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闭关4年,公司曾陷入危机,重新出山后,马云随即投资39亿!

黄章创办的魅族曾被赞誉为国内“最具苹果气质”的手机企业,他们在五年的时间里“龟速”般地推出三款手机,只为爆一款精品。

其首款机型M8因让微软Windows CE系统浴火重生,至今还被摆在微软总部的展览馆。2012年,整个珠海电子信息产业,魅族一家产值就占据半壁江山。巅峰之际,黄章却把公司“甩手”交给了多年的老搭档白永祥,自己则闭关4年,一门心思闷在海湾半山腰的家中研究硬件和UI设计,每月唯一的出门还是去理发。

期间,他似乎错过了国产手机市场鏖战最酣的时间段,魅族一度陷入危机。黄章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粉丝社区被雷军发扬光大,才幡然醒悟。2015年,从阿里等资本处融资43亿后(阿里5.9亿美元,海通开元基金6000万美元),黄章开始重拾过去的荣光。

粉丝营销鼻祖

1974年,黄章出生于粤北梅县农村,高一没有读完就辍学,16岁带着百来块钱独闯深圳。

如果按照这条线发展,黄章和其他农村打工少年没什么两样,区别在于他从小对电子科技极为痴迷,几乎所有的钱都花在买设备进行研究上。少年时,黄章就偷偷拆了村里唯一一台电视机,引得周围人一阵惊呼。

深圳打工期间,在做了一段时间的厨师后,黄章最终如愿进入了无比热爱的电子行业,从此一路高升,如鱼得水。

2002年,已是一家新加坡合资企业总经理的黄章,带领企业从VCD成功转型MP3。20小时超长播放、128MB内存、免驱动连接电脑,该企业推出的MP3,一度拥有一系列吸人眼球的标签。

达到职场巅峰的黄章却悲哀地发现,自己与企业管理层在技术理念上的鸿沟越来越大。他想深耕细作于技术研发,加大投资;老板却希望能省就省,技术上有个行业一般水平就可以。不久之后,黄章辞职,并于2003年创立魅族。

单干后,黄章还是从熟悉的老本行MP3入手。2003年6月,魅族第一款MP3随身听上市。

草根出身、常年接触市场的黄章懂用户的心理需求,产品刚一上市,他就召集用户去各大论坛发帖传播,凭借发帖链接可享受到一定的购物优惠。当年网络尚不发达,粉丝也远不如今天热情,黄章就已经开始组织大量的粉丝并肩战斗,堪称粉丝营销的鼻祖。

在魅族的论坛里,用户名为“J.Wong”的黄章每天都要泡数个小时,有时凌晨一两点钟还在线。2003年开始,他以每天平均3个帖子的速度,迅速将发帖总量提升至近万。

靠着常年“泡论坛”,黄章总能在第一时间得到粉丝的反馈,并据此更新产品,售后服务部再层层跟进。考察员工论坛在线时间一度成了黄章衡量下属的一个重要指标,魅族也因此被视为MP3业内中最“亲民”的公司。

此外,黄章还会心血来潮地花上数十万元快递费,给每个用户邮寄一个耳机海绵套。不靠广告,靠口碑。日积月累,魅族赢得了大批粉丝的心,他们开始自发成立组织,自称“煤油”。

2006年,魅族MP3年销售额突破10亿大关,成为“国产MP3第一品牌”。

国产机皇

魅族风头一时无两,整个行业却步入黄昏。2007年,MP3市场竞争日趋白热化,各厂商都挤在红海中,同时,手机的音乐播放功能开始代替传统MP3,该行业的市场规模逐渐萎缩。

魅族的转型迫在眉睫。同年,大洋彼岸的乔布斯向全世界展示了第一代iPhone,黄章看到了“从MP3过渡到智能手机”的成熟样本。

黄章意识到,在长期由摩托罗拉、诺基亚把控的手机市场,乔布斯很可能作为一个引领者横空出世,这也是未来魅族变革的方向。按照搭档白永祥的话:“MP3未来只有两条路,一条路越走越便宜,一条路越走越小,那不是我们的追求,智能手机能把MP3融合进去,手机才是一个有前途的产品。”

魅族开始跑步进入智能手机领域。此前,黄章此前在MP3积累了相当的生产研发技术、销售渠道等资源,转型过程中,魅族面临的压力显然都不是事儿。

白永祥也认为,“对于智能手机所需要的触控技术,我们在做MP3的时候,就已经接触过一些,在技术层面并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障碍。”

更大的利好在于国内整个市场环境相对宽松。早前包括波导、科健、夏新等国产手机先行者已经落幕,这让一心专注于技术的黄章更如鱼得水。韩国设计师赵英秀日后回忆:“黄章对设计和手感有一套完整的理念,并且对细节的追求近乎偏执。”此前在赵秀英的职业生涯中,从来没有老板会亲自参与到手机的设计环节。

