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冥婚,讲个听邻居讲的她乡下亲戚的事

@荀夜羽

说到冥婚,讲个听邻居讲的她乡下亲戚的事——

某家闺女上着大学突然晕倒,一查查出要命的病,爹妈忙把她接回家里,邻村听说了这事儿,就来了人,天天堵门不走,说你闺女肯定活不了,你看我们村那谁谁家几年前有一个过世的男人,死前没结过婚,一个人太孤单非要连阴亲。这家人本来就因为孩子病重心力交瘁,被天天骚扰的焦头烂额,就口头答应了,对方塞了三百块喜滋滋走了。

没想到这女孩也是命大,急症凶险了一阵子,过后慢慢就好些了,我邻居这边家在城里,又是在医院工作,知道了这个事,就打电话过去,说去老家住几天,顺便接上姑娘来医院看看,两家商量好了时间,我邻居两口子就回了老家,结果住了没一天就带着那姑娘跑出来了——那个连阴亲的家听说姑娘病有救,还要去城里治病,一早就带着破盆破锅跑到这边,一边咣咣敲一边骂街,从骂天骂地骂这家人不守信用,骂到一女许多夫臭不要脸为什么不死,弄的半个村子的闲人出来嗑瓜子瞧热闹,把个姑娘全家气的差点吐血。

邻居一看赶忙要带着她走,结果一开门,门外坐着一圈人,岁数都六七十,为首一老太太一边哭骂一边咔咔吃药片,抱着牌位捧着孝服,非要姑娘披麻戴孝跟她可怜的儿子的灵牌拜天地,否则就要一头碰死在她家门口。过了会村长和警察跑来了,问对方家什么条件能不闹,死了儿的老太婆瞪着眼说“就不能让她去治病,必须死在家里,她家收了聘礼就等于答应了,答应了俺儿她就是俺家的人”,把过来了事儿的警察都气乐了,说你三百块就敢买一大姑娘性命?老太婆一听,满地打滚,堵着门不上人出入,谁一拉她她就翻白眼抽抽,跟着她来的几个老东西马上就唱“打人啦!打死人啦!”过来掐人中喂药片,整的跟真事儿似的。两方僵持了半天,因为他们装疯装死,两个村子连着关系近,他们年纪大,排辈分也高,村长和警察谁都不敢碰这群老流氓,只能是蹚浑水,等这群老王八蛋撒泼抖威风玩的差不多了,男方这边就提了条件——要走可以,让姑娘家退聘礼,附加一条件。

三百块钱的聘礼,要退5000。

女方家要么全家戴孝去死了的男人坟上摆供,要么在半年里给他再找一个女的结冥婚,条件是死前必须年轻貌美,没结婚,高中以上学历。

最后给了一千块,村里把这事儿应承下来了才放人。

后来没多久邻居火冒三丈的又旧事重提,居然是那家又跑来提亲,这次不是给死人了,而是他们那边同宗的一个三十多的鳏夫,老婆病死没半年,家里孩子没人照看,就想起了之前拉冥婚没死成的这姑娘,又叫了个不要脸皮的忝着脸跑过来说合,意思是你闺女当年欠我们家人情,现在正是还债的好机会,只要她毕业回村,嫁过来我们两家就互不相欠,还笑嘻嘻的讲“该是我们家的人,死活都跑不了”。

被当年没在家如今从军队复原的女孩她哥一声狂笑,带着兄弟伙追出了好几里地,打的跟血葫芦似的。

好在,姑娘后来大学毕业就直接留天津工作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说到冥婚,讲个听邻居讲的她乡下亲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