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5周年,姚明发文:我的新秀赛季

今日是姚明退役5周年,姚明在《球星看台》发表了一篇名为《我的新秀赛季》的文章,全文内容如下:

当我的NBA新秀赛季开始前,我来到了休斯顿,那时候的我只有22岁,当时的我非常安静。

史蒂夫-弗朗西斯可没有那么安静。

当我参观球馆的时候,史蒂夫是第一个跟我打招呼的人。他从更衣室走过来,然后给了我一个我印象里最有力量的击掌,他用上了全力,你真的可以感觉到他的肌肉,我的手很痛。

那是14年以前了,在我的新秀赛季,一切发生得都很快,但我清楚记得我的前几周,你总是可以记得那些第一印象。那天,我的教练们给我看了下我的新更衣室柜子,看到我的名字在我全新的火箭球衣上让我非常激动,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因为我之前从来没有过一个带有我名字的球衣。当我来到NBA的时候,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都跟之前不同,但是我记得最清楚的却是那些小事情,比如每个人都喊我“姚”,他们认为那是我的名字,在中国,我们的姓在前面,名在后面,对我的中国朋友来说,我是明,现在我成为了姚,一旦每个人都开始那么叫我的时候,我从没有纠正过他们,我那时太害羞了。

史蒂夫非常热情而且很有激情,他决定将我介绍给队中的每个人。

这是卡蒂诺 (卡蒂诺-莫布里) 。

这是格伦 (格伦-莱斯) 。

这是穆奇 (穆奇-诺里斯) 。

当他说每个名字的时候,我努力在我脑海里拼一下这个名字,这样我就不会忘记了,我的头脑在不停运转,每个人也都跟我击掌了,但是没人像史蒂夫那样用力。

我那个时候的英文水平很有限,但是我的听力比我的口语要好,因为就像所有的中国学生那样,我从6岁就开始学英文了。

“对不起,我有点不好意思。”我对史蒂夫说道。

史蒂夫说:“别担心。”然后他给了我一个大大的友好的拥抱,他说:“我们一直在等你,我们需要你。”

中国的传统就是,当你第一次见到一个人的时候,你要低调一些,你说你好,然后握手,但是这是非常正式的,随着时间的延续,就像一壶水慢慢沸腾,你更了解某人了,你就会变得更加自在。史蒂夫不是那样的人,他是那种自来熟,无论是场上还是场下,史蒂夫都是那种200度的热情,我马上就喜欢上了他。

我当时不知道这一点,但是在我来球队前,火箭已经从当地一所大学雇佣了一名中国教授,他们让这名教授教给球队一些中国的习俗,每个人都非常友好,努力展示给我他们知道一些中国的文化,他们展示给我他们知道的那些小事,比如中国人交换名片的时候会用两手递上名片,当我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就笑了起来。那个时候我只想所有人可以像对待任何NBA球员那样对待我,但是是这些小事让我感觉到了他们对我的热情。

我在休斯顿的第一周,火箭举行了一个慈善高尔夫赛,史蒂夫提出要开车带我去球场,那时候我还没有打过一场比赛,也还没有参加过一场训练。

“让我们开我的悍马吧。”史蒂夫说道。

“悍马?”我问道。

我当时不明白他的意思。

“不是,伙计,悍马,我的悍马,我们开着去高尔夫场。”史蒂夫说道。

我当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的车。”他说道,然后指着一辆很像军用吉普车的车。

我之前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车,那种车离地很高,但是顶子很低,腿部空间更是很糟糕,我只能刚刚坐进去。

我当时想,“这种车很流行么?”

我当时仍然对我的英文不是很自信,但是我很开心史蒂夫想带着我,高尔夫场开车20分钟就到了。我上了悍马,那很不舒服,幸运的是,史蒂夫很擅长制造对话,我听着很激动,我们开始谈NBA,他告诉我在新秀赛季可以期待一些什么事情。

“你必须打得快一些……但是最重要的事情是,你必须要打出攻击性。”

攻击性,我之前知道这个词。

史蒂夫不断重复这个词,也许差不多有12次,攻击性,攻击性,攻击性。

那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课。

“其他的事情,”史蒂夫继续说,“如果你距离篮筐足够近,可以完成扣篮的话,你最好还是扣篮。”

他弯起了手臂,然后又不断重复了攻击性那个词好几次。

他讲话很快,这让我不得不让他调低收音机的音量才能听见他说的每个词,他给我说了他的新秀赛季,那时候的他出场时间不多,他称他当时缺少自信。

“我当时在油漆区(paint)经常被人欺负的。”他说道。

“油漆区?”

