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路:脑力劳动的压力从何而来?

有十多年教学经验的中学老师,不太算脑力劳动者。他们对课程早已驾轻就熟,甚至可以不用备课,空着两手来教室。我曾在广东省旅游学院教过大专班的经济学,一次课两小时,备课只需要十分钟。那些公式推导和案例都很熟了,学生也学不到很深,就非常轻松。

人们通常以为,需要动脑的劳动就是脑力劳动,这是不大对的。做什么事情不需要过脑子呢?就算是提水上楼,也需要思考。水多了提不动,水少了,跑的次数多。每次提多少才最有效率,牵涉到建模和求最优解。这种问题很现实——我的家乡没有暖气,每年冬天水管都结冰,住户只好从楼下提水吃。

像写东西,一般都认为是脑力劳动,其实未必。在机关单位写纪要,就以体力劳动为主。领导讲了什么,哪些适合写,哪些不适合,把它们分开,适合的写进去就成了。有人觉得纪要难写,那是因为笨。相比纪要,写领导讲话稿更像脑力劳动,它要求你揣摩领导的意图,并琢磨出合适的措辞。

有些职业的工作性质也会随着时代而转变。比如编辑和记者。以前,记者干活费脑,编辑相对轻松。现在大部分记者不费脑了,无非到处跑跑,拿点车马费,稿子是通稿,不用自己动笔。倒是编辑需要琢磨怎么把标题改得耸动一些,好骗取点击量。此外,编辑还要学修图,学混圈子以求授权,学写道歉信以应对投诉,需要懂的比记者多多了。

很多问题,混杂了体力和脑力。比如过去,电视机坏了要修,本来是脑力劳动,但如果不会修,就对着后盖拍拍,搞不好图像就出现了。但今天不行了,今天都是液晶电视,过去家家户户看彩电的时候,拍是最常见的修理方式。

那时候的电视不复杂,很多问题是线头老化、接触不良。当时找人修电视不方便,而且成本高。不像现在翻出保修卡寄个快递就可以了。过去电视机坏了,先靠拍,左拍右拍都不响,再找专业的人修。专业的人也不是受过什么培训,只是拍的次数比别人多些,在拍的力度和角度上更有经验,实在拍不好,就卸开后盖,多卸两个后盖,电视就会修了。那时候修收音机、修摩托甚至修汽车,都是这样。虽然修得也很简单,像修车就是风炮补胎、电焊汽配,但已经足以解决十之七八的问题。

熟悉了基本的修理方法之后,工作又从脑力劳动变成了体力劳动。他没有必要去琢磨新的问题、处理难修的故障。难修的电视机,半年碰不上一回,又要花好长时间解决,要价高了别人还不接受,不如直接报废了省事。

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并没有明显的分野。所谓脑力劳动,只是需要面对和解决新的问题,体力劳动则是面对已经解决过的旧问题。同样的工作,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就是不同的劳动。比如,在乡下用茅草盖一间瓜棚,对老农来说是体力劳动,对我来说,就是脑力劳动,我得研究怎样搭茅草才能不被风吹跑,结构力学和材料力学是没有用的。季羡林的叔叔没怎么上过学,却是济南的水利专家,黄河开了口子他能堵上,后来单位去了个学水利的大学生,黄河开了口子硬是堵不上。

有一种说法,说远古时代的人类,单从个体看,懂的知识比我们多很多。他们知道每一种昆虫的习性,树木的味道,能够辨别出上百种禽鸟的声音。但如果从群体看,就远远不如今天了。今天的社会有复杂的分工,每人只需要懂自己的领域就可以吃得很饱。八十年代,一个寻常小镇上的居家男性懂得修电视、修收音机、接电路、焊胶盆、做家具,吹口琴、拉二胡、下围棋……不过,他们如果今天出去打工,只能当保安和开出租,因为他并没有在任何方面足够专业。

要想变得足够专业,就需要不断地制造出新的问题面对。当这些问题足够多足够复杂的时候,就形成了专业壁垒,从而阻碍了他人进入。不过,真正的脑力劳动者压力很大,他必须持续地面对新问题和新困难,并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解决,甚至,不知道最终能不能解决。

脑力劳动和游戏都考验创造力。但有一点本质区别:游戏不关心结果,不在乎问题最终的解决。不解决,还可以推倒重来。而脑力劳动推倒重来的成本巨大。问题一旦抛出,就要求必须解决。

解决之难,在于细节的复杂。它考验的并不是宏大的构想,而是每一处细节应当如何处理。一个张口闭口谈思想的人,抛给他一个具体的问题去处理,就能检验出他是不是喷子。

解决新问题的关键在于懂得分解问题。每个问题,都是由许多小问题构成的。比如想开一间铺面,就包含了分析区位、选址、谈租金、办执照、吸引客户、宣传品牌等等。其中每个环节细析下去,又包含无穷的问题。

但没有必要把问题无穷地分解下去,只需要分解到每个子问题是自己有把握处理的地步就可以。问题分解得越细,解决起来就越容易。通过分解,新问题可以转化成旧问题。所谓新问题,只是旧问题的组合而已。

因此,脑力劳动对创造力的考验,并不是抽象的。更多的时候,是在考验热情、耐心,和逻辑。天生的惰性让人排斥脑力劳动,这一方面因为解决未知的问题太费脑,另一方面因为必须经常面对挫败。在愿意接受挫败的前提下,脑力劳动可以转化为体力劳动:只需要一遍遍试错就可以了。

不过,试错也有技巧。试错太多会增加成本,耽误进程。所以,脑力劳动者还要具备思考宏观问题的能力,能把每一个流程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比如,给一个人3小时的时间去完成PPT,有人在内容大纲都没确定的时候,只是调整标题颜色和选取母版就花了一个半小时。这就是宏观能力的欠缺。

对宏观问题有了把握之后,再去着手处理细节,就会明晰简洁。每一处细节的处理,都体现指导思想。没有指导思想,各处细节会相互抵牾。反之,只有指导思想,不懂得考究细节,就是吹牛扯淡了。

因此,做个真正的脑力劳动者很不容易,太多的问题和挫败会熏长他谦逊的品质,还会磨炼他的耐性。如果看到谁口出狂言又脾气暴躁的话,你就知道,哪怕他有钱又有地位,也依然是个干体力活的。他只是有事跑得比谁都快,对社会进步的贡献却少之又少。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王路

公众号:i_wanglu

新书《唧唧复唧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王路:脑力劳动的压力从何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