高中毕业后因成绩不好,自动放弃高考,继承父业进了自家的公司。

2

自小儿子病故后,丁燕把心都放在了大儿子许剑的健康上。2010年10月,她去市中心医院向医生咨询,白血病是否有遗传?医生说白血病有遗传易感性。丁燕又问,双胞胎同得此病的几率多大?医生说,同卵双生,一个得了白血病,另一个得白血病的几率为25%。双卵双生的孩子同得白血病的几率,比正常人要高些,但比同卵双生低12倍。

她心事重重离开医院,想的只有一个问题:万一大儿子将来得了白血病,找不到合适配型怎么办? 丁燕突发奇想:,一定要为儿子“提前”找好骨髓配型相合人选。

丁燕揣着许剑的血样资料到四川省造血干细胞资料库“卧底”。2011年初,她积极申请,成为了四川省分库一名普通志愿者。从此,省分库组织的志愿者活动,她再忙都要参加。每当她协助志愿者体检、回访后,就想办法套取血样资料,和儿子的血样比对。

2013年5月的一天,她协助采集干细胞时,发现一名叫石向东的志愿者血样资料与儿子相合,她悄悄用手机拍了照片,晚上与儿子的血样比对,竟然所有点位相合,不禁喜极而泣。

丁燕通过志愿者QQ群了解到石向东的个人信息。这年他23岁,老家在陕西紫阳县农村,毕业于西北医学院药学专业,在西安经开区一家制药公司上班。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丁燕特意以志愿者身份接近石向东。闲聊中得知,石向东家庭贫困,每月工资2000多元,还得时常接济家里。此后,她时常请他吃饭,给他买名牌衣服。不久,还主动提出认他为干儿子。石向东爽快答应了。

2013年9月初,丁燕在西安市经开区盘下一座濒临倒闭的木材加工厂。经过改造升级,三个月后投入正常运转,她以年薪12万把石向东聘来做中层管理,并在她的安排下,许剑和石向东结拜为兄弟。

3

石向东到西安分公司工作不久后的一天,公司财务部新来一位叫杨丽芳的漂亮女孩,22岁,陕西安康人,毕业于西安商学院。石向东被杨丽芳的美丽和气质所吸引只要有机会就去找她聊天。然而不久,他发现许剑也喜欢杨丽芳,并试图接近她。

石向东觉得许剑是富二代,虽经济方面比不上,但自己高大英俊,又是大学毕业生,有文化知识,郎才女貌,于是决心与许剑展开竞争。以后他常陪杨丽芳游玩,两人越走越近。

2014年春节期间,石向东邀杨丽芳去滑雪,手把手教她正确的滑雪姿式,并趁势表白。杨丽芳含混地说:“我们先做普通朋友吧。”

然而,几天后许剑找到石向东,说:“我喜欢杨丽芳很久了,才通过朋友邀她来公司上班,我后悔没你这么有勇气,让你捷足先登了。”从这以后,石向东沉默了,许剑是他干妈的儿子,结拜的兄弟,干妈待他不薄,他也很想在公司继续干下去。权衡再三,他决定退出竞争。

没了“第三者”,许剑与杨丽芳关系进展迅速,很快明确恋爱关系。2014年3月中旬一天下午,石向东有事到丁燕办公室。刚走到门口,听到她和自已的好朋友吴建军通话:“以后你不要劝向东喝酒,把他喝出病来怎么办?”石向东听到干妈对自巳的体贴,心里很受感动。可回到自己办公室,石向东猛然意识到,进公司这么久,干妈对他身体健康的关注度,实在非比寻常。

4月底,石向东去达州总公司办事,从同事闲聊中偶然了解到,许剑的胞弟死于白血病,他的脑海马上蹦出“造血干细胞”这个词。5月中旬一个下午,石向东到丁燕办公室汇报工作,她不在。他顺手拿起办公桌上的一本书,坐到旁边的沙发上翻看起来,突然发现书中有两张放在一起化验单,定神一看竟然是自己和许剑的血样报告单。

当晚,石向东找到朋友吴建军喝酒倾诉:“从前我以为遇到了贵人。现在觉得自己像小丑,被人买来做备胎,还美滋滋的。”吴建军劝他:“即使丁燕一家对你没付出,许剑真病了和你又配上型,难道你会见死不救?你不照样还得捐?你就别纠结了。”石向东叹了口气:“我理解,可就是心里不舒服。”

自这以后,他每次见到丁燕总觉得她是那么的虚伪。

4

为转移对杨丽芳的暗恋,石向东于7月结识了在市内一家瑜咖馆当教练的黄娟。相识不久,黄娟嫌他没房子,丁燕知道后主动提出房子包在她身上。然而几天后许剑带他俩看房,黄娟见是一套66余平米的二室一厅,产权落在丁燕名下。见黄娟不高兴,许剑解释:“这套房子你们可长住到老,我家绝不会撵你们走。”

待许剑离开后,黄娟对石向东大哭:“你总吹嘘自己有个大款干妈,把你当亲儿子,原来是骗人。”说完黄娟转身就走,从此杳无音讯。

这件事对石向东打击很大,他意识到干妈不可能把他亲儿子一样对待。反复思考,他决定借助丁燕的实力,干一番自己的事业。2014年9月,石向东建议丁燕生产保健品。丁燕答应了他的计划,注册成立了安康生物保健制品公司。经过几个月的紧张筹备,这年底,石向东向母校购买了养血安神茶和常春保健酒的专利,并很快投入生产。许剑当董事长,而石向东当总经理主抓生产技术。

