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八千闺蜜聚会指南

要不说当代国人太脆弱呢,月薪两万整天嗷嗷着没法儿活了。其实在我国,月薪不足两万的人一抓一大把,不管是两万还是八千,活,也就这么活下来了。

可月薪八千,就别讲究了。穿上一季韩版爆款,吃沙县盖浇饭,生活必需品主要靠在望京和中关村扫二维码领的赠品解决,住在郊区回迁房的阳台隔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看不见头顶上室友湿哒哒的大裤衩,倒也能活得好好的。

直到有一天闺蜜突然打电话说要聚聚。

毕业后你进了杂志社,闺蜜进了创业公司,你笑她土。但人家月薪很快税后过万,你天天睡后梦见涨房租住不起小隔断。你想不通:当年一块儿宿舍里吃泡面刷韩剧的小姐妹,怎么这日子就过得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呢?聚什么劲儿啊,这不是给自个儿添堵吗?

可月薪八千,省吃俭用,不就是为了闺蜜聚会不丢人吗?

毕业一年多,你也攒了一点小钱。算一算,够做个脸,还能在楼下小发廊做个头;可买名牌的话只顾得住上半身,下半身只能裸奔。要不买A货吧?去年手头紧时你想过做微商,因此也加了好几个,正好有个卖汉方古皂的今年改做高仿包包。但一想到被戳穿后的尴尬场面,你立刻断了这门心思。

你需要的,是买闲置大牌。

大学时你没少逛“古着市场”,嘴上说着“文艺小清新”、“复古Vintage”,其实主要是因为穷。这一次跟以前不一样,这一次你买的不是洋垃圾,而是国际名牌正品,你的在“闲鱼”上戳动的手指因为紧张有些颤抖——不用说,你的iPhone同样也是来自这个闲置交易的app——合计一下,手里的钱在闲鱼买全一身儿还能再顺个包,你乐开了花,火速下单了一件DVF的连衣裙,CL的红底小高跟。螺蛳粉外卖的味道飘进你的隔断间,你心一横,把包包的预算从MK升到了Valentino。酸腥味儿的氤氲里,你的心中,升起了对闺蜜聚会的无限期待。

第一眼你没认出来她。这才一年,她怎么好像变了个人?一身一线大牌不说,手里提着的Prada包包居然还是限量款!连那把雨伞都印满了Fendi的标识——你悄悄把脚边伞骨扭曲的“天堂伞”往角落里又踢了一踢。

照例是不疼不痒的寒暄。她问你工作还忙吗,言谈间提到自己正在准备晋升;你问她过年回家吗,丝毫不顾外面的三伏天,只为提醒她别那么得意,你们谁也没在这里扎下根。

闺蜜聚会,舌头一晃,就是银光闪闪的刀和剑。

点菜时你庆幸自己做了功课,说出那个半中半英的名字时,你觉得用“优雅”二字来形容自己倒也恰如其分:甜菜牛油果smoothie,本以为这次好歹没露怯,谁知闺蜜一张口,就奠定了你今晚的败势。

“能把菠菜换成kale吗?”

“kale,k-a-l-e,中文啊?好像是叫...羽衣甘蓝!没办法,前些天在LA好上了这口儿,受不了菠菜味儿了。”她微微一笑转向你,“你总算听我的话买好衣服了,女人啊,还是要活得精致一点,多买点上档次的东西犒劳自己。哎,你这包,挺好看的,是什么型号?男朋友正在米兰出差,我让他给我带一个。”

你大脑有点缺氧,想接话,却不知该怎么接。要不问问她去LA干嘛了?该怎么开口?LA毕竟离你的生活太远,你最近一次旅游是部门团建,去的还是密云。对了,LA是旧金山还是洛杉矶?

她的手伸向了你的裙子。

“裙子是DVF今年的新款吧?不错呀,杂志社终于涨工资啦?唉,现在媒体难做呀,我好几个主编朋友都离职了。给你开到五位数了吗?恭喜!我还那样儿,两万出头,到手不到两万。唉,两万出头在北上广都算底层!”

“包包衣服我男朋友给买的,我自己哪儿舍得花好几万块买这些啊。对了,你有男朋友了吗?”闺蜜娇笑着将头发往耳后去拢,露出一双小巧的香奈儿耳钉。

你感到窒息。没想到闺蜜段位已经这么高,哪怕你走了捷径,也还是追不上她在名媛道上的一骑绝尘。"哈哈",你干笑一声,“忙事业,没心思交男朋友。”

你仿佛感觉到了自手机深处传出的,陌陌和探探的抗议。

你要镇定。虽然此时你已经魂不守舍,说话也上句不接下句。可你千万要镇定。你要告诉自己:月薪八千,配上自己这一身儿,少说也有一万八的气势,并没有输太多。

你必须得镇定。

直到买电影票时,闺蜜给了你致命一击——

“哎这片儿了我看过了,咱换一个吧!”闺蜜笑得很开心,丝毫不见刚才抱怨“摇号难”时的恼怒神色。

“这片子不是今天刚上映吗?”

“嗨,就前两天跟一个导演朋友去的首映式。我是想跟你一块儿看,他非让给他一面子,我只好去了...还见到挺多明星呢。跟你说明星也就那么回事吧,就那谁,皮肤特别差......”闺蜜的言语再云淡风轻,于你而言都是平地炸雷。你木然地随她走进电影院,一散场便匆匆和她告别,奔向了地铁站。

末班地铁依旧坐满了人——把包抱紧喽,你可不想刚买的包沾上车厢里的韭菜盒子味儿——望着玻璃窗上光鲜的倒影,你有些出神。怎么电影里头的人就不用担心生计,出个国跟玩儿似的,大牌儿随便买呢?怎么别人混的圈子就那么多姿多彩呢?难道那就是月薪两万、之于你可望而不可及的生活吗?

可说到生活,你哪里有什么生活?月薪八千在一线大城市,不过是苟延残喘、艰难生存罢了。

痛苦和迷茫像两座平地而起的山包,在你的心里扎下了根。邻座的顺丰快递员在打瞌睡,好几次,他的头压到了你的肩。你想推开他,低头,却看见他已经被磨得很稀薄的麻灰色制服——

你为自己的肤浅而感到羞愧。

我得知足。你想。快递员每天风里来雨里去,才挣几千块钱!我该知足了。

还是要先提升自己。包包衣服和鞋子就先转卖掉,报个英语班充充电。

哪儿能一口吃成个胖子啊,得一步一步慢慢来,以后挣钱了再买大牌也不迟。你一下子就想通了,整颗心都敞亮起来。快递小哥也在这时醒来,接起了电话——

“卧槽,又丢件了?上个月因为丢件就扣了我工资,才到手一万块,差点喝西北风。居然又他妈丢件了!”

你刚敞亮起来的心刹那间堵得密不透风。而你的逻辑和你最后的尊严,也都被这个电话击打得粉碎。你不知该如何是好,是就地躺下、破口大骂这水泥浆子一样粘稠的社会?还是该继续打鸡血、奋发图强?

这是比明早吃5块钱的煎饼果子还是6块钱的肉夹馍更困难的选择题。

手机突然震了。

原来,已经有人拍下了你刚挂上闲鱼的裙子和包包。这么快!收件人,嘿,居然和闺蜜重名。你顺手一划,发现还是个闲鱼红人,加入了十几个大牌鱼塘,好评都100多条了,主页上还晒着最近买的几样东西。分别是Fendi雨伞、Prada包包、Chanel耳钉和一张电影首映式的门票。

来源: 生煎孢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月薪八千闺蜜聚会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