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相亲过去1小时之后,e租宝出现了

文 | 施隐

晚饭吃到后半程,能找到的共同话题已经全都聊过一遍了,桌子上也没剩下几道还能吃的菜,但是相亲才刚过去一个小时,为避免冷场尴尬,我随口跟坐在对面的某国企下属投资机构的经理问了句:「哎,你们公司最近有什么好的理财产品吗?」

「我现在都不买我们公司的产品了」,相亲对象放下筷子,肉嘟嘟的宽脸上浮着一层油光,「我现在投P2P了,你知道e租宝吗?」

成为非法集资案件的受害者,就是从我那随口一问开始的。从这位第一次见面的相亲对象口中,我第一次听说了「e租宝」。作为一个理财知识几乎为零、工资卡余额全部存银行定期的人,我对互联网金融一直没什么太大兴趣,尽管它的利率确实高得诱人。但是相亲对象,一位专业的金融行业从业者,告诉我,不仅他、他爸妈、他表姐、他朋友都在买e租宝!此前他公司的一个客户突然转出去几十万,他一问才知道原来是转去买了e租宝,「特别好!比你们的好!」客户说,之后他特地去「e租宝」考察了一番,然后也开始投钱。

坐在餐桌对面,相亲对象娓娓道来:互联网金融现在是国家大力提倡的,但是如果你去问银行,银行都会说互联网金融不靠谱,为什么,因为你把钱投P2P了,谁还存在他们那儿啊!我似乎被他的经历说动了,毕竟也算专业人士,肯定比我懂得多吧,而且他自己都买了呀,估计应该靠谱!

「过几天他们有活动,会送礼品,你先别着急买,先下载他们的App看看,感觉感觉,到时有活动我告诉你,你再买。」相亲对象特别善解人意地说,他似乎对这件事比相亲还要热心,第二天,他一个一个电话打来,耐心地教我怎么写推荐人,在回访电话里怎么说,最后告诉我,虽然活动已经结束了,但他还是通过e租宝的朋友帮我争取到了礼品,一张好利来100元的蛋糕券。

这期间,为了方便购买App产品,我曾去银行给工资卡开通网银功能,银行柜台小哥好心地多问了一句,您是用来做什么?我说我在网上买点理财产品。「是那种利率特别高的吗?那您可得小心点啊,别再赶上旁氏诈骗案!」我当时心想,呵呵,果不其然,我不把钱存在你们银行就开始吓唬我了。

那是2015年11月初,仅仅一个月,e租宝就出事了。最初,我是在朋友圈里看到有人转发了一条财新网的新闻,我知道这家媒体的公信力,明白这意味着可能真的出事了,立马去App里去提现,但还有1万元处于封闭期内提不出来。出于善意,我把这条新闻转发给相亲对象,「小心些」,我在微信里提醒他。

「没事……是竞争公司和他们在打信息仗。」他听上去气定神闲,然后连续发来几张「e租宝」公司发出的律师函照片,以及一条「e租宝」刚刚和华为签署战略合作的新闻,「华为调研的能不清楚么,国企军工背景企业啊,树大招风,尤其是发展得太快了……」他说。

两天后,公安机关进驻「e租宝」北京总部调查,并且将其办公室查封,我在微信上跟相亲对象说,这次真的出事了。没想到这位专业人士的回答是,「查吧,看看能查出什么结果。」那种大义凛然的语气,让我没好意思问他有没有来得及把钱取出来,也没好意思问他到底投了多少。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联系,一周之后,我看到他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条:「遇到事情不能逃避,要积极面对处理,很多事情我要做,知识为了不辜负那份信任。」过了半个月,他又发了一条:「每段经历都是有用的,时间会证明。」

实际上很多人依然没有办法面对自己被骗的事实。那段时间,我加入了几个「e租宝」投资人的微信群,在群里,大家都按照格式,把群昵称改为「地点-金额」,譬如「北京-1万」。我粗略地看了一下,我们那个群里,二线城市、金额在1万-10之间的比较多,有一位投资人的金额写的是七十多万,只要她一出来说话,群里的争吵立马就能停下来,逻辑很简单,人家70多万都没说什么呢,你们在这里瞎叽歪什么啊。