由于兄弟俩配合得很默契,加上得到了专业营销团队的全力支持,公司业绩一路飙升。2015年6月,公司将石向东的月薪提高到2万元。做出这样骄人的成绩,石向东功不可没。不久,他便以“公司之父”的名义向丁燕提出技术入股,占利润20%。几天后,许剑敷衍他:“我没听说过这样的先例。”
因入股被拒绝,此后石向东的热情一落千丈,在工作上变得马马虎虎,结果有一批次产品因为把关不严导致质量有问题,被市药食监管局查扣。许剑忍不住责备了石向东:“凭你和我家的关系,拿的又是高薪,你应该和我一样认真工作,你去外面打听,像你这样的情况拿多少薪水。”石向东憋在心里的话终于说出:“正是因为和你家的关系,我出这点错不算啥,得到的回报不能太低。”

许剑找到母亲,分析石向东知道了隐情,提出让他走。丁燕认为石向东不可能洞悉她的真正目的,于是找到他说:“许剑是你兄弟,你要多担待。我做主给你保健品厂的10%股份,改天把那套房子也过户到你名下,你的婚事也由干妈包了”。

2015年8月中旬,当双方正要草签股份协议时。石向东却在偶然路过办公室时,听到许剑说:“您别为我操心,我的命交给命运安排。但房子和股份不能给他了,我们待他不薄……”

从这以后,丁燕母子和石向东各揣心事,都当房子和股份的事不存在。同时,许剑不知从哪里高薪挖来一名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石向东认为此举无异于丁燕母子向他摊牌,他的位置很有可能被人顶替。

5

事业受挫,石向东对杨丽芳的情愫又强烈起来。

2015年9月底的一天晚上,石向东重新加杨丽芳为微信好友。闲聊几句,石向东打下一行字:“我今生最错误的决定,就是当初没坚持追你。”杨丽芳没回复。

几天后,石向东给杨丽芳打电话,说他心情不好,约她吃饭。吃饭时因喝了酒,石向东再次告白,这次杨丽芳直接抽出手,起身就走了。

此后石向东经常杨丽芳发微信、留言,倾诉相思,让杨丽芳处境很尴尬,于是对许剑诉说了那晚发生的经过。

10月的一天,许剑责问石向东为什么出尔反尔。石向东当即就向他讲述自己发现被当“救命备胎”的经过,然后摊牌:“从那时起,我就想要回爱情。你家对我不薄,咱俩做个交易。你把丽芳让给我,我今生做你的备胎,随时为你生命保驾护航,决不反悔。”许剑摇头:“你把丽芳当筹码,凭这点你就不配爱她。”

之后,许剑对母亲说了这事,想让石向东离开公司。丁燕也很生气,可她马上冷静下来:“他走了,万一你犯病了,妈又到哪再去找人给你骨髓配型?”

丁燕找到石向东说:“将来许剑真得了那病,你捐干细胞帮他治好了,我肯定给你高额回报。想要多少钱你说个数,谈妥咱立马公证。但前提是你别再追杨丽芳。”

石向东却认为干妈用空头支票骗他放弃爱情,恼羞成怒的他把上次用手机偷偷拍下许剑的血样化验报告单传给了杨丽芳。回想以前许剑似乎对结婚有顾忌,杨丽芳当即给许剑打电话:“你为什么瞒着我?”许剑嗫嚅:“我的身体实际没事。我怕你不懂医学,徒添烦恼。”杨丽芳挂断电话。

石向东又从杨丽芳好友那里得知她母亲的手机号码,联系后把那份血样化验单传给了杨母。杨丽芳的父母看后立即给女儿打电话,坚决要她与许剑分手。双重压力下,12月底,忧心忡忡的杨丽芳向公司请假回到安康老家。直到这时,许剑才彻底明白女友离开自已是因为石向东。

2016年春节后,许剑去安康找到杨丽芳,并带女友及其父母去了医院,听了专家的解释,杨丽芳和父母的顾虑减去大半。许剑回西安前,杨丽芳到火车站送行,说:“给我点时间,我想我会说服父母。”

6

石向东见回来的许剑闷闷不乐,认为自己机会来了。他给杨丽芳发电子邮件:“接受我的爱吧,我会给你一生幸福。”杨丽芳回复:“你别想用这种手段来拆散我们,我和许剑即使走不到一起,也永远是朋友。至于我们,相忘于江湖吧。”

石向东觉得,只要许剑对杨丽芳放手,他就能慢慢把她的心泡软。2016年3月5日下午,他给许剑打电话:“明天下午我在市内会仙桥茶楼等你,商量解决咱们俩的事。

第二天下午15时,两人先后来到茶楼的一个包间里,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

接受审讯时,石向东对丁燕母子充满忏悔。他向民警表示,只求速死,死前希望能让他向干妈磕头谢罪。昏厥的丁燕苏醒后多次想要自杀,幸亏都被亲友及时发现。由于伤心过度,她因心脏病突发住进了医院。

(文中当事人皆为化名)

来源:网易人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备胎”觉醒后的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