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到了最尴尬的年龄

文/小影

01

五一在家,收到最多的是请帖。

这种日子,你可以扎堆在一对对新人的婚宴里,还可以见到扎堆的红色请柬。

晚上,又有个人来发请柬,我帮爸爸接过,看了一眼,不认识的名字。

于是问:这个结婚的又是谁?

爸爸头也不抬地说:我同学的儿子。

我有点惊讶:你女儿我才二十出头,你同学的儿子应该比我大不了多少吧?

他:具体不知道,差不多吧。

我还是觉得,二十出头的年纪结婚,太早了。至少搁我身上的话我是难以接受的。二十出头,才刚毕业,也没多稳定,心境也不会太成熟,没多少经济积累也无事业可言,拿什么基础去承受婚姻的重量?我眼中最好的结婚年龄,是在双方都成熟稳定,都有经济基础以及事业的时候,才是最适合去想一辈子的事情。

可是大人们不这么想,他们就是觉得,二十几岁了,也不小了。尤其是女孩,像我才22周岁,在他们眼里已经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龄,他们总会担心我嫁不出去。毕业以后,逢年过节在家总会被长辈们问及感情的事情,也总会被催找男朋友的事情。

我每次都会有点情绪,因为无论如何我都觉得,二十出头,早着呢。像感情这么重要的事情,顺其自然最好,毕竟我总不能随便在大街上拉个人就谈恋爱吧?

感情从来就不是一件能随便的事情。可是中国式父母又最爱早早地开始操心孩子的感情大事,婚姻大事。

二十出头,是一个很尴尬的年龄。一方面我们还没有完全成熟,另一方面却被告知你要开始注重你的感情大事,是时候找男朋友谈婚论嫁了。不觉得矛盾吗?其实我觉得挺矛盾的。至少我是很害怕在这个年龄段你跟我说人生大事,我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我的心,还停留在刚毕业的这一个阶段,我还在迷茫着我的职业规划,根本没有准备那么快跨入下一个人生阶段。

从毕业开始,就已经陆陆续续听到身边的朋友恋爱,结婚甚至怀孕的消息。有时候我会感叹时间过得很快,变化也太快。身边的朋友找到感情上的归宿,过得幸福安稳,决定步入婚姻殿堂,我是抱着祝福的态度。有些人成熟得比较早,我是完全可以接受也可以理解的。每个人的人生不一样,追求不一样。

只是,我清清楚楚知道,自己还不够成熟。有时候看着她们那样,那么一瞬间我也会羡慕,毕竟人家可以有个依靠,累了还能有个肩膀有个陪伴。

可这种羡慕真的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我常常问自己,二十出头的年纪,我们该干什么?结婚?

不,于我而言,这个阶段的婚姻,太早太早。

02

我不得不重申一遍,二十出头的年龄,真的是一个尴尬的阶段。刚出来,在所有人眼里,你就是一张白纸,未经磨练,你什么也不懂,你需要前人的经验,需要别人指导。

我记得我以前报考志愿的时候,姑妈让我报会计,原因只是因为会计不怕找不到工作,而且越有经验越吃香。学好会计起码有一技之长。幸好我的分数还未到达那个学校会计专业的分数线,被调剂到了其他专业。老实说,我很讨厌数字,而且我本身迷糊,非常不适合读会计。用屁股想想都知道,与钱接触,会计一定要心思缜密,严谨。

我压根就不是那种人。

后来实习了,也有一大堆人给我建议,为我担忧。表姐给我介绍了份工作,我不想去,只因为我想留在广州。为此我们还差点吵了起来。

我留在广州未必会过得多好,甚至有可能过得不那么好,可是我心里踏实。自己选择的路,哭着我也会把它走完。

很多时候,大人们总会用他们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你,某一样东西你最好听从他们的建议,服从他们的选择,因为他们都是为你好。他们会告诉你,哪一条路最好不要走,那里布满锦棘;他们会告诉你,你要怎么怎么样,以及你不能怎么怎么样;他们会告诉你一大堆的道理,跟你说,你这样错了……

可是,我想说,你们可以给我建议,但,请不要替我决定。前面的路怎么样,没关系,你放手让我自己走。等到我碰壁了,摔跤了,受伤的时候,我就会知道不好。这样我才会印象深刻,也才甘愿回头,甘愿相信你说的话。

