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女大学生:在大城市里找工作,借钱是做的最多的事

毕业季,是有人欢喜有人愁的季节。在各个高校的就业率统计下,那些艰辛与奔波变成了冷冰冰的数字。特别是,对于那些没有背景、没有钱,还要面对就业歧视的农村女大学生来说,这着实步履维艰。家庭条件越不好的孩子,就业成本越高,本身就成了悖论。看来,即便冲破了种种教育不公平,读上了大学,也冲不破阶层固化那道坎呀!

公交车8元、午餐5元、扫帚15元、晚餐5元、充话费50元……即将大专毕业的肖爽记下了一天的花销。从去年年底开始在贵阳市东奔西走找工作到现在,她养成了每天记账的习惯,也学会了计算和比较各种成本。

肖爽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找到合适的工作,但日渐增加的找工作成本,让她感觉“压力山大”。

租房、交通、装扮等硬性花费较大

“借钱是我这段时间做得最多的事情。”肖爽说,这是她目前最大的苦恼。

因为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好,肖爽不愿意向家里伸手,但为找工作增加的硬成本是逃不掉的,尤其每月500元的房租成了她要面对的“头号支出”。

她所租住的地方,是一个即将拆迁的“城中村”里的单间,环境嘈杂,洗澡、上厕所都不方便,但这已是肖爽能找到的性价比最高的房子了。她为这每月500元房租纠结了很长时间,但看着同学们纷纷为了增加找工作的机会搬出宿舍在市区租房,她最终决定咬牙负担。

有了暂时稳定的“小窝”,肖爽开始不断地投简历。人才市场招聘会、报纸招聘信息、街头的公司广告都是她获得招聘信息的渠道。有人提醒她简历做得不够好,她上网花了几十元,请别人帮忙做了份新的简历,这笔开支相当于她好几天的饭钱。

每天出门投简历、面试,即使都坐公交车,每月的交通成本也需要上百元。眼看着生活日渐拮据,肖爽开始晚上在闹市街头摆地摊,“维持生活”。

为了面试时看上去更精神、职业,在学校素颜了3年的肖爽开始学着化妆。她在网上淘了一套“能将就用”的化妆品,又花几百元给自己购置了一身正装。

肖爽发现,租房、交通、装扮等花费也是身边同学在求职中主要的“硬花费”,有的同学靠干临时工、兼职或者摆地摊贴补一些,绝大多数同学还要靠父母支持。

肖爽心里清楚,假如再找不到工作,靠摆地摊赚的钱肯定不够养活自己,“实在撑不住只能跟家里开口了”。

一次“公考”花掉一个多月生活费

罗远银出生在贵州遵义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高中毕业后考上深圳大学,被父母和乡亲视为村里的骄傲。如今,看着家乡火热的发展速度,她准备回到贵州参加公务员考试,找一份体制内的工作。

贵阳和深圳两地的距离1206公里,4月15日,罗远银捏着一张342元的火车票,从深圳返回贵阳“赶考”。对在大学期间经常靠兼职来补贴生活的罗远银来说,买火车票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罗远银算了一笔账:贵阳、深圳两地往返的火车票价格是684元,考试的资料费239元,考试费100元,加上在贵阳考试期间的食宿费和交通费,自己一次考试就花掉了约1300元。

此前,罗远银参加过一次“公考”,但考试结果并不尽如人意,她以一分之差和面试机会失之交臂。4月的这次考试机会,她觉得自己“志在必得”,但她心里清楚,两次考试会花掉两个多月的生活费,这样高成本的“赶考”,很难再持续下去。

正在上“公考”培训班的贵州民族大学会计学专业学生冯守雯感慨,家人给她报的这个班培训费竟然要5000元,这几乎是她过去一年的大学学费。

罗远银的一个同学已经考上了公务员,备考时在培训班花了3万多元。她打趣道:“现在找工作不仅拼能力,还得拼家里的实力啊!”

罗远银计划,如果这次考试的笔试通过,自己也要报一个面试培训班,许多同学告诉她,培训之后就是比没有培训过的有优势。

个人包装消费增加

大学毕业生杨海在面试前一天租了一套不错的正装,两天租金约100元。他感觉,如今的招聘中,第一印象越来越重要,外表形象如何,有时候会决定自己能否获得那个岗位。

在即将大学毕业的冉婧看来,在拼脸的时代,颜值是张门票。

迈进职场前夕,妈妈带着冉婧走进了贵阳市一家整容医院,从小到大,冉婧一直认为自己的鼻子不够挺拔,这一次,妈妈决定支持小冉隆鼻,让冉婧未来的竞争中能多一分自信。

整容医院的导医介绍说,在这个毕业季,学生进行微整容的需求特别火爆,像小冉这样选择“动五官”的大三大四学生,占医院客源的一半以上。

和医生一番沟通后,母女俩决定尽快进行一项名为“国产膨体”的隆鼻手术,在宣传单上,这项手术的标价为6800元。

趁着母亲去洗手间的功夫,冉婧偷偷和医生商量再加一个“鼻小柱延长”项目,做这个项目需要额外付费,宣传材料上的标价为2000元。冉婧告诉医生,自己可以承担增加的费用,“只要看着效果好就行”。

破土评论

农村、女孩、大学毕业,这三个名词加起来,叫“金凤凰”,可以说是“知识改变命运”这一个命题的集中体现。但是,知识真的改变了她们的命运吗?

背 景、本金、穿着、长相……这些本不应纳入对一个合格的劳动者考核体系的指标,却成了加在这些家境平平的青年人身上的一层层枷锁。当然,这些看似多元的概 念,无不被商品化计算成了冷冰冰的数字——房租、交通费、正装费、整容费、餐费,都是一个字:钱!这些怀抱着青春梦想的大学生们,在这“现实”的打击底 下,清晰地认识到:虽然我们梦想着有一天能有钱,但是没有钱就没有梦想。或者说,梦想只属于有钱人。

而那些贫穷的父母们,原想着时代越来越好了,儿女长大了可以独立了、赡养自己了,但真相确实他们依旧要啃老,要汲取自己在上一个时代积累下来的果实。

今 天,我们呼唤着教育公平,希望高校在录取的时候,能多向教育本就不发达的农村地区、西部地区倾斜。而如今看来,这种期望只是第一步,即使跳过了高考这道 坎,底层孩子也不是跨了龙门,仅仅是找工作的成本,就让他们又比那些衔着金钥匙长大的孩子们,多了一道高高的坎。以后的晋升、加薪,他们还有希望吗?

当 然,我们提倡就业的多样化,提倡每个人有充满自己个性的梦想追求,提倡每个人不仅关心自己,也能关心整个社会与时代命运。但这一切,对这些没有背景的孩子 们来说,似乎都是遥远的传说。在政策倡导这一切的时候,有没有铺设好必要的条件——例如建立一个完备的社会保障体系;在就业遴选中以与劳动相关的点为考 核,而不是外貌取胜;坚决抵制就业歧视……等等。

我们期待真正公平的教育、就业制度的出现。

(本文转自中国青年报。责任编辑:柳焱  破土评论:左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农村女大学生:在大城市里找工作,借钱是做的最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