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尚未成功 段子手仍需努力

段子手成立的影视公司鼓山影视的logo 图片来源:网络

2015年5月,广电总局新一批剧本立项出炉,以热门网络段子手“同道大叔”为主角的电影赫然在列。这部名为《同道大叔的24小时》(暂定名)的电影,要讲述的是网络明星同道在35岁生日当天的故事。

其公示的故事梗概是这样的:“同道在35岁生日那天接连搞砸一系列大事,并在事故中失去意识,当他再清醒过来,却发现自己一直在重复过同一天。经历了疯狂与崩溃,他逐渐认识了自我,也找到了真爱。”

在新浪微博上拥有超过1000万粉丝的同道大叔,以发布12星座在恋爱中及生活中的不同表现的漫画为主。2013年,同道大叔与天才小熊猫、回忆专用小马甲、使徒子等众多粉丝上百万的博主,分别加入了在同年陆续成立的三家段子手经纪公司——牙仙广告、楼市传播和鼓山文化,开始通过新媒体广告营销来积累财富。

今年初,短视频博主papi酱的爆红,让这些成名已久的段子手们意识到内容呈现多样化的重要性,继而寻求拓展和转型。在“盈利主场”新媒体广告营销之外,开始在内容制作的其他领域——电影、电视剧、网络剧、图书、动画等,寻找潜在的商业价值与行业更迭的方向。

曾签约鼓山文化的90后段子手同道大叔,2015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深圳市同道大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设了IP与品牌管理公司“同道创意”、新媒体公司“同道传媒”、影视公司“道仔影业”以及衍生品公司“同道制造”。

同年,一部名为《同道大叔吐槽12星座》的话剧在上海首演。这是同道团队首度尝试将漫画产品转化为戏剧内容。同道大叔的首席运营顾问范荪告诉界面新闻,因同道此前没有尝试过戏剧内容的制作,因此话剧以授权合作为主。而鉴于去年话剧开售七天内4200张票全部售罄的成绩,今年5月,这部话剧还将进行全国百场巡演,演出城市包括了上海、北京、广州、成都、西安。同时,同道团队也在今年开始影视领域的尝试。

与其他段子手一人或者两三人编制不同,同道大叔目前拥有一个70人的团队。去年10月,范荪进入同道的公司,开始协助他进行战略规划与公司治理工作。“流量只是入口,我们要探索其他的变现形式。”范荪认为,同道的发展逻辑是要借助流量建立品牌,再通过品牌售卖各种形式的商品,同时利用流量为商品进行营销。这些商品既有基于星座漫画制作的公仔,也有内容产品,包括话剧、网剧和院线片。而为了把更多精力放在影视上,同道把几年前创业推出的即时电话社交APP“陪我”也卖掉了。

院线片《同道大叔的24小时》目前已知的出品方是一家新成立的电影公司——达岸电影,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是前光线影业宣传总经理李海鹏。范荪透露电影还在筹备期。“我们希望同道的影视最终能成为品牌,有能够符合行业标准的质量。目前在影视内容创作方面我们还在积累经验,最初还是以授权为主,同时尝试进行话剧、网剧的改编,以便为大电影项目的开发打基础。”

在去年授权制作推出了一部话剧之后,今年4月,同道大叔还参与了一部涉及星座内容的网剧制作,担任前期监制,同道团队希望通过网剧的市场反响来更好的了解观众对星座类戏剧内容的接受度。除了同道外,这部名《超能星学园》的网剧幕后主创来自另一家由段子手成立的影视公司——鼓山影视。

2014年,与鼓山文化关系密切的三位段子手,李亚有鸭梨、正宗好鱼头、小麦店店长合伙成立了鼓山影视公司,并获得了鼓山文化的资源及资金的帮助。

李亚几年前就开始了影视剧的创作,是网剧《屌丝男士》的总编剧及发起者之一。在与大鹏相识之前,他有近十年写段子的工作经历。2002年他就进入了手机SP(无线增值服务)行业,曾就职于号称“sp行业黄埔军校‘的上海掌上灵通公司,其时负责编写搞笑的短信、彩信、彩铃等。2010年,李亚受朋友邀请来北京共同创业,做的是山寨机内置手机游戏的开发。当时的他对这一领域始终没有太强烈的兴趣,所以闲暇时间就逛微博,结果发现有人在微博上发段子,他想“这不是跟我十年前写的搞笑短信类似吗”,也开始在微博上进行创作,并因此与搜狐网的主持人大鹏成为相互关注的网友。

