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如镜

木老师,我有一纠结多年的问题一直没能解决,希望您能帮我分析一下。我母亲性格暴躁易怒又小心眼,人前人后从不给我留情面。我上学时每次回家有一半时间是哭着离开的,那时因为要花钱所以必须回去。工作后每次回家也基本是后悔回去,也经常哭着离开。前年我们公开闹矛盾了,起因是我讲了个我遇到的危险的往事,她说我不是好人,说像她那样的好人会处处顺利。当时有亲戚在场,我就很恼,要和她做了断,她采着我头发踢我。然后又到另外房子跟我妹挑拨我们关系,快两年了我妹与我同在一个城市但连个电话都没有。以前我也会给她钱花,逢年过节或回家时都会给。最近不回去就没给。我经常在想她与我父亲年纪大了,一是需要照顾二是生老病死都是绕不开的,怕我尽不到孝。可是我实在对那个家感到恐怖,不小心掉地上筷子她都会发怒,说我是咒她死。我父母倒是打过几次电话让我带孩子回去,我就说考虑一下,她就怒了,然后我就会斩钉截铁的说不回去。但一到什么节日或见人家父母有什么事,我就又煎熬个不停,特别是公婆到我们这里来的时候,感觉侍奉不了自己父母,更难过。我该怎么办呢,木老师?谢谢!

答:你难过不是因为侍奉不了父母,也不是爱他们。而是,你和母亲的关系糟糕到这种地步,会成为别人眼中的“异类”,你无形中感到压力。你好的依然是“面子”。比如节日,别人合家团圆,问你怎么不回家,你答不上来。比如公婆来拜访,你羡慕他们的和睦,却又仿佛低人一等,抛弃原生家庭,就如斩断后路。

你痛恶母亲,数尽她的不是,平日想起来也咬牙切齿。可到某些场面,你又有种心理需求,想跟别人一样“孝顺”。就如一个花瓶,平日空空如也,过年过节就想插满鲜花,以求喜庆。然而一想到为了这点心理安慰,要付出巨大的精神代价,你就自私了起来。你不停开导自己,我不回去遭罪,是他们不好,不是我不孝。

你发现没有,你那么恨母亲,是因为你们太相似。两个太相似的人,更容易针芒相对,犹如天敌。你说她暴躁易怒小心眼,那么你一语不合就要和她做了断,算不算易怒?她放下架子打电话叫你回家,你又以冷淡的语气激怒她,算不算小心眼?我觉得她生完你就得产后抑郁症了,用迷信的话说,叫命中相克,你们都致力于改变对方,最后两败俱伤。

只要你的性格一天不成熟,你和母亲就一天无法和解。你不用试图同情她,也不要试图索取温情,你们一联系就会互相刺激,不如各自安好。你读书时,要钱花才不得已回去,你嫁人后,不回去就不给钱了。按你的思维,暴烈的母亲也是为了老有所依,才向你低头服软,而你已经不依赖她了,当然口气强硬。她现在的难过,和你当年回去一次哭一次的难过是一样的。自尊心太强的两个人,妥协一次,心里就会滴十滴血,除非你们给对方台阶时,已将自我彻底放下。

我不会劝你向善,劝你孝顺,把你放到“父母皆祸害”小组,和所有成年未成年人一起控诉父母,你就不会那么纠结了。然后把你母亲放到“孩子皆白眼”小组,她也能和多数父母惺惺相惜,对你的不孝释然。亲子关系不是电视剧里惯性的大团圆结局,做不到尽善尽美,才是真实人性。

你真的很想去照顾父母吗?你真的不怕二次伤害吗?那么,先学会忘记。忘记她的种种不是,并劝告自己,不要成为她那样的人。你把回去看望她的行为,当作看望年老的自己。不是尽孝,而是对着镜子,清理内心的债务:

“小时候,我无法和另一个我相处,总被另一个我气伤,我现在可以不生她的气了吗?这世上,有许多人,不愿意放过自己,甚至痛苦到自杀。可是,我不能杀了她,否则我会孤独。”

不是每个人都懂得爱,她们都自以为爱,却爱而不得法。她为控制不了你而暴躁,你为她不留情面而暴躁,也许她这辈子最操心的就是你,你是她攻不下的城,她是你挡不了的矛。如果有一天,你们都丢盔弃甲了,就相安无事了。

来源: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89633259163393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亲如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