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荒废的,日本人认真捡起来

金博士导读:

是的,前五年,耕地都荒废着,任由野草疯长。

日本人的种地方式让莱阳的农民看着心疼,甚至有人开始怀疑日本人租地的动机,有村民认为日企租地是探寻地底下的宝藏。

五年后,大吃一惊,原来是……

前岛啓二说,按照日本的古训:“种植之前先做土,做土之前先育人”最看重土壤的品质,虽然莱阳土地肥沃,但经过化肥和农药的洗刷,土地已退化,前几年投入大量的精力仍然在……”

下面是2011年《外滩画报》的一篇老文章,读起来仍然意味深长,很值得中国人思考。

这不是说中国不好,而是说还可以做得更好,学习日本人兢兢业业的认真劲儿,百利无一害。

顺便推荐第二篇,内容接近,朝日绿源在中国农村的发展……

第一篇

日本朝日啤酒株式会社近日正式敲定,将投资1600万美元在莱阳市建设农业示范园项目。目前莱阳方面的选址、土壤化验、环境调查工作已经全部完成。

据了解,该项目规划用地3000亩,一期规划1500亩,主要建设温室大棚和牛圈、牛舍,1500亩种植牧草。采用日本先进的技术和经营模式,养殖2000余头世界最新品种的奶牛,鲜奶将直接供应市场,另外,日本新品种草莓、蔬菜也将同时落户莱阳。

唯 品奶,烟台造。饮“奶”思源,要感谢已经故去的朝日啤酒集团濑户会长的铁腕推动,为了兑现对时任山东省省长张高丽的承诺,“老头子”也是动真格了,基本就 是“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做,谁不让做,我跟谁急。”。以至于我们当时戏言“招商工作搞定老头子很重要”。以此向这位已经故去的老人致敬。当然,这个项 目如何从省的大盘子里挖到烟台来,那就又是一个版面的故事了,“招商引资”烟台一直在努力。

早在2006年,日本朝日啤酒公司、住友化学和伊藤忠商事三家公司(均是日本顶尖公司)共同出资,在咱莱西的隔壁-莱阳租下1500亩耕地,租期20年。

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

中国地大,可为什么日本企业相中了莱阳这块地呢?

原来,日本企业几乎跑遍中国,最后只认可这个地方,因为这个地方远离工业,土地肥沃,水质也没有污染,在日本人眼里,虽然中国的可耕种土地很多,但真正能种出健康食用的农作物,这样的土地在中国还极其稀少。

而这就是这样的日本人认为合格的土地,竟然原本也没有多少村民愿意种植。七成以上的村民宁愿外出打工,舍不得天地荒废的也只是老人。

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

这样的土地闲置5年后,终于看到日本人开始运作的迹象了。

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

先是养牛。注意,是散养。

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

牛产牛粪,改善土质,产出无公害农作物,农作物喂食奶牛,再产出高品质牛奶。

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

为什么要闲置5年了,一位日本籍的负责人说,按照日本的古训,“种植之前先做土,做土之前先育人”最看重土壤的品质。

虽然莱阳土地肥沃,但经过化肥和农药的洗刷,土地已退化,前几年投入大量的精力在土壤的恢复上。

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

在中国农民看来,日本人可真够“笨“的,不撒化肥,全用牛粪堆肥;去草不施除草剂,而是手拔锄除;农药极少打,偶尔用,也需由专家指导,且全部为生物制剂;土壤定时检测,确保养分均衡。

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

更让中国闹不明白的是,日本人养殖的奶牛“吃得比人好“,奶牛吃的每一口饲料都要先检测,生产出来的牛奶不合格,还要倒掉。

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

种植玉米、小麦、草莓等,但因坚持粮食不打农药“顺天收”、果蔬不重亩产量、种植养殖循环,使得企业过去持续亏本,成为了当地村民的笑柄。

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5年后让中国人大跌眼镜!

