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股灾里的那些事

作者:股社区

一直想写一篇东西回顾一下一年前股灾里的精彩细节,但几次构思下来感觉框架太大,一笔一划全写下来要累死我。后来脑筋转个弯过来,我干嘛要全写下来,我又不是史官,只挑有意思的,值得反思的,或者重要的碎片,大家看个高兴看个热闹就够了。

★A股在股灾爆发前场内一共涌入了3.5-4万亿的杠杆资金,这个数据是我精心算过的,其中2.3万亿两融和5000亿分级基金是合法的,剩下的1万亿主要是伞形信托和民间配资,是当时证监会主要打击目标。

★证监会从年初开始就在打压杠杆,但力度一直不轻不重,直到5月底开过会后才感觉事态严重,痛下决断,让证券公司关闭提供给民间配资的通道,等于是强行驱赶5000亿资金,然后一切就开始了。

★很多人聊起中国房市喜欢说一句话,当时8000/平米涨到现在4万/平米,大不了再跌回去也不会有啥。通过这次股灾可以看出来并非如此,杠杆不是均匀增加的,涨的越高杠杆规模越大,想要退回来没那么容易。

★大盘点数和股票市值,在A股反应的不是企业的价值,而是市场的信心。指数涨了一倍不是企业们变好了一倍,而是信心膨胀了一倍,跌回来也不是因为企业变差,都是市场信心的萎缩。所以别问跌下来那么多钱都去哪了这样的傻问题,至于你的钱,自然是高位把股票卖给你的人赚走了。

★政府为救市做了很多,包括直接投入接近2万亿参与交易,这在世界资本市场上都很罕见,但我个人觉得这个行为非常不妥,甚至有些被社会政治绑架的味道。要知道政府的每一分钱都是国民纳上去的税,中国有13亿人,却只有5000万的股民,凭什么要剩下12.5亿人来共同承担这场金融事故?中国证券市场是内闭市场,外资qfii一共就5000亿额度,进出还有外汇局管着,反正亏来赚去都是中国人,所以A股真跌到2000点中国也没事。

★当时鼓吹爱国捂盘的全是蠢货,当然有些是自己全仓被套,拉别人一起死。吃过亏的股民把教训记住,拿爱国主义裹胁交易,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当时整天叫嚣抓汉奸、抓敌对势力的也全是蠢材,这事的逻辑其实很明显,国家队上万亿都救不动大盘,如果真有人捣乱,那对方起码也是万亿级别的,早就查出来了。结果呢?全是意淫出来的。当时微博上有一些大V跟着一起吹风,很大原因是他们荐股把粉丝带坑里去了,需要找个不存在的敌人转移目标。

★股灾1.0最恐怖的时候A股一半的上市公司都主动申请停牌来躲避暴跌,这在世界证券史上都是一道奇景,其中创业板指的100个成分股,77个停牌,这一切都是交易所对企业停牌管理混乱造成的。停牌的公司越多,对没停牌公司的抛售压力就越大,等于是把大盘加速推向深渊。

政府救市太过急切,钱筹到了,但缺乏方案和执行,最后直接一拍大腿全扔给券商业的老大——中信证券去执行。巨额利益当前,谁能谨守本心?各种老鼠仓,还整出个“王的女人”概念,全tm乱搞。最后中信付出的代价是高层被整锅端了,张育军和姚刚多少风雨都闯过来了,这把却栽了,连一向低调的徐翔也戴着手铐在全国股民面前亮了相。

分级基金在股灾2.0里成为修罗地狱,当时有杠杆比较高的B类基金,2周内2次下折,亏损80%,大量爆亏后的股民急病乱投医,重仓抢入B类基金,损失惨重。我记得自己有一段时间每天就在微信、微博(@股社区)更新即将爆炸的分级基金,写教程科普分级基金,我觉得这是证券从业人员在股灾里应有的担当。

★等到股灾2.0整个市场都有一股怨气急需发泄,金融衍生工具成了替罪羊,迫于舆论压力融券关停,期指阉割,期权限制。其实在那些拍手叫好的人里,起码有70%不清楚期货多空的单子是一一对应的,有90%不知道期指交割价是怎么算的,会期权交易的怕是连1%都不到,但愤怒的人群谁劝骂谁,很多专业的人被骂怕了就选择了闭嘴,我当时也没少挨骂。最让我不齿的是有些从业人员竟然媚众迎合舆论,直到现在一想起来就觉得心寒。

★10月份曾有一次持续3个月的反弹,龙头是妖王特力A,高潮是宝万之争,然后万科被关进去,然后就没然后了。中国历史上最轰动的股权争夺战,最后我吃了两个跌停才狼狈逃出来,很多旁观者都喜欢用主观喜恶来站队,但我更在乎客观是非。宝能这次聘请的金融团队水平很高,虽然看起来很凶猛,但一举一动都合法合规,倒是王石那次先停牌后找项目,值得商榷。

★这次股灾影响浩大,整个金融系统都动员起来擦屁股,让肖钢在高层长老那里留下了惹是生非、应对无方的印象,此时肖钢最怕的就是再出股灾,因此从西方金融市场学了一招来降低指数大幅波动,就是日后全球轰动的A股熔断机制。本来在主席位置上就是危如累卵,再加上这记自残式补刀,肖钢下台这真是自己作的.....

★熔断机制的问题我以前分析过,主要是因为A股的波动性太强,是美股的3倍,所以阈值5%和7%太小了,同比应该设成15%和21%才对,而我们本来就有涨跌停,相当于结扎过的人没必要再戴安全套。当然这些都是马后炮,当初熔断机制向公众征求意见的那一个月,我也没想到会变成后来那个样子。

写这么多我累了,差不多就这些。那六个月是中国证券史上最精彩的六个月,下至黎民布衣,上至庙宇高堂,无不卷身其中,随波逐浪。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危难关头的人情冷暖才是最真实的。

包括我,也在那场灾难里重新认识了内心深处另一部分的自己,我原以为我已经克服了交易中的恐惧,其实并没有,极端压力面前我依然畏惧。我原以为我已经逐渐变的圆滑,其实并没有,是非曲折面前我还算有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一年前》:股灾里的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