2009年2月,魅族M8上市。上市当天,几乎每家魅族专卖店都排起了购机长龙。期间,曾经被人津津乐道的一个趣事是:一个粉丝转战4个省、倒了3趟火车、1趟汽车,从安徽阜阳赶到山东临沂,只为了尽快拿到M8手机。

黄章用了1个月的时间,将销量数字变成10万部,5个月过后,M8销售额突破5亿。在2009年国产手机还咬紧牙关过苦日子的背景下,魅族M8异军突起,堪称奇迹。后经百度数据研究中心统计,M8被评为2009年度十大手机,并被广大网友誉为“国产机皇”。

但这款历经2年才上市的精艺之作,领跑了市场,却也一度令黄章饱受愤怒和屈辱。“枪打出头鸟”,销量飙升之际,M8却被指责抄袭苹果,乔布斯甚至亲自签下了“追杀令”。

众所周知,2007年1月,苹果发布第一代iphone,魅族M8却因黄章一次次推倒重来多次跳票,直到2009年才问世。在当时“国货”等同于山寨品的环境下,黄章的任何辩解都显得苍白。更何况从二者外观、时间节点来看,M8都符合“抄袭”的条件。

但鲜为人知的是,M8的第一版设计草图早在2006年就已在魅族论坛上被黄章晒出。赵英秀也回忆,M8定版时,一共有过34版设计,就连开好的模具,都曾推倒重来了3次。

直到2012年,黄章才得以“沉冤昭雪”。在当年苹果与三星专利诉讼大战中,苹果为了证明三星存在侵权行为,将魅族M8作为自主创新的产品拿出来举证,无疑是变相否认了魅族的侵权。

但在当年一片骂声的“围剿”之下,黄章唯有沉默应对。

失去的黄金年代

M8之后,黄章有了更终极的目标。作为国内智能机领域跑得最快的人,黄章深刻体会到了市场的前景以及国内从业者与国际的差距。受制于苹果公司后,黄章将乔布斯列为标杆,立誓要做出属于魅族的传世之作,这一心态也埋下了魅族从引领者到追赶者的祸根。

在黄章看来,一款精品手机,首先需要足够长的酝酿期。

他也确实在按照这个套路出牌。据华商韬略统计,从2007年进军手机界,算上2012年推出的Mx系列,长达5年的时间,他一共只推出了3款手机。

为了精研新品,黄章从珠海魅族大厦搬出,把公司日常管理甩手交给了多年的老搭档白永祥,全年基本都宅在家中,自己“抠”手机的细节,每个月唯一一次出门是献给理发店师傅。

魅族的设计师和研发人员经常要到黄章的家里面谈,后来连公司高管开会也得到他家里集合,员工形容黄章就像一位炼功的“隐者”。

“闭关修炼”的黄章不知不觉陷入到一种恶性循环。

于外,他变得排斥外界和资本的介入。在他看来,风险投资往往追求短期效应,风投公司都是“投机分子”,没什么好谈的。许多本土企业找到黄章,希望让魅族代工产品,他不理会;一些跨国企业也提出合作,却被黄章以“魅族是个小公司,只能把资源集中起来做一件事,做这些事情会让我们分心”为由关闭了联手的窗口。

于内,黄章更愿意把时间精力消耗在产品的旁枝末节上,这也是他的性格使然。黄章当厨师期间曾痴迷于粤菜,后来他家中聘请了5位粤菜师傅,但黄章仍会牢牢把控食材原料等各个细节,标准之严以至于最终只能亲自下厨才能合其口味。

做手机也是如此,每个细节,黄章都得自己把关,甚至于自行设计才安心。微博上,他给自己贴的第一个标签是“魅族手机设计师”,其次才是“魅族创始人”。

他确实一直扮演着魅族首席设计师的角色,手机发布会上,“J.Wong设计”甚至成为魅族最后的招牌。在M9和MX系列手机的右上角有一个“魅族”字样的小篆印章Logo,这个Logo便是由黄章亲自操刀。因为他临时要添加该设计,M9的发售一度被延期。

没有资本的火箭助推器,魅族完全按照黄章个人喜好成长。他不做产品广告、不接受媒体采访。沉浸在自我世界中的黄章没意识到,魅族正一步步错过中国智能手机的黄金岁月,魅族“慢工细磨”之际,手机市场早已经厮杀为一片红海。

与雷军的恩怨情仇

黄章本有机会扭转这一局面,他一度搭上了雷军的车,却在半路与他分道扬镳,成为“死敌”。

2008年,黄章和雷军第一次见面。彼时的雷军刚从金山卸下了16年的重担,寻求新的突破。虽然市场上仍属小众,但呈现出极客气质的魅族吸引了雷军的关注。

会面之后,雷军对魅族大为赞赏。由他介绍的众多投资者慕名而来,轮番和魅族谈资本合作,但一一被黄章否掉。对于外部投资者,黄章仍然保持戒心,此时的魅族依旧是他一个人持100%股份的家族企业。

