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杯的三天:斗殴、酗酒、催泪弹

上周六在马赛市开赛的英国队对战俄国队的比赛造成了这样危险的结果:35人受伤。在那三天里,这个地中海城市见证了足球带来的最好与最坏的一切——聚会之后战斗紧随。现在,英国和俄国的大多数粉丝已经离开了法国,但是有几个人却将在那呆上几个月,呆的地方就是马赛的博麦特监狱。

其中一个人叫亚历山大·布斯,过去的这个星期一,他出现在马赛博麦特的地方法庭。上周末就在这位英国大厨正在庆祝二十岁生日的时刻,却因发生在英俄球迷、地方人民和警察之间的冲突而被逮捕。

布斯到达监狱时穿着英国队的衬衫。尽管他的翻译尽了全力给他翻译,但是他仍然不能理解那些反对他的言语,但是他似乎知道这些言论对他很不利。他承认自己在周六冲突的时候扔了塑料杯还竖了中指。但他仍然宣称他去酒馆的最初原因是为了和出现在那的父亲克里斯一起庆祝生日。布斯说“我要向马赛人民和警察道歉,非常非常抱歉……我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了错误的地点。”检察官还说布斯被检测出有法定数额两倍的酒精存在其血液当中。

在宣读判决时,他父亲还没弄明白什么意思。“两个月”布斯结结巴巴地说着。克里斯·布斯几乎崩溃了,但是他很快又恢复了镇定说到:“坚强点儿。我会来接你的。”之后他满眼泪水地走过涌满记者的法庭。他们的律师说这个家庭正处于“因判决而极度沮丧”的时期。布斯很有可能会在马赛的博麦特监狱服刑且在未来的两年里将被禁止进入法国领土。

还有九个人也轮流出现在法庭中:五个英国人,一个澳大利亚人还有三个法国人。他们都被判刑,刑期三个月到一年。

马赛旧港口前排列了四个酒馆:the Queen Victoria, O'Malley's, Temple,和Out Back。这是英国球迷六月九号周四那天安顿的地方。这地方插满了英国国旗,每个地方都表明了这些支持者所来的城市或地区。丹是个来自诺威奇的支持英格兰队的三十岁粉丝。他挂了20面英国国旗在Queen Victoria酒馆前的码头上。

当我在接下来的那个下午拜访那些英国粉丝时,看到那个地方有人说“英国区”已经超出了四个酒馆的范围了。“这都是个英国城市了,”丹向我喊到。据警察说,尽管大约有五万英格兰支持者来了这里,但是氛围还是很轻松的。“我们都是维稳之人,”一位警察告诉我。“这里没有挑衅。但是如果有人在喝酒的话气氛就会转变了。这个地区是个战斗区。”

即使气氛还不错,但是自从周四晚上在一个酒吧发生了打架之后媒体就已经紧盯着这里了。来自于莱斯特的哈里说这场争执发生时他刚在O’Malley酒馆点了一品托的酒。通过他的智能手机,他读了篇谴责英国球迷行为的文章,同时用了张自己的照片来阐明自己的观点。“我的女朋友看到这篇文章时打了电话给我。她不能理解我怎么能跟那群人在一起——我并不是个足球流氓。当时有几个当地人过来煽动大家,”他说到。酒馆经理安东尼.贺瑞德插嘴确认了此事。“我这的监控录像记录了当时那些被袭击的英国人。”贺瑞德说这座城市正准备关掉一些地方“他们想把每个人都送去粉丝专区,但是英国粉丝觉得这里才自在。”

他们在这当然舒服。英国人在酒馆前的路上随意走动,伴着“三狮军团”、“烈火中的瓦尔迪”以及“挣脱欲望”的曲子又唱又跳。气氛很欢乐却堵塞了交通。所以警察介入了,一开始很温和,后来就用上了催泪弹。这很有效,短短一分钟路上就杳无人烟了,而四个酒馆就好像是被匆忙遗弃的一般。

但是愤怒的英国人还留在那片区域。他们在与一脸严肃的警察对峙情况下向旧港口那边的码头移动了一点儿。一打可能是被吵闹吸引过来的俄罗斯人把他们莫斯科火车头足球俱乐部的黑色T恤衫罩在脸上,然后挡在警察和英国粉丝中间的位置,时刻准备着要跟两边都打架。但是逮捕了一些人后,大众就在没有太多伤害的情况下平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我遇到了四个穿着短裤和人字拖走向沙滩的俄罗斯人。一个人拿着些贴纸,那张贴纸上有个一脸愤怒还缺了颗牙的家伙。他还大笑着给了我一个贴纸——而他大笑时露出的缺牙正好说明了这贴纸上的人就是他。大约每三十英尺他就找点东西贴在他的脸上。他向我解释那些东西的意思是“法国人,英国人:明天等着瞧!”。

我确实看到:在比赛当天,旧港口附近的这片区域已经到了失控的地步。那天下午的早些时候,一个五十岁的英国球迷在埃蒂安纳多尔弗广场遭受袭击且险而丧命。他因心脏病发作被紧急送往医院,目前他处于稳定但仍未脱离危险的情况。

下午六点左右,歌剧院附近也成了冲突地区。当地人跟英国人打架,而俄罗斯人跟每个人都打。警察就在他们中间。啤酒瓶漫天飞,打碎了萨夫街上加尼尔咖啡馆的窗户。现场大量人员受伤。

是谁最先挑起的?谁打了谁?这些都没人知道。大多数英国人说他们那会只是在还手而已。那帮俄罗斯人,他们都是被当地检察官布莱斯.罗宾称之为“专门来打架的人数有一百到一百五十人的一伙人。他们动作很快,这给警察辨别和抓捕带来了很大难度。”事实上,没有一个俄罗斯足球流氓在现场被抓住。上周二局势改变了,43个俄罗斯人在法国东南部被逮捕。其中二十人将被驱逐出境,三人面临审判。

另一群来自马赛的年轻人的动机尚不明确。据有些人说,整件事的起因是可以追溯到1998年的与英国球迷冲突相关的报复行动。一个我遇到的当地人说“我们得让他们知道我们是谁!我把一个英国人的衬衫撕了。这就是那个战利品。因为当我问他要的时候,他不给我,所以我直接开撕。”

总而言之,那天下午三十五人受伤,其中一个还处在危险期,三个重伤,一个被刺伤。最终,来自各地武装的590名消防员和成千上万的警察才使这场冲突平息下来。

事实上,帮助马赛街道重归平静的是球赛终于要开始了。在奥林匹克自行车馆的入口处,一群头上有血痕还绑着绷带的激动的英国球迷在那大声歌唱。终场哨响之后,在体育馆的南部发生了冲突,而大约是比赛后的一个小时,旧港口那边又发生了另一场冲突事件---这次的事迅速被催泪弹解决。

六月十一号周六的足球赛况有点儿像这条街的情况:尽管在某一时刻英国人被俄罗斯人打了埋伏,但是英国人还是占主导地位的。最终结局是,整个场面相当难过。

来源:界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欧洲杯的三天:斗殴、酗酒、催泪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