2011年德国SAT.1电视台出品的《屌丝女士KnallerFrauen》在被中国网友传到网上后备受关注,李亚和大鹏也注意到了这部剧,认为剧中很多搞笑情节跟段子手们平时写的段子有相似之处,虽然前者以视频形式呈现,后者则是文字表达,但创意点相同,就也想尝试做一做。当时,大鹏从自己主持的节目《大鹏嘚吧嘚》经费中硬挤出部分资金,李亚和另一位段子手正宗好鱼头担任编剧,请一位台湾导演先拍了几集《屌丝男士》,“没想到一下子就火了”。

在陆续找来更多段子手进行四季《屌丝男士》创作的同时,李亚还拉着编剧团队为《我为喜剧狂》、《今晚80后脱口秀》、《郭的秀》等综艺节目撰写台本。去年他参与前期编剧的电影《煎饼侠》获得了11亿的票房。

去年,鼓山影视拿下了千万级别的天使轮融资,开始与天娱传媒、腾讯视频联手打造由天娱艺人主演的网剧《超能星学园》,这些艺人大多来自天娱的选秀节目“燃烧吧少年”,该剧则是天娱传媒与鼓山影视共同投资的第一部网剧。

与李亚以前参与的《屌丝男士》、《极品女士》、《如果没有》等段子类喜剧不同,《超能星学园》是一部青春校园偶像剧,剧情类似2008年台湾偶像飞轮海主演的《终极一班》。在一个以星座能力为最高标准的架空平行世界里,每个人有不同的星座,每个星座有不同的超能力,这些学生们被分在精英班和普通班,从小被人排挤的女主角被超能星学园招收入学,与此同时她自身星座的超能力也开始觉醒,并与这个世界的星座继承人产生了冲突和爱情。

李亚与同道大叔早期曾进行过星座短视频的合作,这次也邀请他来担任网剧的监制。“同道是星座类的超级网红,和他合作星座题材网剧最切题。”李亚解释道。

具体到网剧《超能星学园》的创作,李亚透露剧本由合伙人小麦店店长带领一个90后团队全权负责。“这种面向90后甚至95后、00后的项目,一定要交给年轻人去创作。90后的小麦店店长任总制片,总编剧霍贝贝年龄更小,95后,导演之一的黄元达也是90后。整个团队里,有些人擅长搭架构、有些人擅长写故事,段子手就负责在故事和台词中加包袱、加笑料、让支线更丰富主线更扎实,就像流水线一样,各自分工不同。”

鼓山影视目前已签约编剧、导演几十人,包括银教授、柳三便、阿诗玛奶茶、剑神葡萄、纯良大叔等微博大v,六成是段子手,这些编剧的总粉丝量达3000万以上(粉丝之间有重合)。

除了已经开机的《超能星学园》外,李亚透露,鼓山影视在今年下半年还将推出一系列短视频、段子剧,以及以东北地域为背景的一部网络大电影,未来他还想尝试拍院线片。他认为段子手也是内容制作者,只要这一点不变,就可以去适应各种形式的载体。

想投身影视内容创作的,不光是同道大叔和李亚。2013年,白洱成立了第一家段子手经纪公司——牙仙广告。今年,他辞去已做了三年的CEO职位,开始新的创业,与三位微博博主杠子、李铁根、水蜜桃叔叔合伙,开了一家名为“春秋大梦”的影视公司,目前还处于融资阶段。拥有500多万粉丝的天才小熊猫、200多万粉丝的大咕咕咕鸡等都是该公司的签约编剧,艺人黄觉也是公司董事之一。

去年,白洱曾带领团队为乐视策划了“烂广告”系列。两分多钟的广告分为四个部分,融入了鬼畜、无厘头、群嘲等元素,带有浓浓的屌丝气质。广告带给人的感觉类似微博上那些转发上万的段子。

在尝试拍广告之后,白洱今年想拍影视作品。他透露,目前在筹划的项目还是以短视频为主,“做段子手擅长的事,题材是泛娱乐化的、幽默类、创意类、直播类都有。当然也有网剧,我们目前在筹备的一部网剧是和国内超一线女星共同出品。”

白洱的合作伙伴杠子,早年曾策划过文艺青年、二逼青年、普通青年这一热门话题,2011年北京暴雨时,把杜蕾斯当鞋套的创意,也是他与当时所在的公司博圣云峰的同事们一起想到的,他更是照片中那双被套的鞋的主人。杠子本科就读于地质大学,毕业后在地矿局工作,还曾下过矿井。因在豆瓣上小有名气,而被互联网营销界的名人、前博圣云峰的金鹏远看中,邀其跨入营销行业,第一份工作就是负责新媒体的运营。他认为,虽然很多知名博主不是学广告、学影视出身,但都是网感敏锐的人,而这几乎是现在的内容创作者所必备的能力。