一家日本公司生产出来的牛奶每升定价22元,是国内牛奶价格的1.5倍。他们生产的草莓每公斤定价120元。

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

这些昂贵的农产品目前仅有10%供应上海和北京,价格高昂但供不应求。

余下90%供应日本市场。

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日本人在烟台莱阳租了1500亩地,闲置5年任荒草疯长,中国人都笑话他们傻,结果万万没想到。。。

时下,食品安全成为国人之痛,也自然成为外企的牟利商机。而日企的“不打农药亏5年”不是笑柄而是警钟,正视和利用这一现实,从加强环保农业开发入手实施源头治理,这或许是促进农民增收和确保食品安全,让中国农业和中国农民“笑到最后”的“双赢”之策。

第二篇

种植先做土 做土先育人

日本在山东“傻”种田:种植先做土 做土先育人日本在山东“傻”种田:种植先做土 做土先育人

朝日绿源:我们的牛奶兑水以后,还能比中国一些品牌的牛奶的营养高

日本在山东“傻”种田:种植先做土 做土先育人日本在山东“傻”种田:种植先做土 做土先育人

日本在山东“傻”种田:种植先做土 做土先育人日本在山东“傻”种田:种植先做土 做土先育人

素以“梨乡”著称的山东省莱阳市,位于胶东半岛腹地,东北与烟台市接壤,西南与青岛市毗邻,南临黄海。这里也是山东最重要的农产品资金研报]生产加工基地,从青岛机场赶往莱阳,记者一路可见,绿意盎然的农田此起彼伏。

由日本朝日绿源公司兴办的“绿色农庄”就在莱阳市沐浴店镇上。7月的莱阳,烈日当头。车从莱阳出发,向城东北方向走了十几公里后,停在一个山间盆地里。

原本,记者还担心莱阳市区的出租车司机找不到,李师傅却笑着告诉记者:“我们这里没人不知道那家日本公司,他们就在龙大集团(编注:当地的农业龙头企业)后面。这群日本人啊,不好好种地,还用围栏把地围起来,不让当地人进入,是一家很奇怪的公司。”

“奇怪”,是许多当地人对于朝日绿源公司的评价。

按 照李师傅的指点,记者朝山坡上的几栋建筑走去,那里就是朝日绿源的办公区。如当地人所言,乡间小路两旁的农田界限分明:没有围栏的是当地人种的地,而被高 高围起并安置有摄像头的则是朝日绿源的农场。这片千余亩的农场里种着不打农药、不用化肥甚至不除草的庄稼,农场里满地是草,“顺天收”是这家农场的特色。

记者现场所见,当地人的玉米地里,一棵棵玉米秆精神抖擞,绿得发亮,高度大概是朝日玉米的两倍高;地里看不见丝毫的杂草,玉米棒子也结得又大又壮。反观朝日绿源农场,高度不到半米的甜玉米,叶子不黄也不绿,其间长满的杂草几乎和玉米秆一般高。

几 位正在自家地里除草打农药的当地农民,一听说是来采访的记者,立刻放下农活,和记者聊起朝日绿源农场的各种“笑柄”。“他们根本就不会种地。”对于来到自 己家门口种地的日本人,当地的村民充满了好奇。“这家农场的地里从不打农药,作物也不施化肥,甚至连水也不浇,地里长满了草,收成还不如当地人的一半。”

“从来没见过这么种地的,种地不像种地。”六十多岁的村民老宋表示,他是真的看不惯日本人这种“糟蹋”土地的行为。据当地人介绍,去年7月,由于不打农药,朝日绿源的玉米

地里遭受虫害,黑压压的虫子爬满了田间小路,村民的农田也跟着遭了殃。

自2006年开始在莱阳种地,5年来,这家公司至今仍未盈利,成为当地农民的笑柄。既然不盈利,作为日本知名的啤酒厂商,为何继续坚持在这里搞绿色农庄?

朝日的种地逻辑,是笑话还是精明?

“我们的公司不是单纯为了商业而投资此项目的,我们更希望能通过我们的项目,给山东提供一个参考,解决当地的农业问题。”在农场的办公室,朝日绿源总经理乾祐哉告诉《外滩画报》。据乾祐哉介绍,此项目是在山东省政府的关照下启动的。

此 前朝日啤酒与山东打交道多年,关系密切,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张高丽希望朝日利用日本的先进技术,在山东建立一个农业示范项目,以改善山东农产品的质量。当时 的背景是,日本对于食品进口标准很严,形成“绿色壁垒”,而山东是对日农产品出口大省。经过考察,项目地址最终选在了莱阳沐浴店镇。

来到朝日绿源坐落的半山坡上,记者现场所见,玉米、果树、蔬菜等农作物种满田间,周围污染很少,空气清新,山坡的不远处有一座水库。“这里土壤比较肥沃,气候和温度也比较适宜农作物生长。”乾祐哉告诉记者。

2006年5月,朝日绿源农业公司在莱阳成立。由于此前朝日啤酒从未做过农业,所以他们邀请了从事农业采摘的日本住友化学和做超市物流的伊藤忠商事两家公司加盟,朝日啤酒控股79%。

