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药的美丽传说

萝卜网

中国传说里,春药的名声一直有些躲躲闪闪、阴森诡秘。魏晋时著名的五石散,传闻就能起性,但对身体也有害;中国各类偏方医经方子里,轻易一翻,就是大堆怪药名字,常带合欢、男女、阴阳字样,远看去都像野狐禅,满是“祖传老军医,专业泌尿科”的味道。赵飞燕的老公汉成帝,传说是服春药慎恤胶服多了死掉。《金瓶梅》里,西门庆求了个春药方子,死了;《初刻拍案惊奇》里,有个甄监生“浪吞秘药”,吃多了也出问题。这似乎是古往今来对春药的态度:神秘;邪淫;毒副作用。所以小说总要做一副劝世状:色即是空,年轻人可不能仗着身体健壮就撒欢儿折腾,善哉善哉……

妙在中国古方里,许多药很是望文生义。淫羊藿、蛇床子之类药倒还罢了,牛鞭狗鞭驴肾,最多能补充点营养热量,说能助益纱帐,煞是胡思乱想。传说陕西以前,驴肾珍贵,一个县官一年也吃不到个好驴肾,所以北京卖驴肾——又叫钱儿肉——的摊贩,非常低调,得使些黑话才买得到手,还得斜切吃,不然坏了神通。这就有些巫医色彩了。

甄监生和西门庆,一个求道一个求僧,折射出中国古代都相信,出家人有超凡脱俗的玩意,能助他们快乐无边。道家有些流派,自称男女交合修炼房中术,掰扯出许多术语,无非是利用姑娘身体做鼎炉,修炼自己那点子器官,细想来没的恶心。

非独中国人在这事上犯晕,一牵扯到下半身,全地球都迷信。欧洲人相信牡蛎能壮阳,但理由不是我们想像的牡蛎含锌,而是希腊神话,克罗诺斯把他爸爸天神乌拉诺斯的胯下之物割了,掉进海里,化作爱神阿弗罗狄忒,脚踩牡蛎壳出水。所以吃着牡蛎,就等于吃了鲜嫩美丽的阿弗罗狄忒,还顺便让自己和乌拉诺斯一样雄伟了……

更夸张的是,欧洲人中世纪时崇奉东方香料,把肉桂、生姜们奉为至宝,价比黄金,是因为物以稀为贵。东西一稀少,人就爱幻想,把香料都想像得神通广大、上接神仙府第。所以中世纪时,有人相信:生姜、胡椒、桂皮等合成的汤剂可以壮阳;给姑娘两腿间抹大量香料能助双方快乐似神仙。1610年托马斯·道森在《夫妻食物精选》里忽悠,说酒熬土豆,加红枣椰子、麻雀脑袋、玫瑰水、糖、桂皮、生姜、丁香、肉豆蔻皮和甜奶油是神秘春药——纯是欺负那时代资源短缺,能凑齐这些的人屈指可数。阿拉伯御医阿里伯·伊本·赛伯认定生姜、胡椒、石榴花和鸡蛋等一堆东西能做春药。11世纪学者阿勒加扎利说,天使加布里尔曾建议肉粥拌胡椒能增强性能力。欧洲修士们居然信以为真,认为香料简直代表了阿拉伯人的荒淫无耻、声色犬马,理应禁绝,结果越禁越欢。到18世纪,英国还有农妇相信肚子上抹丁香能帮怀孕,洞房前得喝牛奶蛋黄砂糖桂皮肉豆蔻酒,以便夫妻和睦呢。

相比起来,现代的伟哥就简单利落得多。第一有疗效,第二它成分鲜明,也告诉你它有啥效果——虽然最初这药物是想控制高血压。这是现代春药和古代春药的区别:现代春药缺乏浪漫色彩,只是给你成分和疗效;古代春药充满了想入非非、幻漫传奇、看不见摸不着的世界观和望文生义吃各类动物的鞭,但效果未必手到擒来。

跑个题的话就是,世上的医学,实无地域之分,而只分上古医学和现代医学。上古医学依靠经验和想象,有许多美丽的传说、无法验证的世界观,和时有时无的疗效;现代医学则是拿成分、元素、效果说话。像数学公式一样,把什么都列给你——当然,这就少了许多上古医学里天地阴阳君臣交欢的传奇性,可悲可叹。(文/张佳玮)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春药的美丽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