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延迟感动人么?

作者:陈长生(来自豆瓣)

你们听过那个小动物说笑话的故事吧。
一船动物过河,船快沉了,于是小动物们要每人讲一个笑话,如果全部动物中有一个没笑,讲笑话那位就要被丢下河。
第一个讲笑话的小猴子逗笑了几乎所有动物,除了河马。于是它被丢下船了。
直到第三个动物也被丢下船,河马才突然笑起来,说:第一个笑话真好笑。

每次看完这个笑话,我都很伤感。

你们不知道,其实这世界上有种人是“延迟人”,延迟人的时间流速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他们要经过很长时间,才会对一件事情发生出感情。而这时候,那事物或许已经早早消逝了。

那河马,是一只延迟河马,准确的说是一只延迟高兴河马。
而我,是一个延迟感动人。

我总是感动得很晚、很慢、很不及时。

8岁的时候,我们在语文考试上写“记一次令我感动的经历”。
我想了半天,写道:我的姥爷,每天都给我煲鸡汤喝,哪怕是雷雨交加,哪怕是台风嗖嗖地刮,我姥爷都风雨无阻地给我煲鸡汤。那汤,虽然有点油,不好喝,但是都是姥爷身体里的血汗!

第二天,学校的早餐是我最喜欢吃的炒米粉,我排队打饭的时候,突然被昨天自己写的作文感动起来,泪水止不住流淌,最终一口炒米粉也没吃成。

10岁的时候,我爱上了看电视剧《情深深雨蒙蒙》,那倔强的依萍,仿佛就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现在想想感觉性别方面哪里似乎有点不对),她在雨中,哭着要找自己的刺,我仿佛也是光秃秃的仙人掌、没有了毛发的野猪,那天,我安静地看完电视剧,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个我喜欢了好久的女同学突然跑到我面前,给我递上了一封情书。那一刻,我突然哭了,是的,先前没有酝酿出来的情绪突然到来,一下子就让我哭成了一个泪人。
然后那个女同学就被我吓走了,到处跟别人说陈长生是一个娘炮。

11岁的时候,我的曾祖母去世了。她活到104岁,是一个祖传的长寿老人。在她的葬礼上,我玩着game boy,无悲无喜。大家都说我是一个不孝子,以后是要被枪毙的。

12岁的某一天,我做着数学题,突然悲从中来,不可断绝,心里面全是一个已经忘却了快一年的老人的脸。那脸安静地看着我,看着我吃她切好的橙子,看我给她唱新学的儿歌。

突然间我泪如雨下,不知所措,那本数学作业本被完全打湿,英雄牌钢笔写下的墨水字,全部染成了一团团的昏暗水雾。

读到这里,你大概可以知道了,我们延迟感动人,是很可怜的。

我从来不会在该哭的时候哭,不该哭的时候不哭,最糟糕的是,每一次突如其来的感动情绪,都是随机出现的。有时候我突然就会被先前积攒的某一次感动的情绪打倒,兀地流下泪来,给人空留下一个错愕不堪的身影。

人们对我的评语大多集中在“冷漠”和“神经病”之间。

我爷爷去世的时候,我一点也哭不出来,直到有一天我在宿舍厕所拉屎,拉了好一会还出不来,突然就崩溃大哭起来。
那时候我满脑子都是我爷爷,我的几个弟兄,在厕所外面议论纷纷,心想阿生这一次便秘看来是真的很严重,都哭成狗了。

有几年我过得特别不开心,总觉得自己感动的时刻和感动的事件对不上号,心里的淤积无法排解,我就像一开始笑话里面的那个河马,你以为猴子说笑话的时候它不想笑么,它也不想让猴子死啊。

可它笑不出来,我哭不出来,可我还老爱在错误的时刻瞎几把嚎。

马克思和恩格斯教育我们,要善于发现问题,之后解决问题(好吧这是我瞎编的),后来吧,我勉强想了个办法。
那就是尽量不让自己感动。

反正自己的感动都是延迟的,别人永远看不见我动情的时刻,既然反正都是表现出冷漠的样子,那倒不如真冷漠一把算了。

在路上看见一个肥婆掉水沟里了,我不能笑呃不对我不能伤感。好兄弟结婚了,多给点份子钱就算了别替他感动高兴。我妈买的股票经过这么多年终于解套了,随她便吧我有什么好替她欣慰的。

一切,他妈的,都和我,没关系!