自 成立5年来,这家远道而来为山东农业做示范的日本企业一直在亏损。对此乾祐哉坦言:“盈利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是要建立一个‘循环农业示范项目’,生产出 安全、安心和高质量的产品是我们目前唯一的目标。”这是中国第一家由外商独资经营的农场,也是中国第一家遵循“循环型农业生产”的农场,朝日准备赌一把。

这 家占地1500亩的农场,主要生产水果、蔬菜,并养殖了1978头奶牛,生产朝日自主品牌的牛奶。朝日绿源投资300万人民币建造了堆肥工厂,利用农场奶 牛的粪便和有机物生产有机肥料来改善土壤,从而提高农作物质量,探索“循环型农业生产”。此外,朝日绿源还花200万引进了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设备,为 办公楼和农场解决能源问题。

最初,实验性质的耕种全部在朝日绿源搭建的温室中完成。每个占地约3公顷的温室从覆盖温室表面的塑料膜到内部设施均从日本进口,并被打上了“朝日ASAHI”字样。

首批建成的温室用于种植甜玉米、草莓和小西红柿。温室内设有暖气、空调、自动浇水装置等,采用电脑控制,用机器检测苗体的病毒、虫害以及是否具有免疫力。种植土壤由日本技术人员定时检测;一些对土壤有特殊要求的植物被专门种植在盛有调配好的泥土的蛇皮袋中。

清早收获的玉米、西红柿经过预冷处理以后,就被戴着头罩、穿着工作服的包装女工用保鲜袋仔细包装好,直接送进冷藏车,发往各个销售点。每个农产品包装上都贴有“朝日绿源”字样,在玉米的包装袋反面还写有玉米种植过程的简单介绍。

“朝 日绿源的产品,都会有一个小标签,只要是消费者拿着我们的产品,我们就可以告诉他,他手里的产品,是什么时间收获、发货,如何生产的,包括是否使用农药、 化肥等,我们都可以提供相关信息。让消费者能够知道他们购买的产品,是谁生产的,将是未来中国农业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一步。”乾祐哉告诉记者。

朝 日绿源的水果和蔬菜主要在北京、上海和青岛的大型外资超市出售,如上海的城市超市、久光百货超市、北京华堂和青岛的佳世客超市等。在青岛,两个玉米的市场 价为15元。公司在2007年出售的“美莓”草莓售价则高达每公斤130元。朝日绿源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年的生产计划是:草莓39吨、甜玉米18 吨、迷你西红柿14吨、芦笋13吨、菠菜8吨、小麦900吨,其中作为牛饲料的玉米则为1800吨。

对于当地农民的疑惑,同样是山东人的朝 日绿源研究部研究员滕海鹏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三十岁不到的滕海鹏,本科毕业于青岛农大,研究生就读于浙江农业大学,“中国农业目前的状态很像日本八十年 代,大量使用化肥。随后他们发现了很多问题,所以他们对我们说,不要和他们一样,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

他举了个例子,当地农民取水灌溉的水井是10米左右,而朝日绿源则用的是200米深的井水。“有些当地人不理解,以为我们有什么别的企图。实际上,我们因为考虑到环境污染问题,莱阳这里经过长年累月的种植,农药化肥残留在地表严重,深井水里面的有害物质会更少。”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食品安全的重视也在提高,绿色健康的食物会更受欢迎。现在吃饱已经不是问题,所以以后人们肯定是朝着吃得更好而努力。这肯定是一个转变的过程。”

对 于当地人的不理解,乾祐哉则表示:“我们每年都会在当地招收一些农民来协助我们种地,同时教授他们一些新的技术和理念。我认为光靠一年两年地干,当地农民 是学不到什么的,因为每年的情况都不同。所以我觉得他们起码要在我们这里坚持做五年,才能学到真正的东西。还有一点,我们和当地许多老百姓的想法不一样, 我们是一切以消费者的饮食安全为最高准则;当地人虽说能够理解,但要真正消化这里面的内容,还需要时间。中国消费者的想法也在变化,人们现在的消费观就已 经和三年前有了巨大差异。”

“如果当地人能有机会去上海的久光、第一八佰伴还有古北的商场,看看我们销售的产品价格,他们就会理解我们如此种地的道理。”乾祐哉表示:“要想植物健康,最重要的就是土壤要健康。正如我们公司的格言所说那样,种植之前先做土,做土之前先育人。”

