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与我周围的六件小事

作者:毛丹青

1.有天下午跟日本牙医闲聊,他说:“结婚跟装假牙一样,有的人一装就合适,严丝合缝,就跟从自己的牙床上长出来的一样。不过,有的人就装不好,装一次不合适,再装还不合适,最终把自己的牙床都弄坏了。装假牙老装不好的人就跟离婚多次还搞不定的人一样。结婚一次结好,就跟装假牙一次装好一样,健康而省心”

2.与东京的出版商闲聊,说到最近学习汉语的日本学生变多了,尤其是学医的学生选修第二外语时,大都选汉语。据说其中的一个理由是从中国来的客人越来越多,而这些客人大都是一边旅游,一边接受日本医院的精密体检,所以医疗现场急需汉语人才。看来,大经济波及多个面,并不是简单几个领域就能说清的。

3.以前在商社工作时有个天然呆的职员很搞笑,他的思维跟别人不一样。有一回他给东京分社的部门发传真,打电话跟对方说:“传真纸有很多种类,纸白贵,纸灰便宜,纸黄的最经济,我给你发过去,好好看下” 说完,他一古脑发了过去,但谁都知道对方接到的只能是白纸一张。对此,他辩解道“传真机太落后了”

4.过去听朋友说他在东京高速路开车,突然看见一条巨大的冷冻金枪鱼在路上打滚,把他吓了一跳,险些出车祸。当时听他说这事就跟假的一样,高速路哪儿那么巧,就能看见金枪鱼呢?可刚才,我在高速路开车,分明看见了一只活鸡正在逆行,而且是跳着脚地飞奔。不用说,跟金枪鱼一样,全是拉它们的车惹的祸。

5.西方把“禅”说成“ZEN”,而不是“CHAN”,ZEN是日语发音,与汉语拼音没关系,让西方认同“ZEN”的人应首推铃木大拙,他英文功底很厚,为“ZEN”的扩散做出了贡献。最近西方开始流行“BENTO”,即日语“便当”的发音,同样与汉语拼音没关系,不知这个词是如何流行起来的?汉语写“便当”能讲得通吗?

6.日本学生说他去驾校参加面试,被教官问道:“你知道什么是ABS吗?” 学生答:“不知道” 教官又问:“那你知道什么是AKB吗?” 学生答:“这个也不知道”,结果,教官大吃一惊,听学生不懂“AKB”比“ABS”还不可思议。顺便说下,ABS是制动防抱死系统(antilock brake system)的简称,与AKB无可比性。

来源: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8627316028737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日本与我周围的六件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