有时候,人是要受点教训,走点弯路才好。

后来的后来,在工作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新入职的男生,斯斯文文的。他同样是刚毕业,如我一般的年纪。

他刚进来一两天的时候,领导给了他一大堆要看的资料。某一个下了班的傍晚,我看到那个挺着将军肚的肥肥的领导留他下来同他讲话。无非就是教他怎么去工作,给他讲一大堆道理,以过来人的身份高高在上地教导他一些事情,他就一直低着头应承。

看到那一幕,我突然有点心疼他。我好像看到了曾经的我自己。

是不是我们这一个年龄段的人,都会遭遇类似的事情?

我又在思考那个问题了,二十几岁的年纪,我们该干什么?该怎么办?

03

下午午睡,我被人从睡梦中叫起,拖着无力的身躯揉着惺忪的睡眼出去客厅。表姐难得过来,要我陪她聊聊天。两姐妹什么都说,只是也难免会聊到一些沉重的话题。比如,工作;比如,人生规划。

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正迷茫着未来,做着一份普普通通甚至不需要学历的工作,拿着半死不活的薪水,想着以后。这种状态是最怕别人和她谈未来的,可你偏偏要问我这个。我自己也在想着我的未来。

表姐问:妹妹你读什么专业的?

我:金融。

她:那你为什么不找一份与专业相关的工作?你这个专业可以做些什么?

我:保险、证券、银行等等。我为什么非得要找一份与专业相关的工作?我不喜欢这一行。

表姐苦口婆心地劝:可是妹妹你要现实一点,工作不是喜欢就可以了,要看有没有用,能不能赚钱?单靠喜欢是没有用的。你应该考多几个有用的证。

我和表姐在这一个问题上讨论了许久。

我很想知道,什么叫有用的证?什么又是有用的?我平时看的那些文学性的书籍,在大家眼里都是一些没用的东西。可如果你看那些教人怎么赚钱怎么成功之类的书籍,在大家眼里就是有用的,非常有用。

但你又知不知道,在我眼里,那些书籍,它们不是我的兴趣所在,它们于我而言没多少内涵可言,也不够深刻。

大概多数世人眼里的有用、成功无非就是与金钱名利地位有关吧。

我不是神,作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平凡人,我也离不开钱,我也很爱钱。可是,我眼里的有用的东西,真的不是用金钱去衡量的。我眼中的成功,是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而不是追逐金钱与利益。

04

那么你有钱就代表着你成功了吗?

我只能说,钱多,至少证明你比普通人要成功,你不用为钱去烦恼。

我又在想那个问题,二十几岁的年龄,我们该干什么?赚钱,努力地去赚钱,然后努力地去提升自己,让自己增值。为的是,有一天当别人与你争论什么叫“有用的事情”的时候,你可以不必无力地去反驳,而是用实力向他证明你的想法,告诉他什么叫“有用的事情”。

二十几岁的年龄,我们到底该干什么?

我们该去学习,该有自己的规划,甚至,我们可以去犯错。但是,你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有强大的内心,有赚钱的能力,有让人佩服的地方。

当有一天,长辈催婚、当有一天,别人用过来人的身份跟你讲道理的时候,你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们:我有自己的规划,我不怕嫁不出去。我就是不愿意去将就,因为我一个人也可以生活得很好,我不需要依靠一段没有爱情的婚姻。

你还可以理直气壮地跟那些对你讲道理的人说:我就是不喜欢听你跟我扯道理,你说的这些,我已经体会过。我都知道。而且现在,我过得比很多人都好。

你甚至还可以一句话堵死他或者比他更能侃,说出的道理比他讲的更有道理。

前段时间看到一句很适合女生的话:我也很想有人披星戴月屠龙染血来吻我,可惜没有。那也无妨,你也可以拿起剑,去让它染血。

在我眼里,翻译过来无非就是:我也很想有个依靠,有人疼,可惜没有。那也无妨,你也可以拿起剑,杀出重围。因为你从来都不比别人差,你也可以主导自己的人生,你从来都不用依靠任何人。

所谓最尴尬的年龄,也许就是最应该去拼搏、挥洒汗水之时吧。

作者:小影,不喜拘束,偶尔写点东西,微信公众号:深度(id:eyes_inSight)。(来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我们都到了最尴尬的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