“我们的牛奶兑水以后,还能比中国一些品牌的牛奶的营养高”

耗资近亿元引进奶牛并养牛是朝日绿源“循环型农业”生产链上的最后一环。农场里每头身价2万人民币的奶牛分别来自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均是三代以内有高产奶记录的优质荷兰奶牛,它们在2007年6月乘专业运输机或轮船来到山东莱阳。

这些奶牛在朝日绿源享受着贵宾待遇。不仅每头牛各自都有装空调的窝棚,享受专业喂养人员每天调配的、粗细结合的饲料,还有大片自然生产的草场自由活动,放松心情。每头牛耳朵上的标牌中带有芯片,芯片记载每头牛每天的活动量、食量、产奶量等信息,通过电脑进行管理。

朝 日绿源甚至还做了一些看似离谱的明文规定:饲养人员不得触摸奶牛,不得对牛大声喊叫;进入牛场的人员和车辆都有规定的行走路线,并事先要经过严格消毒,以 防把病菌带入牛场;生产后的母牛要喂食日本味噌汤以促进食欲;小牛有单独围栏和独立活动场地;生病的母牛进入专门的房舍治疗,停药期的母牛有专人看管,完 全康复以后才能进入牛群。当记者请求进奶牛场拍摄照片时,遭到了总经理乾祐哉的断然拒绝,“我们这里不会允许没有经过检疫的人员进入养殖区,我们可以安排 我们的工作人员帮你们拍照。”

据奶牛养殖人员介绍,他们每天都要开早会。如果某天死了一头大母牛,全体职工要默哀3分钟;死了一头小母牛, 默哀1分钟;如果出生一头小母牛,就全体鼓掌以示庆贺。朝日绿源耗资千万从以色列引进了挤奶设备和牛奶储存设备。每头牛每天挤奶两次,每天清晨,牛奶由管 道进入运奶冷藏车,发往加工厂。

朝日绿源乳业有限公司技术顾问村田典男告诉记者:“说句玩笑话,我们的牛奶兑水以后,还能比中国一些品牌的 牛奶营养高。”五十多岁的村田典男曾在日本做了近三十年的牛奶生产加工,他觉得中国奶业的自身问题给他们让出了空间,“我有自信,我们的牛奶比日本同类产 品的质量还要好,因为我们都是前一天挤奶,第二天就全部加工完毕。加工的过程,是在牛奶完全新鲜的状态下进行的,把牛奶本身的新鲜保留了下来。而中国的牛 奶,很多都是需要进行成分调整的,因为那些大乳业公司都是从各地收集过来的牛奶,质量参差不齐,味道也不一样,所以他们必须要统一添加一些东西,进行成分 上的调整,保持味道的统一。结果就是牛奶的质量会下降。”

研究员滕海鹏表示:“目前,我们农场正在试用有机肥料,如今这里的土壤酸化严重,有机物低。如果用有机肥,好处是它更通气,有机物含量高,保水性强,我们希望推广我们用牛粪和秸秆生产的有机肥。时间长了,当地农民会明白,化肥的长期效果是很差的,对土地的影响也很不好。”

他 告诉记者:“这个公司吸引我的地方就是他们提倡的‘循环型农业’。”在有机肥加工厂,记者现场所见,刚从奶牛场运进来的牛粪被放进一个巨大的坑里。由牛粪 发酵产生的堆肥最终成为朝日绿源改良土壤、维持地力的有机肥。牛粪发酵50天后,再堆放3个月便可直接撒到地里了。正是依靠这牛粪发酵出来的有机肥料,朝 日绿源的地里产出的果实才可以直接摘来吃。

总经理乾祐哉补充道:“由于公司第一次做农业,研究部门目前担负着很重的责任。朝日啤酒每年会补贴一百到两百万元的研究费用,主要研究循环农业,比如牛粪如何发酵对土壤最好;再比如草莓如何栽培、奶牛养殖技术等。”

除 了循环农业,朝日绿源还开创了农产品生产销售的新模式:省去中间环节,尝试最直接的生产销售模式,即公司——超市——消费者。“中国农业的最大问题,就是 农民和消费者的距离太过遥远,农民和消费者的利益都被中间的收购商、中转商赚取。在附近的城市,比如青岛,我们就直接由公司发货给超市进行销售。但是一些 大城市,如北京、上海,必须要有经销商来配送和联系进驻超市,因为开销太大。”乾祐哉告诉记者。

来源:克里斯托夫-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中国荒废的,日本人认真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