有了这么个心理隔绝机制,我发现,我的日子好起来了,至少我只成了一个冷漠的人,却不会再不合时宜地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了。
而且吧,我还会笑,我还乐观幽默,所以别人都会说,这个阿生,不仅是个超级帅哥(别吐槽我我是作者可以随便写),还有点高冷,这真是让我好心思思啊。

你看,不再随便感动之后的我,反而受欢迎起来。

18岁,我去到地球的另一边求学。走之前,我家人把蓝图画得特好,我妈给我包好了饺子,还特地叮嘱让比我还嘴馋的老爸少吃点,多给我吃。走之前的夜晚,我和几个兄弟在母校天台上看夜景,喝了不少酒,对着路过的女孩吹起不怎么响亮的口哨,咱国家吧,夜晚星星有点少,我们勉强看见了几颗星星,都特满意。

那几天我特别高兴。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之后,我去到了一个夜晚能看见一大片一大片星星的国度。我开始的时候,交了一大堆朋友,和home stay的外国家长也相处甚欢。

几个月后的有一天吧,我在夜晚收衣服,突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是的我那个同住的外国老太太整天炖土豆还他妈老烧焦,那一个时刻,我突然就想家了。

特别特别想,想我妈的饺子,想兄弟们递过来的啤酒罐子,想那些表白失败的暗恋对象。接下来多少年没有流泪的我,就在那漫天满天星星覆盖着的空阔异国后院里,默默哭了。

那一次,我哭了很久,有一件衣服本来都干了又被我哭湿了。那一刻我发现,似乎先前压抑过的感动、难过的感情突然都像种子发芽一样默默涌了出来,原来我竟从来都没有真正隔绝过它们。

那天之后,我元气大伤。
那天之后,我痛下决心,一定要更加完完全全控制住自己,坚决,不能再随随便便感动了。

一点点的萌芽,都要将之扼杀!

时间过得飞快,白驹过隙,多么好、多么奇妙、多么无厘头的成语,一转眼,白驹过了好多道缝隙。
别人吧,经过几年的大学历练,成为了人类精英。
我吧,经过了几年的大学历练,终于成为了一个冷漠人。

一个真真正正的冷漠人,不是人前带了面具、卸下之后又会满面流泪那种。

我是真的很少很少再感动了。那几年里我都没有再回家,那些最能让我感动的人,已经渐行渐远了。
当然,我还是一个社会人,和所有人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也经常做一些让他们感动的事情。
但我坚决不会再随随便便难过流泪了。

一般故事到了这里,你们会觉得,我该遇见一个名叫茉茉或者莉莉的姑娘,然后重新健康起来吧。

不,这真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像那个因为有一个动物没有笑就被扔进水里的小猴子一样悲伤,像那个因为每次开心大笑总是会延迟一阵子的河马一样悲伤。

我尽管依然幽默、健谈,可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阿生这个人,内心是真的有些冷。
这一冷就是好几百年。

512岁,那时候人们终于可以摆脱短暂寿命,进入一种长生的状态了。
很多疾病都不再是绝症,唯独有一种疾病,却愈发蔓延起来。

那只笑话里的河马便患了这种病。
这是一种结石病。

做为一个延迟人,河马和我的方式有些不同,它选择的方式是,因为怕自己的高兴会延迟,所以以后每听到一个笑话,它便会选择假笑。

咧开嘴,像所有人一样,“哈哈哈”。

于是河马的假笑,便逐渐演变成了一种“虚伪结石”,开始出现在它的嘴角、舌尖,最后整张脸都成了一面石像。

我和河马不同,我不会装感动,我是真冷漠。
可惜的是,我和河马殊途同归。我的冷漠,也演变成一种寒冰结石,现在我的心脏已经有四分之三,成为了冰茬子。

每一天,我揣着一颗冰心,做着普普通通的工作。但我不后悔,这就是一个延迟人的宿命,或者假装,或者隔离,想要成为一个正常人,还能怎么办呢?

611岁的时候,我最终成为了一座冰雕,我被政府安放在哈尔滨一个常年严寒的学校广场上,我晶莹剔透,面容冷峻。

有时候,我注视着来来往往的学生们,他们有人活泼,有人安静,有人像我,有人不像。

很偶尔的,我会回想起我童年的事情。
有一天,我在家里看电视,电视里有一个机器猫,他要告别康夫,回去到未来了。康夫为了他终于打赢了大胖子,于是机器猫就放心地走了。

我当时就被感动哭了。
那天最爱我的亲人们走过来,对我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阿生,男孩子,不能随便哭啊。

于是我最终忍住了哭。
忍着不哭的时候,我突然生出了一种尊严,我打败了人类的缺陷,我塑造了一个英雄。

那一刻,天地都肃穆起来。(来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你是延迟感动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