“就是Key区,我们管Key区叫做油漆区。”

我当时想问他为什么他把这称作油漆区,但我只是在点头。

“当你在肘位接到球的时候,”史蒂夫继续说,“你必须面筐,然后举高了球,这样像我这样的后卫们就抢不走你的球了。”

“肘位?”

他给我解释了肘位是什么意思,就是罚球线和禁区线相遇的地方。

史蒂夫看着我,然后笑了起来。

“关于你的腿部空间,我要抱歉了,伙计,你还真是个大个啊。”

我点着头,说,“没事”,我当时没有再想着我的腿部空间的事,我非常开心能谈论篮球,之前几个月充满了关于我来火箭的期待和猜测,我很开心可以谈谈篮球。

然后史蒂夫让我感到很惊讶。

“你有女朋友么?”他问,我没有想到他会问一个私人的问题,我告诉他自从高中后,我就在与同一个女孩约会。

“我也是在高中遇到我的女友的。”他告诉我。

用我有限的英语,我问了他女友的情况,他告诉了我很多关于她的事情。

在史蒂夫悍马车上的20分钟,我学到了很多,他对我感兴趣并且欢迎我,我会永远尊重这一点,然后他被交易到了魔术,我很想念他,他是一个好队友,也是一个好朋友,他是我第一年在休斯顿感觉像是在家的原因之一。

汤姆贾诺维奇教练 (鲁迪-汤姆贾诺维奇) 是另外的一个原因,他让我的NBA实现了软着陆,当时有太多的事情了,我当时在努力学习战术,了解队友们,适应NBA的赛程,更不用提语言的障碍了,即使我可以明白人们说的一些事情,但是我还是有一名翻译陪伴了我的新秀赛季的整个赛季。

鲁迪对我很有耐心,我很需要这一点,他给我时间让我在第一年适应我的比赛,他总是会告诉我让我在内线慢下来,我那时候打得有些太着急了。

他还给了我犯错的空间。

“别太责怪你自己,每个人都会犯错。”他告诉我。

我努力听他的话,但是我对自己适应不够快感到沮丧。

就在那时候,我学会了不要听太多关于批评我的言论。

鲁迪给了我重要的建议:“不要在你控制不了的事情上浪费精力。”

在我新秀赛季的下半段,我经历了很多起伏,我没有打出最好的表现,我弄明白了人们会称赞你,也会批评你,无论你在场上做什么,鲁迪在那个方面帮了我很多。

史蒂夫说的攻击性那个词也是对的,20年前的CBA跟NBA的区别不仅仅只是技术方面的,也是对篮球的理解方面的。我当时必须要改变自己对比赛的理解,在CBA,我的身高吓坏了人们,当他们看到我多高的时候,他们给了我做动作的空间,而在NBA,每个回合都是一场战斗,我知道了大个子们必须打得更快一些,那时候的CBA,为了适应大个子们的速度,比赛会慢下来,在NBA的话,最开始的时候就是冲刺跑,如果你不能跟后卫一个速度的话,你就无法竞争。

在我新秀赛季的那年2月份,我在场上就变得更加自在了,我开始了解我的队友们了,在那年的中国新年那天,火箭为了表达对我的敬意安排了一个惊喜派对,那天还有比赛,他们知道那个时候中国的每个人都会得到一周或者两周的假期,就像圣诞节一样,我当时不知道他们在安排一些什么,就在那场比赛前,我们的公关经理Nelson Luis让我去他办公室回答一些问题,他就是在想拖住我,当我回到更衣室的时候,那里播放着中国新年的音乐,每个人都在唱,那真的很让人感到惊喜。

鲁迪走了过来,给了我一个信封。

我抽出了里面的一美元,每个人都笑了,史蒂夫给了我一个他那种的击掌,我的手再次疼了起来,我不停在笑。

这么多年以后,那仍然是一个非常非常温暖的回忆。

姚明

来源:虎扑体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退役5周年,姚明发文:我的新秀赛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