虽然新公司“春秋大梦”目前还未交出任何影视作品,不过白洱已经吸收了一些有过影视创作经验的段子手加盟。曾担任网剧《万万没想到》联合编剧、《名侦探狄仁杰》主编剧的段子手眼睛长在屁股上,在今年离开叫兽易小星的公司万合天宜后,加入了“春秋大梦”。“眼睛长在屁股上”本科念经济学,毕业后曾在银行工作。他最初开始尝试影视创作,也是因在微博上成为小有名气的段子手后,“被叫兽易小星找去改了几次剧本,慢慢地就做了编剧。”

为什么离开万合天宜,他的解释是“想尝试一些新的风格,并往导演方面发展”。在他看来,网剧、电视剧、电影的创作需要的是完全不同的编剧思维。“网剧会要求节奏更快一点,前三分钟就要抓人眼球,否则观众就会关掉页面,所以我们会在后台统计观众的拖拽比例和观看完成度,以此来调整剧本和节奏。而现在我开始尝试写小说故事,为将来拍电影积累剧本素材。”“眼睛长在屁股上”非常喜欢科恩兄弟的电影,也非常推崇最近刚刚播完两季的美剧《冰血暴》。“其实编剧从文本和影视创作来说,是掌握现实和非现实的平衡,我自己喜欢那些在比较现实的环境和逻辑下,发生的比较不现实的故事,会很有意思。”

与白洱一样,楼氏传播的创立者楼SIR今年初也辞去了CEO职务,将主要精力放在影视项目的开发上。据他透露,一部由楼氏影视、森林影画、北青传媒联合出品的古装题材网剧《妖出长安》目前正在横店拍摄,预计月底杀青,八月上线(播放平台待定)。该剧是今年整个楼氏集团他最重视的项目。

为什么首次跨界影视,没有选择段子类喜剧而是古装剧,楼SIR表示他是基于两方面因素做出的决定,“一是我感觉在《屌丝男士》、《万万没想到》的成功之后,以段子为原型的网剧并不叫好,内容输出疲乏、陈旧,粉丝渐渐开始审美疲劳,楼氏再去跟风做段子剧风险太大;二是楼氏影视并不依赖楼氏传播的资源和品牌才能生存,只能说在自家宣传上会有优势,所以这次转型我们自制IP,打造玄幻志怪古装剧。我想突出的不是楼氏只会编段子,而是我们在影视原创上的厚积薄发。”

据楼SIR透露《妖出长安》的剧本由他带领团队耗时一年打造,“从故事大纲创作到盘子的组建我都有参与,另外,我还会在剧中担任主要角色。这是我的荧幕处女作,很有挑战性,我会全力以赴。”

拥有两千五百多万粉丝的微博大号回忆专用小马甲是签约楼氏传播的段子手,今年小马甲的首部图书《愿无岁月可回头》将在暑期档上市,楼SIR透露该书已拿下100万册首印数。在书籍上市后,小马甲还将进行全国巡回签售会。“如果小马甲的图书市场反响很好,影视这边还会紧跟其动漫电影和真人大电影的开发。”而除了小马甲,楼SIR介绍,楼氏集团今年计划上线的作品有20多本,包括他个人的随笔集也将在年底面市。

相较于想当导演的子豪和已经参与创作、并尝试表演的楼sir,拥有六百多万粉丝的段子手使徒子的影视转型则相对保守,他选择与国内的成熟影视公司合作。2015年初使徒子开始在新浪微博更新漫画《一条狗》,近期这一漫画已集结成书上市。使徒子透露,目前《一条狗》的影视版权已卖给光线,未来将拍成电影。此外,2011年他与作家马伯庸一起开脑洞创作的国产超级英雄故事《京门九侠》,在多家影视公司的参与下,今年也有可能被拍成院线片。2015年底他开始创作的漫画《猫爷的报恩》也会被拍成电视剧和网剧。另外,已经更新了一百多个段子的漫画《脑洞我个超市》将在今年夏天集结成书后,未来则会被改编成动画短篇作品。

在这些项目里,使徒子透露自己大概只会担任监制一类的工作,对前期剧本改编给出意见,“很多人鼓励我尝试做导演,但我毕竟不是专业的,拍摄和制作方面还是让专业的人来操盘吧。如果将来真想做,我可能先去USC(南加州大学)之类的大学学一下。”使徒子的终极梦想是搭建像美国漫画巨头漫威那样的超级英雄宇宙世界,“现在我出的漫画,世界观都是相通的,但真正搭建在一起还是个漫长的过程。”

为了实现这一梦想,使徒子在去年底要升职为主管的时刻选择了辞职回国。目前因多个漫画改编影视的项目在筹备,占去不少时间,使徒子为了保证正在连载的两部漫画《阎王不高兴》和《如何正确使用超能力》的更新速度,今年也开了自己的工作室,招募了四位助手,协助其在画完分镜草稿后,完成清线、上色等工作。使徒子坦言虽然自己有不少粉丝,但粉丝口味非常挑剔,“一旦你做的不好,他们会非常快抛弃你,做内容的人都会面临这种问题。”此外,使徒子也在国内与朋友开办了景观设计公司,寻找将动漫IP与城市景观相结合的方式。

