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观察

"Economic history is a never-ending series of episodes based on falsehoods and lies, not truths. It represents the path to big money. The object is to recognize the trend whose premise is false, ride that trend, and step off before it is discredited." ---George Soros, Speech at the Committee for Monetary Research and Education

“经济史是基于虚假和谎言,而不是事实,一幕幕永不停息。这代表了通向挣大钱的路径。而目的在于识别出基于谬误的趋势,参与其中,然后在其被揭穿前离开。” ---索罗斯

泡沫可能是金融市场中最重要的现象了,最重要的机会与最重大的风险往往在泡沫之中。但是很多参与其中的人并不承认泡沫的存在,而监管者则推说泡沫只有破灭之后才能被识别。这些否认与抵赖很多是因为没有衡量泡沫的硬性量化指标,而估值等衡量标准则有很多定性的主观因素。估值可以计算,荒谬无法衡量。其实,泡沫的本质并不是价格的快速上涨,也不是估值的离谱,而是市场的正反馈机制。金融市场的泡沫有大有小,时间可长可短,没有一定之规,但正反馈的机制却是普遍存在的。

如果用正反馈机制的标准衡量,我们可以观察到一个刚刚破灭的泡沫,也可以看到一个接近破灭的典型泡沫。

以黑色系为代表的大宗商品泡沫已经在4月底破灭了。这个泡沫从2015年11月底开始,到4月21日见顶,持续了97个交易日,创造了各种荒谬的世界纪录,但最终还是破灭了。

深圳的房价是一个正在接近破灭的泡沫。模型之前的预测是3月左右发生重大震荡。由于房地产市场的低流动性特点,需要观察交易量等领先指标。从中原领先指标和交易量来看,深圳的房价领先指标已经下跌,交易量已经下降。未来几个月内很可能出现房价的转折。

泡沫为什么必然破灭?因为正反馈并不是一种能够长期稳定进行的机制。一旦进入强烈的正反馈,市场必然向着一个方向持续发展,直到市场的过度与异常无法持续,不得不反转。在持续的正反馈过程中,系统积累的势能逐渐加大,系统的一致性和协同性急剧升高,系统变得极端不稳定,任何极小的风吹草动都能带来巨大的雪崩。当奇点到来,一切反转,系统很可能向着相反的方向发生正反馈,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泡沫也许难以识别,荒谬也许难以衡量,但参与其中的人的命运却因泡沫而永远改变。

来源:岭峰资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泡沫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