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印象记

几天前,菲律宾关于南海问题诉中国仲裁案,国内一片喊打喊杀。在这之前,我刚从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回来。

此次出行,我没跟旅游团,而是住在长沙老乡姜总的家里(富人区)。据我亲眼所见,富人区大部分住的是华人和白人。我也特意探访了一桥之隔的贫民窟,基本没有华人的身影。

在这个国家,80%的财富掌握在仅占人口总数2%的华人手里,菲律宾的地产业、电信业、快餐业、博彩业也几乎都被华人垄断。《福布斯》杂志2015年选出的11名菲律宾亿万富翁中,9位都是华人。但菲律宾基本没有针对华人族群的报复行为,这一点跟印尼截然不同。

从普通人的观感上来看,菲律宾是华人与当地社会融合得很好的国家,不仅在商界,政界也有不少华人的身影。据几个在马尼拉居住了15年的长沙老乡的说法,这个国家的老百姓真是非常老实。

试想,如果长沙最赚钱的产业均被外国人垄断,高档住宅被外国人占据,长沙伢子不造反才怪呢!

1

菲佣的名气很大。这次我算是见识到了。

长沙的保姆把家务做完了,会看看电视玩玩电游。菲律宾这里可没有这一说。主人或客人在的时候,你基本上看不到佣人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她们会躲在某个角落里随时待命。然后在饭点前一个小时来问一句:在家用餐吗?得到答复后立刻消失。

在老姜家的洋房吃第一顿饭时,菲佣把饭菜准备好,人就不见了。我还在那里现灵泛(装聪明),到处寻佣人来一起上桌。

老姜说,这边的保姆不跟主人一起用餐。我说,“你这鳖太没人性了吧?”老姜笑着解释道:“刚来的时候,我也觉得不太好,后来才晓得,这是她们的习惯,或者叫规矩吧,你请她她也不会上桌。”

吃完饭,我又现勤快准备收拾餐桌。老姜阻止:“你不要动!”回头朝屋里喊了一声,两个菲佣和一个司机拿着碗筷上来,把我们吃剩的菜坦然干掉,然后收拾餐桌到厨房里清洗。

菲佣和装修工一起用餐,非常简单的食物,吃得很开心。华人只占菲律宾人口2%,却占有80%的财富。所以菲律宾人民算是很乐天知命了。(作者供图)

菲佣的“轻功”很好。一是脚步极轻,绝对不会造成打扰;二是做家务声响很小,绝不发出多余的噪音;三是佣人之间不会当着主人或客人的面大声说话。

住了两天我才发现,这儿连大门都有两张:一张正门供主人进出,一张侧门供佣人和司机进出----不是老姜故意装逼,洋房都是这么设计的。而且每一间卧室都配有单独的卫生间。即便佣人和司机的卧室非常逼仄,仅容放下一张床,但也单独配有一个卫生间。公寓、洋房、别墅无不如此。

一个佣人的月工资,折合人民币一千多元。

菲律宾人从来不认为做佣人是低贱的工作,她们很清楚自己的工作性质,主仆关系比我们自己还理得明白。面对与主人财富上的差异,从不会产生心理不平衡。

但是老姜告诉我,主人若不讲道理,太过分,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辞职走人。别看菲佣做事低声下气,内心其实是有很强的民族自尊心的。前后几百年,菲律宾分别被西班牙、美国和日本殖民过,二战后又好长时间跟美国纠缠不清,至今菲律宾人民对美国都是又爱又恨。

2

菲律宾很多设施都比中国落后,唯一超越中国的是游泳池。

这次去菲律宾,我并没有住酒店,而是分别住了五个地方:老姜公司的员工公寓、洋房、别墅、以及他司机的乡下平房。使我惊奇的是,这几个地方无一例外,全部都有游泳池。

菲律宾的游泳池跟长沙颇有区别。一是平时无人看管。长沙的泳池开放,必设至少一名救生员,还有其他管理人员等。但菲律宾的泳池,只有清洗员每隔一天来清洁池壁和换水。无人看管,也就意味着完全免费。

二是游泳的人很少。大部分时间空无一人,裸泳都没人看见。人最多的时候也就十来个。

三是泳池都不大。最大的也就比篮球场大一点。因为池小,所以换水很勤。特别是乡里的泳池,几乎每天换一次水。用的都是当地的井水。

那晚到达马尼拉的乡里,已是凌晨两点。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搞农家烧烤。一下车,大家借着昏暗的灯光和手电筒架炉子生火,忙活开了。我在菲律宾游泳上了瘾,看到旁边有个泳池就直接跳下了水。昏黄的灯光下,泳池的水显得光怪陆离,感觉很特别……突然想起他们路上谈过鳄鱼什么的,赶紧爬上来问:“这个不是鳄鱼池吧?”黑暗中传来老姜的回答:“你游两圈就知道了!

