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是相互的体谅和关怀,而不是一个群体对另一个群体的索取

文/Fantast

关于让座的事情议论纷纷,关于让座是否美德大家也各有各的说法,可我觉得所谓美德并不是一个群体对另一个群图的索取,而是整个社会彼此关爱的一种氛围。

让座事件中,老人和其女儿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们理直气壮的要求别人让座,而自己没有尝试去做任何努力。买票时已经知道无座,想着反正可以让别人让座,也就没想着换个时间,或者换个交通方式,也没有在上车的时候直接去餐车买点吃的坐一下,或者找乘务员换成一等座。之所以会出现这种问题,很多时候就是因为这个社会培养了一种“我弱我有理”的逻辑。

之前在水木看了一个帖子,一对住在低楼层无电梯房的小夫妇遭到了6楼一对老年夫妇的骚扰,要求跟他们换房,理由是腿脚不便,并说“你们这么年轻爬点楼算什么”“有没有公德心?”。虽然这个例子比较极端,但其实与要求让座本质无差异,都是为了方便自己,而去侵犯他人的物权。只是让座事小,很多人也就让了,而换房事大,这时就会有各种“不换的理由”。

再举一个例子,我有一个朋友,个子特别高,坐卧铺时,睡中铺和上铺特别麻烦,所以他每次都是反复刷火车票直到买到下铺,买不到就换时间。但这样也总是碰到抱着娃要求换下铺的人。这样对他就很尴尬了,因为对他来说,他已经考虑到自己的不便,付出了时间和精力,但是往往总能碰上有各种理由要换下铺的人。现在他的做法是,告诉对方,我花了100找人帮忙刷下铺,把差价和我找人花的钱补给我,我就换。但要换的人反而不换了。带娃的人的不便确实是不便,可其他人的时间和精力也是成本,带娃的人不提前安排好,却给对下铺十分重视的正常人带来的安排的不便。如果能提前知道不能睡下铺,也许我的朋友就会有其他的安排。

有一次我自己左腿拉伤,走路非常不便,托朋友帮我刷到一张下铺。上车时,一位带小孩的女性跟我对面的铺位换了下铺,接着她的妈妈以照顾小孩方便为由,也要换我的下铺。我当时告知腿不方便,人直接给我一个白眼,开始和抱娃的女儿用方言说着小年轻这么多借口。且不论带个小孩要换多少个下铺才够,这样不顾虑别人的不便,真的让人和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到底是为什么我们的社会现在形成了这样一种风气,我年纪大,所以我可以不提前买票,直接上来让你让座,我可以理直气壮要求侵占你的物权?你有100万现金,因为我老,因为我弱,我可以直接要求你给我5块10块吗?

我自己小的时候,经常生病,我爸妈带我坐火车去省会看病。那时候火车更不好买票,买不到坐票,我们都是拿着报纸垫在地上坐,或者上车时直接去餐车。本科时,和朋友去青岛玩,赶上黄金周,没有买到座位,打算几个人一路站过去,结果我直接在火车上晕过去了。乘务员和周围的人照顾我到我醒来,醒来后我们也并没有去找任何坐着的人让座,而是软卧一个小角落躺地上休息。虽然我一直身体不好,但是我父母和我自己的认知是,尽量自己安排好自己的事情,不要麻烦别人,而不要因为自己的身体弱势,觉得所有人都欠自己的。

我很幸运,一路总有很多人的帮助,我也感激每一个帮助过我的陌生人,他们带给我很多快乐和幸福的感受。另一方面,我自己也总在尽自己的努力去帮助别人,支教,本科期间利用自己的奖学金和打工钱资助贫困山区的女生上高中,直至上完了大学。收到她的来信,她告诉我,也许没有我的资助,她16岁那年就要被迫嫁给能给家里出得起彩礼的人,那时候我觉得我自己真的做了一点点让自己非常幸福的小事。可你要问我,当我在让座事件的情景下,我会不会让座时,我可能还是会犹豫。也许我还是会让,但是并不能从中得到快乐,更多的时候,我内心的感觉是“要面子”。换个情景,如果是旁边坐着的人突然不舒服,需要平躺,我想不管是我,还是让座事件中的主角,都会义无反顾让出座位让不舒服的人平躺。可面对着一个明明可以自己出钱提前坐餐车或一等座,但就是要要求别人让座的老人,反正我的心里不会那么舒服,即使让座,也没有办法得到幸福感。

如果说这个事件的主人公没有做到一个高的道德标准的话,我觉得这个事件中的老人和女儿同样也没有做到高的道德标准,并没有为其他人考虑过,而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首位,面临选择,首先选择的是牺牲别人的利益而非自己多付出一点点。

最后,我个人的想法是,理想的道德环境是,老人、孕妇、弱势群体在出行或者生活的时候,能多为其他人考虑,能妥善安排好。在实在是需要帮助的时候,能友善的请求别人的帮助。而其他人也能主动多为弱势群体提供帮助。但现在的情况往往是,很多时候少掉了弱势群体为其他人考虑的这一环,反而变成了“理直气壮”,从而极大的伤害了愿意为弱势群体多提供帮助人群的积极性。美德应该是彼此都顾虑对方的难处,多为对方考虑,而不是一味的要求一方牺牲自己的利益给另一个群体。这样,美德和善举才能让人从内心收获快乐。

来源:水木社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美德是相互的体谅和关怀,而不是一个群体对另一个群体的索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