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群:谁敢站出来说NBA操纵总决赛?

我在分答被问了太多次:NBA是不是有意在操控比赛,好让总决赛打时间长一点,赚更多的钱?

不仅中国球迷问,其实在美国质疑的也大有人在,巴克利就认为对格林的停赛只是为了让总决赛打长一点;有一位曾被判刑的前裁判多纳吉也这么说。

当然这只是格林停赛以后,对“NBA操控总决赛”质疑的最新角度。在此之前,勇士2-0领先骑士时,有关的“操纵论”针对的是裁判的尺度,认为联盟准备保送勇士蝉联。

更早时,雷霆3-1领先勇士,激烈的对抗同样引发对裁判尺度的不满,“操纵论”的观点是联盟不想让一支“三分球队”再次夺冠;勇士逆转过程中,尤其对格林“踢裆”没有禁赛,新的“操纵论”出现,认为联盟要保送勇士,不想让雷霆这样的小市场球队进入总决赛。

詹姆斯应该早就习惯这种“操控论”,他打过太多的总决赛,斯特恩退休前一直享受作为他的“干爹”的身份;今年以1-3落后时,新的“操纵论”认为詹姆斯在总决赛失败太多次,联盟准备将这个“干儿子”抛弃。

我想说的是,大家想得太多啦。

30个老板的游戏

如果你帮了勇士,骑士的老板怎么办呢?

NBA是一个商业化的篮球联盟,球员的身份是职业球员,一年8个月的比赛,是30个老板凑钱玩的游戏——这是理解NBA的大前提。

每个老板之间,首先是合伙人,然后才是对手,至于斯特恩和肖华,只是他们投票表决同意的CEO,只拿死工资(当然工资很高,相当于一名一线球员的年薪)。在商业利益方面,30个老板以这样的原则分配:我的一亩三分地,我投入,我收成;联盟范围的收益,30位老板均分。打个比方,我们经常看到NBA的球衣销量排名,过去第一是科比,后来是詹姆斯,后来是库里,但无论你的球星球衣卖多好,收益都是30家分摊。

30队利益均等,共同致富,这是NBA的大原则。鉴于这一原则,发生了一些让大家并不理解的事:第一件是那年保罗被交易到湖人,斯特恩出面否决,至今让湖人球迷耿耿于怀。事实上当时的黄蜂老板已经卖了球队,由NBA托管,也就是黄蜂队资产属于剩下29队老板共同所有,如果在找到新主之前把核心球员交易,意味着黄蜂卖不出好价钱,也就让29队老板共同吃亏。第二件事,今年联盟干预费城76人队的重建,强行派小科朗吉洛进驻担任总管,解雇了原总经理,理由是费城连续几年的摆烂,已经影响到他们打客场时别的老板的票房。

NBA就是这样,如果说他们有操控,那就是平衡各队的实力,尽量让实力接近,以展现最激烈的对抗水平。针对这一宗旨,NBA在当年的劳资谈判中出台奢侈税,平衡各队的投入;在最近一次劳资停摆时,压制大市场,扶持小市场。

所以,如果说联盟在操纵总决赛,你帮了勇士队,那么骑士老板怎么说呢?你帮了骑士队,勇士老板不干了怎么办?

臭名昭著的多纳吉

我从来不相信说过谎的人

多纳吉不是第一次站出来说NBA操纵比赛,从2008年开始,每个季后赛他都会接受采访,理由只有一个:NBA想让季后赛或总决赛打长一点。

他不这么每年冒一下头,就会被人忘记,而在保护言论自由的美国,他怎么说都不违法。但是多纳吉是有劣迹的人,所以美国人宁可相信巴克利这么说,也不会理睬多纳吉。

2007年,多纳吉被联邦调查局盯上,最终迫使他在8月15日认罪,承认担任赌博公司内线,只为了3万美元的好处费。他那个年代,最年轻的裁判都是10万美元年薪起,但他为了蝇头小利毁了自己的一生。

博彩公司并不是为了通过多纳吉操纵比赛,而是想知道更多的球队内幕:谁有
伤不报啦,谁内部不和啦,谁家里有事没心思打球啦,还有哪个裁判和哪个球星有隙,会给他颜色看看等等。博彩业在美国监管非常严,他们挣钱不是通过
操纵比赛,而是获得更准确的消息,以开出最正确的盘口,当两边下注相等时,博彩公司挣到9%的水钱;而任何因信息不畅而开盘不准,都可能导致要么大赚,要么大赔。

多纳吉被判15个月监禁,2008年出狱后每年季后赛都会出来接受采访,把他的观点——NBA想让季后赛打得长一点——嫁接到任何一轮引起争议的比赛上。有时他根本上不了新闻,因为争议并不大,像今年从西决到总决赛议论纷纷,自然少不了他。

小偷小摸可以原谅,浪子回头可以等,但我从来不相信说过谎的人——在原则问题上说谎,如果不是善意的谎言,说明这个人从根儿上有问题,他说过一次谎,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坦白和正直是上帝赋予人类的最宝贵财富,如果抛弃了这个,那么他说什么都不可信。

我宁愿相信巴克利。

被狼外婆吓大的一代

先选择质疑,是现代中国人的思维定式

不仅是中国的球迷,现代的中国人都是在“狼外婆”的惊吓中长大的。是的,这个社会太复杂了,如果过于单纯,就会吃亏。曾经有20年时间,中国经历了诚信与规则的崩溃,重塑信任并非朝夕之功。

“狼外婆”的故事告诉我们,不要相信陌生人说的话,所以现代中国人的思维定式,就是先选择质疑。这个思维逻辑,相当于在一个案件发生时,我们先假定一个人有罪,让他自证清白。这一原则在中国司法界已经被翻转,我们不能做“有罪推定”,而是要寻找证据,去证明他有罪。

活在有罪推定的世界中非常疲惫,在我们宁愿选择不相信他人的同时,自己也不被他人信任。这样的社会效率低下,每个人都很孤独,黑喷遍地。

在我们先选择质疑时,浪费了很多时间与精力在口水上,而不是欣赏世界的美好。因为有了质疑的习惯,我们不求甚解,比如格林为什么“踢裆”不停赛,却对詹姆斯伸一下手就停赛。

我的处世方式是:不管你是谁,在我第一次见你,第一次听你说话时,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我相信这个世界大多数人都是清清白白,我愿意和他们一起过简单的生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苏群:谁敢站出来说NBA操纵总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