而除了在泛影视类领域寻找新方向之外,段子手们也尝试转型当旅游、美食类博主、或是做电商,有些甚至突破荧屏、走向台前,朝着偶像、网红的方向发展。

牙仙的签约博主琦殿,从去年年初开始,尝试在微博上增加旅游美食、生活经验等个人生活方式的分享,也开设了同名微信公众号,撰写游记。她坦言自己早前很抗拒分享个人经历,但2014年年末的一次经历改变了她的看法,“那时,我和好朋友接了一个旅行社的邀请,到泰国玩并且推广旅游线路,朋友本身也想做旅游博主,于是她就把这次旅行经历拍摄剪辑了一个搞笑视频出来,微博上反响巨好,我就觉得这可能也是条路子。”

90后的琦殿2012年大学毕业后曾在北京的一家广告公司任职,去年下半年辞职后,有更多精力时间到处玩,“去了西藏清迈,还接了乌镇戏剧节的邀请去体验全程,然后又走了一遍江浙沪。写过游记发在公众号上后,就有不少旅游机构和个人找我合作。”

会不会尝试在旅途中拍视频或者直播?琦殿自认“长处在文字表达,不在剪裁编排”,暂时还是以文字+图片为主。但她同时表示不会放弃其他形式的尝试,“有人说我读东西不错,也可以先玩玩做语音电台。也有人建议我可以采取旅游+采访当地有趣人物或直播探险的形式,之前到泰国找当地小红人,在杭州和几个段子手聚会,微博粉丝都说要看直播。”

今年5月14日,同道大叔的星座主题女装天猫店上线。在此之前,他已经在网上售卖根据其漫画的星座卡通形象制造的公仔。8月,同道大叔在上海正大广场筹备的直营咖啡店也将正式营业。届时,星座的衍生品都会在店铺中售卖。

楼氏传播的业务除了文化传播、影视、图书之外,也有电商方面的布局,楼SIR透露,除了自家博主的店铺运营,楼氏今年还投资了一家做海淘的公司,预计今年内上线。

而签约牙仙广告、与黄觉常常在微博上互动的博主休闲璐,去年底也与几个从广告公司出来的朋友开了一家专卖内衣的公司,目前除了线上,在北京几大商圈也铺设了实体店铺。

休闲璐经常在微博上互动的段子手飞飞是大王,是龙神道乐队的键盘手。在微博上,他除了发文字类的段子,也开始像papi酱那样,发布脱口秀视频,今年借着担任超女海选评委的机会,他上传了不少以吐槽超女海选为主的视频,引网友围观。对自己的未来规划,飞飞是大王说的相当直白,就是要“大红大紫”。

而另一位段子手“如何科学用脑”则干脆直接参加了超女的海选,目前已晋级300强。

网速的提高、WIFI的普及,让受众对内容的需求不仅仅停留在文字上,而扩展到长微博、图片和短视频,段子手们要展现更多的个人魅力来留在粉丝,他们的转型也是网民需求转变的必然结果。“既然大家更愿意看视频,那我们为什么要固守文字的表达方式呢。”很多尝试转型的段子手都对界面新闻说过类似的话。

牙仙广告的品牌总监李垚坦言现在的段子手经纪公司都试图扭转外界对段子手只会在微博上发段子的刻板印象,“公司现在签博主,都不局限段子手,平台也不局限在微博,公众号、美拍都会签。此外还会鼓励段子手们按照自己的喜好和能力,尝试各种新形式。”

而市场上无数热钱也在等待段子手们的转型,甚至希望找到下一个papi酱。2015年,段子手叫兽易小星的影视公司万合天宜估值已达1.2亿美元,王尼玛的暴走漫画公司估值2亿美元以上。今年5月,papi酱对外宣布拿到首轮融资1200万元,融资由真格基金、逻辑思维等机构参与,估值甚至达到3亿。这样虚高的行业形势,令本身就拥有百万级粉丝量的段子手们,在提出转型影视的想法并付之行动时,都能马上获得高额投资。鼓山影视的李亚透露,去年10月他开始对外宣布融资之后,陆续有一百多位投资人找上门来。白洱也表示,在公司对外宣布融资之后,每天都会见两三个投资人。

但这些段子手操盘的项目最终拍出来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依然有待观察。近几年,虽然有诸如《屌丝男士》《煎饼侠》等段子手参与的项目获得成功的例子,但也有失败的项目就在眼前,例如去年贺岁档上映的《万万没想到:西游篇》,最终3亿多的票房就远远低于行业预期。

来源:界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转型尚未成功 段子手仍需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