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的武功

萝卜网

街转角米铺和肉店中间,凹了一小块,三不管地带,狗都不愿意在这里撒尿划地界收保护费,平时就搁着破车、旧伞、张佳玮。张佳玮在这里支开一张躺椅,晒太阳。正晒得欣欣然有喜色时,有人上门来了。

看对街那条汉子,好一张长马脸。眉似愁肠凝紧,目如冰箱含霜。怨气所钟,乌鹊南飞,没飞一程,已被激到鸦血横飞,洒在云上就是残阳如血。张佳玮把脚往拖鞋里一塞,脚趾微曲,两手按着椅子扶手。这是挨过揍、逃过命、桥洞底下听过追赶者步伐的人,拿恐惧堆起的经验。

却见那汉凑近来,道:

“某家朱元璋!”

“噢,朱老师好。朱老师您坐,要喝点草噢不对,喝点茶吗?”

“某家是明教中人,觑那教主张无忌,极是看不过眼。那厮又无十分的才具,每日里只是倚红偎翠,温柔乡里。只是天杀的主角光环,机缘巧合,修一本九阳神功,抵得常人百多年功力;练一套乾坤大挪移,仿佛是修改器。又长了一副好皮囊,骗到四女同舟何所望,着实可恼也!如今眼见明教大业将成,这厮不费吹灰之力,未有尺寸之功,就要做得天子,我须容他不得!叵耐这厮不过武功了得,我来批发几套绝世神功,把他做了!”

“好好……”张佳玮开始琢磨,半晌问:

“我荐你去少林派学武,如何?”

“不知少林派里,是什么规矩?”

“少林武功,源远流长,所谓天下武功出少林,是之谓也,所以老觉得自己是玄门正宗日不落。武功是当真流行江湖的,你只要学到一招半式,走哪里都混得下去。只是虽为方丈掌权,但合寺里长老高僧,都能插上一嘴。气氛好归好,规矩大,效率低。”

“噫!却是陈腐不痛快,不学,不学!”

“我荐你去武当派学武,如何?”

“不知武当派里,是什么规矩?”

“武当派张三丰真人是少林出身,对少林也有香火之情,但终究不同于少林制度。武当管事的人不多,但讲究精英和自觉。师父也就是定个大致法度,然后强调自由,全靠徒弟们自觉。当然啦,虽然对内崇尚自由无为,但武当七侠对外又爱摆行侠仗义的造型,真是多事得紧。”

“噫!却是散漫低效率,不学,不学!”

“我荐你去嵩山派学武,如何?”

“不知嵩山派里,是什么规矩?”

“那嵩山派,当年有左冷禅这枭雄导师。阴谋诡计,雄才大略,想搞五岳并派,造个大型联盟,和少林武当一较短长。可惜高压政策之下,内部分崩,最后自己内讧散了。如今虽然实力浑厚,但多少有些戾气。”

“噫!却是粗蛮无趣,不学,不学!”

“我荐你去华山派学武,如何?”

“不知华山派里,是什么规矩?”

“那华山派历史悠久,人杰辈出,风雅倜傥,有那超逸绝伦的风清扬和穆人清。如今虽非武林牛耳,但没人敢小觑。只是那派思想新潮激进,又常有气宗二派之争,动不动就罢工互掐。而且太重悟性,看着好,学来难。”

“噫!却是造作得紧,不学,不学!”

“我荐你去丐帮、蜀中唐门学武,如何?”

“不知那两派,又是什么规矩?”

“那丐帮,人数众多,下层弟子破落户多,但人丁雄厚,历史悠久,文化出众,叫花子驯蛇更是一等一的好手。那唐门,工艺出色,弟子素质高,暗器流水线出产了得,毒药见血封喉,僻处边缘,但有野心。”

“噫!一个大而无当,一个小窄偏仄,不学,不学!”

张佳玮怒道:“你这泼猴,这也不学,那也不学,难道要我荐你去星宿派门下么?”

“那星宿派里,又是什么规矩?”

“哼,星宿派苦头可就大啦!第一,掌门爱听拍马屁,拍得不好时,死无全尸。

第二,师父教完弟子武功后,就此放养,任他们弱肉强食。无论弟子们境遇多么苦逼,师父是不管的。

第三,师父要用徒弟们时,全然不把徒弟当人!”

朱元璋拍手道:“好得紧!妙得紧!我正要学这等泼辣高效的功夫!快荐我去吧!”

一年后,朱元璋艺成归来,直趋光明顶,戟指对张无忌道:“你这厮又无十分的才具,每日里只是倚红偎翠,温柔乡里。只是天杀的主角光环,机缘巧合,着实可恼也!如今眼见明教大业将成,你这厮不费吹灰之力,未有尺寸之功,就要做得天子,我须容你不得!”

张无忌喝道:“朱元璋,你好长的脸皮,敢谋教主之位?”朱元璋笑道:”张教主,要夺天下,便得有这么长的脸皮!休看你有九阳神功乾坤大挪移,只是匹夫之勇!少了那路让天下归心的掌法,便当不得天下大任!”

张无忌大怒,挥掌拍出。朱元璋若无其事,右手一扬,竟将张无忌那一掌之力消于无形。张无忌大惊,失声道:“少林派的‘举手表决’!你何处学来!?”朱元璋笑道:“非也非也,这是有星宿派特色的举手表决,又不是你张教主能理解的了!”话犹未毕,双掌一合,啪的一声,阴云四起,罡气四合。张无忌霎时面如死灰:“罢了,你竟学会了世上第一等的功夫‘鼓掌通过’,天下是你的了!”转过身来,飘然而去。(文/张佳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天下第一的武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