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援撰文回忆CBA生活:球队培养感情要唱K,带20个姑娘

在CBA效力,对于外援究竟是种什么体验?

2011年,NBA因为劳资协议停摆,效力于丹佛掘金的威尔逊·钱德勒来到了浙江广厦队效力。

在科比主办的《球星论坛网》中,时隔5年,钱德勒亲自撰写了他在中国的经历:总是烟雾缭绕的球馆、队友教练都指望自己得分、球队培养感情要去唱K,还找了20个姑娘……

这短短的半年中,钱德勒见到了CBA百态。

钱德勒加盟浙江广厦队。

砰!

这是我随CBA的浙江广厦征战首场季前赛的前一天。我已经不记得我们所在的城镇叫什么名字了,但我还记得那“砰砰”的声音。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个国度没那么光彩照人的一面。

砰!

有什么东西在撞击着我房间的窗户。要我说,就像是有人朝窗户扔石子。不过,我越听越觉得,这声音是从房间内部传出来的。

砰!

我爬起来到窗户边,把窗帘拉起来,然后又甩开了。我看到那玩意儿了——它跃向窗玻璃,急着要逃跑——那是我人生中见过的最大只的蟑螂。怎么说呢,至少有四英寸长。

我尽可能快地使劲把窗户打开。刚一开窗,一群大蟑螂便从窗户飞了出去。

但是在中国,一些场内外的经历还是让我觉得——我是在彩虹之上。

球迷欢迎钱德勒的到来。

这儿的比赛氛围,无论在大城市还是在小城镇,都和NBA完全不一样。

这里的粉丝都很疯狂,对比赛真的很投入,这一点是NBA的球迷们所比不上的。

不走运的是,当你抬起头,看到香烟的烟雾笼罩着球场时,这种感觉就会打折扣了。是的,在CBA,球迷们仍然在球馆里抽烟。

就篮球本身而言,这就像一把双刃剑。一方面,这儿的竞技水准并不是最高的。不过,另一方面,也意味着我成了球队的大佬。

在NBA,我更多的是一名角色球员。我尝试着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做球队需要我做的一切,以帮助球队取胜。

我在中国打的第一场比赛里,我正是这么做的。我并没有真正掌控比赛,我四处传导球,当有空位时我就投一个,但并不会强行出手。

这么打了几分钟以后,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当我持球的时候,没人指望我传球——无论是球员、教练、还是球迷。

他们真的指望我包办所有得分呢。好咧。

我使尽浑身解数:三分线外发炮、直冲篮下、和防守球员一对一、飞身抢板、强起投篮。虽然对方的防守重心都放在我身上,我全场还是砍下了43分和28个篮板。

我想,这就是当杜兰特的感觉吧?

在中国,钱德勒当了一把老大。

那些比赛给了我一种不曾体验过的被崇敬的感觉,就和杜兰特和詹姆斯那些每晚都为球队贡献一切的家伙们。

不过,如果要我做球队的当家球星,我可不想只是走走过场而已,我想要成为领袖,尽我所能地让这支球队变得最好。

我注意到我们队里的好些球员对比赛没有感觉。他们的基本功尚可,但那种从穿着尿不湿就开始打球的人身上自然而然会体现出来的东西,在他们身上是看不到的。

比如说,如果我朝你的方向突破,别往我这边跑,因为这样会把防守你的人也带过来。要么空切到篮下,要么到外线拉开空间。但他们对此并不能完全领会。

有时候,教练会嚷嚷“传球!”球员们都吓坏了,会立马看都不看四周情况,就把球传过来。

我们队里有一个投手。他在任何情况下的任何出手——空位投篮、运球后投篮,无论以什么方式,他总会在某些时候被盖掉,因为防守人都知道他要出手了,就会紧身贴防他。

我给他解释了怎么做投篮假动作,给他示范了好几种通过切入切出和绕掩护得到空位投篮的方法。他开始使用这些招式以后,他的场均得分提高了六到八分。

外援在中国,有时很难融入。

场上还缺少一样东西,但我教不了,那就是化学反应。

在中国,一支球队很难全员出战,因为球员们没有时间休息。当下,NBA十分注重球员们的恢复和伤病预防。但在中国,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在不打比赛的日子里,你一天要训练两次。我不得不在合同里给自己争取一天的休息时间。

我之前有和一两个队友出去吃过晚餐,我们把我的iPhone传来传去,用来翻译我们的对话。但没有整个球队一起出去过。

这儿的球员们甚至还有宵禁。曾经我们队里有一个球员出去喝酒,违反了宵禁的规矩,接下来的一场比赛就被禁赛了。

不过啊,化学反应是很重要的。所以有一天,我向总经理询问,是否可以在宵禁方面破个例,全队出去玩一玩。她同意了。

我问球队的各位,他们想去哪。我不需要翻译也能听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卡拉OK。”

 

我以为他们只是想去一家带卡拉OK机的酒吧,但在中国,他们有K房 。

我们走进了这栋巨大的建筑,不完全是仓库的大小,但差不多 。我走到台前,告诉那个家伙,我们想唱歌。

他起身离去,带了20个姑娘回来。这是在翻译中出了什么偏差吗?

威尔逊·钱德勒、拉莫斯与教练交流。 视觉中国 资料

他把我们领进了这间长长的房子,里面摆着一套组合式沙发,大得足够让全队的人坐下,桌面上摆满了烈酒。霓虹灯照亮了这个地方,几台大屏幕的电视悬挂在墙上。

到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到底什么情况。

我们坐在沙发上,球员们和姑娘们坐在一起。某个人按了个按钮,音乐从扬声器里迸出来。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他们开始唱歌。

讲真,我们就干了这么些事。伙计们一首又一首地放声歌唱,剩下的球员们给他们喝彩。这太棒了,因为这无关于轰趴或者喝酒,而是一个将球队凝聚在一起的过程。

那个晚上,我了解到了好多有关队友的事情。我们开玩笑,拍照片,度过了一段很棒的时光。

尽管这颇为诡异,和我预想的也不太一样,但这是我在中国的那段时间里最美好的回忆。

在那之后,球队的整体性更好了,这并非巧合。

在中国有那么多意想不到的经历,但我对这段岁月还是心存感激的。

来源:http://bbs.hupu.com/16663635.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外援撰文回忆CBA生活:球队培养感情要唱K,带20个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