大家都是受害人,但是群里每天都会吵几架。尽管公安机关已经将案件定性非法集资,很多人依然不愿意相信。群里有人说,接到了警察电话让去派出所备案,有利于追回受损的金额,马上就会有人制止:「不能去备案,公安这是搜集证据呢,去的话真的就成非法集资了,一分钱都拿不回来了!」还有人提醒,「就算去备案,也不能说被人介绍买的,要是变成传销,一分钱也拿不回来!如果警察问谁介绍买的,一律都说看了央视广告!」还有人就像鬼打墙一样不断在群里重复着:怎么可能是骗子呢,他们可还上过央视的广告呢,怎么可能是骗子呢,我可是把所有家当都投进去了啊。

12月底,我去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备案。此前看到群里有人说,民警对于「e租宝」案件的处理已经是轻车熟路,每天都要接待好几起,赶上高峰还得排队,有的派出所还有专门的指引牌。但是我去的时候什么也没看见,一进门也没人搭理我,里面的人都是在办户口的。我怯怯地走到一个窗口前,问值班的民警老大爷,备案去哪里。

「你什么事啊?」大爷抬了抬眼皮看看我。

「e租宝……」我觉得说出来都有点丢人,所以压低了声音。

「小张儿,来,这有个e租宝的——」大爷声音洪亮地朝后面的办公区喊了一嗓子,我觉得所有人的目光突然都集中在我身上了,好像看到了一只活体标本,一个被电视曝光的非法集资项目的受害者!

大爷让我站在旁边先等会儿,我们聊了起来。

「买了多少啊?」

「两万,现在里面还有1万。」

「还行!不多!」

「咱们这几天来备案的多吗?」

「还行!那天局里单子下来了,咱们南城的都不算多。」

「哪儿多啊?」

「朝阳啊!有的好几十万呢!」

聊着聊着,又进来一个壮硕的光头大哥,也是「e租宝」的投资人。

「你买了多少啊?」光头大哥哈着腰,试探性地问我,那种感觉很像癌症患者在医院的走廊里互相询问病情。

「1万。」我不得不又重复了一遍。

「哦还行。」光头大哥也安慰了我一句,然后庆幸地说:「我少,我少,我就两千,我就是试试。」

「要我说,就您这点儿,还来这么一趟干嘛啊。」大爷插了一句,光头大哥不说话了。

我和光头大哥被分别带进不同的房间,接下来开始填表,问话:怎么知道e租宝的、注册用户名是什么、买了多少、购买时间、获利多少……然后他打开电脑,把我的资料填进文档里,电脑桌面上有一个e租宝的文件夹,里面全是来备案的投资人资料,我扫了一眼,文件似乎并不多。

当民警问我怎么接触到e租宝时,我想了想,决定还是别给别人添麻烦了,因此只是模糊地说在一个饭局上听朋友介绍的。

「什么朋友?」民警追问。

「朋友的朋友,我也不熟,就见过那一次。」我其实也没有撒谎。

几天后,我正在公司开会,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派出所打来的。我边接电话边赶紧走出办公室——我可不想被同事知道我买了e租宝,这绝对属于智商污点。民警在电话里又跟我核实了几处信息,然后问,你加入那个什么微信群了吗,要依法维权啊,我知道他的意思,最近很多投资人在微信群里计划着要去央视门口上访,他打电话是想提醒我不要参与。

我才不会参与呢,我根本不想跟「e租宝」这个两个半字扯上任何关系。去派出所备案之后,我就退出了所有跟e租宝有关的群,然后不跟任何人提这件事。我,一个名校毕业的知识女性,竟然买了e租宝,这说出去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不会得到任何人的同情!

过了几个月的时间,我才能把这件事当做笑话一样讲给别人听。当我的同事终于得知我的经历后,在办公室里大呼了一声:「天哪!我的身边竟然真的有人买e租宝!」然后大家一阵狂笑。

我现在还可以用自己的经历去警醒别人。一个朋友的母亲非要买一个跟「e租宝」非常像的P2P产品,朋友特别苦恼,和母亲大吵一架,也没有打消她的投资梦想。我特别仗义地拍拍胸脯说:「你跟你妈说,我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我告诉你我买的是e租宝!」

来源:人物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当相亲过去1小时之后,e租宝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