在这里,游泳池多,博物馆也多,哪怕是很偏远的小城市,但书店很少。

3

七月的菲律宾正逢雨季。从长沙出发之前,我特意查了一下马尼拉的天气预报,天天都有雨!原本一路上担心着自己悲催的命运,到了马尼拉才知道,这边的高温和湿热跟长沙的三伏天没什么二样,但所谓的天天有雨跟长沙的连绵阴雨截然不同,每天最多下一个小时,就云开天朗。

那天,我从SM购物中心出来,正逢暴雨倾盆。朋友的车子离我五六十米的距离,我正准备冒雨冲过去,被身后的人叫住。回头一看,是一个身材瘦长的少妇,手里举着一把伞。她撑着伞送我到车旁,又自己走回商场门口,裙子的下摆都被打湿了。我开始以为她是商场的导购什么的,后来发现不过只是个路人。

还有一回,我乘坐的士车遇到红灯,旁边一辆车的后座有两个学生妹。我有心搭讪,但英文有限,只好挤眉弄眼抛个眼神,两个女孩见了立马嘻嘻哈哈地笑开了花,最后居然摇下车窗主动向我招手。吓得我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幸亏车子启动,很快就彼此相忘于江湖。

路遇菲妹(无论是学生妹还是大龄女青年),我只要竖起拇指讲一句“beautiful ”,对方就会有礼貌地回应甚或主动攀谈,满面春风,绝对不会给你一点难堪。感受到的是友善,而非放荡,更不用担心被“杀猪”。

我只深悔读书的时候没能深研英语,导致局限于眼神和肢体语言,无法进行更深层次的情感交流、

我当然也没办法问她们对南海问题的看法。不过通过一些媒体报道,大概也了解到,菲律宾的普通人其实不太关心政治,由于普遍不喜阅读,对于南海问题有多么复杂可能并不清楚。再加上当地媒体的煽风点火,或许会对中国有些意见。

但大多数菲律宾人都不想与中国发生冲突。从历史上看,除了进行了反殖民斗争以外,菲律宾人从没有与外敌进行过战争。

何况,菲律宾百姓也都清楚,他们的经济发展已经离不开中国了。当年因为菲律宾反华,中国政府只暂停了中国游客赴菲旅游和部分对华的香蕉出口,菲律宾的旅游收入就有了相当明显地下滑,当地农业也受到了不小地打击。

4

如今,亚洲很多国家都面临人口老龄化问题,但在菲律宾不存在这样的情况。

50年前,菲律宾的人口总数和泰国持平。2010年泰国人口是6426万,而菲律宾是9409万,已经成为世界上人口第12多的国家(2015年突破1亿)。菲律宾人口年增长率超过2%,是东南亚人口增长最快的国家,一对夫妇平均有3到4名子女,但大部分人丁众多的家庭来自贫穷阶层。

所以曾有菲律宾总统提倡国民自由使用安全套,来降低人口增长。他说已经做好被逐出天主教会的准备(菲律宾80%的人信天主教)。

因为贫穷,贫民窟的规模当然也就比较大。

对于国外的贫民窟,我一直充满了好奇,想去看看。老姜的家人警告我,贫民窟的犯罪率很高,你最好不要一个人去。但我还是偷偷跑去了。

马尼拉的贫民窟离富人区仅一桥之隔,却完全是两个世界。

刚进入时,感觉跟长沙的老街巷类似。小卖部、菜店、张扬的内衣内裤,透过窗户能看到屋里摇头晃脑的电风扇……再往里面走,空气变得污浊,地面上污水横流。

这里的房屋是一层层搭建上去的,如积木般不牢固。顶层往往是薄铁皮的屋顶,在正午阳光的暴晒下恰似一块铁板烧,看着心里都热得慌,真不晓得怎么住人?堂客们面带微笑在脚盆里洗着衣服,刚学会走路的婴孩光脚在污水里走来走去,三四个孩子认认真真地做着游戏,蛮开心的样子。男人们一律赤膊,站在墙角无所事事。我望见每一个窗台上都摆着几盆盆栽,红的紫的黄的,跟富家花园里的一般鲜艳。

越往里面走,道路越狭窄。最后,路径到了胖子过不了身的地步,让人喘不过气来。突然感觉有点不太对,好多闲汉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我。我不敢拍摄他们,就退出来了。

后来,当地的朋友生气地说我:“你他妈一个人敢进去?我们呆了十几年了都没进去过!把你做了炖汤都不会有人知道。一个月后才会在电视里看到你的新闻。”

我呵呵一笑,心里认为并不至于。

5

出发之前,住在荷花池的朋友老雷告诉我,他当年在马尼拉读书时,经常去一家叫“游姐小炒”的中餐馆,常德菜做得非常地道,而且大厨王哥能够把湘菜的做法融合到菲律宾海鲜之中,非常入味。他们一帮湖南同学每逢生日都会去聚餐,留下了无数值得回忆的美好片断,甚至他现在的堂客都是在这个餐馆认得的。

可惜的是,去年他携堂客故地重游,这一家“游姐小炒”已经搬走了,到处打听都没能找到。

马尼拉的大型商场很多,规模数倍于长沙的最大型商场。商场里很多餐饮店,一看名字就知道是中国人开的,什么“超群”、“永和大王”、“快乐蜂”,各式米饭套餐,感觉都是江浙口味,价格不便宜,人气却很旺。相比之下,麦当劳、肯德基倒是生意清淡不少。

老姜带我来到当地最大的海鲜市场——SEASIDE,吃海鲜和湘菜。这家餐馆的干净程度超乎想象,地面和桌面一律是洁白的,异常的明亮整洁,一般餐厅的装潢敢用白色的可不多。每张桌子上配有一个蒸汽锅,既方便又能最大程度地保留海鲜的原味。另有两个特色招牌菜令人印象深刻:炒卤牛肉和香叶鸭。在国内也难吃到这么地道的了。

老板是四川人,老板娘是常德人。聊着天,我向他们打听“游姐小炒”。万万没想到,老板娘居然回答:“我就是游姐。”我目瞪口呆。原来,这家店是从原址搬迁过来的,改名叫“游姐厨房”。我迅速跟老雷发微信,告知我巧遇游姐的消息。老板二话没说,装了一盒亲手做的卤牛肉,非要我带回长沙给老雷。

彼时,南海仲裁事件还没发生,但我了解到的菲律宾人,抛除政客,实在一点都不好战。

来源:网易人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菲律宾印象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