黄章排斥资本,但和雷军却非常聊得来,两人经常交流想法,“蜜月期”持续了很长时间。白永祥回忆称,雷军爱喝可乐,黄章办公宝的冰箱里因此常年备有冰镇可乐。黄章还把魅族的设计手稿拿给雷军,让他提意见,两人也会讨论新式论坛该怎么建设。

这个英雄惺惺相惜的故事,却没能按照常规走到最后。

2010年,雷军撮合UCWeb的俞永福去和黄章谈投资,再一次谈崩后,二人的关系急转直下。业内有人爆料称,这和小米在此期间发布的MIUI手机操作系统有关。

上海广电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屠一新也在微博上回忆:“那天在黄章办公室,听他比划讲M8的输入法应该是怎么样的,雷军来了,跟黄章要了不少M8的电池。当时感觉他们两个很谈得来,都是拼命三郎,都琢磨用户体验,有惺惺相惜的感觉,应该是乔布斯和google创始人早期的关系的样子。结果魅族和小米,苹果和谷歌,各自成了对手。形势不饶人啊!”

黄章在魅族互动社区上指责雷军“曾经以天使投资人身份利用高新区领导关系接触我,套取魅族的商业秘密”,并破口大骂,“不是我曾经教他,他懂个屁做手机!”

雷军在接受《人物》杂志采访时回应,用“我只想说一条,那都是他一家之言”避过不谈,使得二者之间的纠葛更加扑朔迷离。

关系破裂后,雷军带领小米一路“高飞”,年销量迅速突破6000万部,其他国产智能机厂商同样发展迅猛,与魅族一样由MP3起家的OPPO,年销量也发展至千万级别,而曾经的领跑者魅族,却仍尴尬地停留在“百万”。

虽然黄章不忿地指责雷军是抄袭,但不可否认的是,纵观小米和魅族的发展,雷军在战略上更加宏大,他把用户社区思想包装成了小米模式,打通了产业链上下游,而黄章却在形势大好时裹足不前,仍谨守着论坛模式,错过了扩张的先机。

两人的身价也体现了格局的差异。“2015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称雷军身价838.2亿人民币,位列榜单第4,比李彦宏还靠前,黄章则以85.7亿人民币排在206位,仅与小米科技总裁林斌分量相当。

超人归来

2014年春节前的一个傍晚,白永祥和几位高管到黄章家里摊牌,把魅族的内忧外患一股脑汇报给黄章。但彼时的黄章依旧坚定地认为:产品第一,其他都是第二。如果接下来有一款好产品爆发,魅族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几天后,魅族爆发了史上最大危机。魅族原副总裁、UI设计总监马麟带着一批高级经理加盟乐视,由此引发了魅族其他员工“出走潮”。白永祥回忆,“软件部门一个星期就走光了。”

在4年漫长的“归隐”之后,黄章终于决定“出关”了。

“大家好!我刚从火星回到地球,我将以最开放的心去包容,去接纳这个世界。大家都知道我们营销做得烂,从今天开始,我就要告诉更多人,除了小米手机之外,还有更好的魅族手机可以选择。”2014年2月12日,黄章发出了自己的第一条微博,宣告从幕后走到台前,目标直指小米。

当天,黄章发出三条“军令”:扩大产品线、引入投资、拿出20%的个人股份启动ESOP(公司员工持股计划)。

他也开始反思过往,当初没有把公司的商业追求放在第一位,更多是从个人角度考虑。“我们会适当的融资。”对于魅族早年错失的融资良机,黄章称,如果魅族早引入资本运作,今天收购摩托罗拉的就是魅族而不是联想。

排了几年队的资本终于叩开了魅族的大门,巨头阿里第一个进入。2015年2月,魅族正式宣布接受阿里5.9亿美元及海通开元基金6000万美元的投资。微博上,黄章发布了一张与马云的合影,称“受益匪浅”。

融资后的魅族开始提速。此前,黄章每年平均只推出一款新作,提出扩大产品线后,仅2015年下半年,魅族就推出5款新手机,曾经国产手机里最后的一个“小而美”,也开始追求以量取胜。

黄章的“妥协”很快有了成效。2015年,国产手机增速放缓之际,魅族销量却猛增350%,从500万台一举突破至2000万台。

而魅族副总裁李楠还称:魅族在销量上一直很克制,不然2015年销量很可能冲到3000万部,考虑到过分的野蛮生长会危害到公司的其他方面,才有所放缓。

重新掌舵魅族的黄章,不再是闷头冥想的理想者,他开始学会借助风口的力量。每场产品发布会,他都请来大牌歌星助唱。即将举办的新款魅蓝手机发布会上,黄章就请来了当红歌手李荣浩。

“魅族之前有神一样的产品,却有猪一样的营销,是因为他们有一个乌龟一样的老板,窝在家里,无心应战。”黄章这样调侃曾经的自己,但他随后又说:“当龟师傅变成龙战士的时候,便是所向披靡。”

来源:新财富商业模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他闭关4年,公司曾陷入危机,重新出山后,马云随即投资39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