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妓女的节操让谁汗颜?

一个操皮肉生意的妓女也有节操吗?当然,行行都讲职业道德,妓女自然也不会例外。医生有医德,嫖客有嫖德,妓女的职业道德也可叫“妓德”。这所谓的妓德就是妓女的节操。人们常说的“坚贞不屈”,也是这个意思,坚定有节操,绝不屈服。这个高大上的词放到很多古代妓女身上再合适不过。现代人觉得不可思议,但确实是真的。

先说北宋的妓女薛希涛。此人本是杭州的一个普通妓女,因被王安石利用打击政敌而成大宋网红。

王安石当政后,大力推行变法,却总是遭到一位同僚的讥讽。这个哥们就是祖无择,与王安石曾为同事。就因为祖无择花过王安石的稿费,让王安石既厌恶又痛恨。两人自此结下梁子,互相看谁都不顺眼。王安石这边变法忙得团团转,还要接受来自各方的指责。王安石辩解说,一帮农民怎能理解我的好意,只等我最终拨云见日那一天。祖无择听后,阴阳怪气地给回了一句,说,等到那一天,黄瓜菜都凉了,老百姓也穷死了。王安石大怒,操!祖无择,就是嘴无德!我非整死你不可。他立即命监司搜集祖无择的黑材料。

监司查了半天,发现祖无择贪污没有,受贿也没有。正一筹莫展时,王安石说,他就没有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监司一查,果然,在祖无择当杭州太守时与一名叫薛希涛的妓女有染。有了,他嫖娼了。立即命人将薛希涛逮捕审问。薛希涛说,我与祖无择只是喝酒唱歌而已,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污。

监司说,你就没有给祖无择打过飞机?

薛希涛说也没有。

监司说,你只要承认就放你出去。

薛希涛说,没有的事凭啥我要承认。

监司不断威逼利诱,仍然得不到半点口供。盛怒之下,对薛希涛严刑拷打。薛希涛被打得遍体鳞伤,甚至昏死过多次,但仍拒绝承认。此事闹得满城风雨,监司束手无策,王安石也泄了气,最后也只能把她放了。其实,祖无择与薛希涛确实不干净,而官员是严禁嫖娼的,但没想到薛希涛竟然如此守口如瓶,这让祖无择感动的眼泪哗哗的。

南宋的妓女严蕊与薛希涛也有类似的经历,网红程度比薛希涛还厉害。薛希涛是因为王安石要整祖无择,而严蕊也是因为两个男人的恩怨,朱熹要整唐仲友。

朱熹这人,最大的本事就是熬得一手好鸡汤。但他同样遭到了同僚的讥讽,讥讽他的是另一大鸡汤派。同是鸡汤派,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两人算较上了劲,你不服我,我不服你。淳熙年间,两人几乎在同一年任职浙江。唐仲友是台州一把手,而朱熹则是负责浙江盐务的高官。

朱熹同样想整唐仲友,但同样抓不到把柄。有人出主意,让唐仲友被嫖娼。朱熹命人将当地小有名气的妓女严蕊拿来审问,逼他承认唐仲友曾嫖娼于他。就是承认给唐仲友打飞机也行,但严蕊一概拒绝承认。

朱熹同样威逼利诱,许诺荣华富贵不行,严刑拷打也不行。严蕊说,姐虽是一个卑微低贱的妓女,但姐也是有人格的。没做过的事绝不诬陷人。朱熹把严蕊关了两个月,每天折磨,但严蕊誓死不从。这事闹得举国皆知。宋孝宗痛斥朱熹目无法治,胡球搞。严蕊的节操打动了皇帝,最后将其无罪释放。

薛希涛与严蕊,两位妓女坚贞不屈,看似不可思议,但在那个年代却很正常。因为那时的妓女门槛很高,不是说给钱就卖,更不是站街女。高档妓女琴棋书画样样在行,而且卖艺不卖身。即使档次差的,也能淫得一手好诗。如果说,那时的妓女相当于知识分子也一点不为过,至少是文化层次修养较高的。这样的人,那样的年代,受礼法严格约束,自然道德水准要求甚高。所以,人家不会随便构陷嫖客,没有的事就是没有。保护嫖客隐私是妓女最基本的职业道德。

在今天看来,大老爷们都比不了那时的妓女,有几个男人能过严刑拷打这一关。原本比较普通的妓女事迹,现在来看,就是惊天地泣鬼神了。

来源: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7889613874248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古代妓女的节操让谁汗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