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不会留你孤单地活

作者:夭夭

1

小时候,我家住在一条深窄的弄堂里。

这个城市,夏秋之际几乎日日下雨。那天,雨还在下,我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给新书包书皮。突然,一个湿漉漉的身影撞了进来,我一抬头,吓得魂飞魄散。这是一张淌满了雨水,略微浮肿的孩子的脸。他神情怪异,歪着嘴傻笑:“妹妹,妹妹,漂亮的妹妹。”一边说着,一边就想要扑过来。

我把书砸了过去,转身就跑。

可是根本无处可逃。正当我脑子一片空白时,身后有个焦急的女声喝道:“站住,你给我站住!”只见一个同样湿漉漉的中年女人,扯住了那个傻笑着的怪孩子的手。

她讪笑着对我说:“别怕,他不伤人。”

2

女人和傻孩子在弄堂里住了下来,我喊她芳姨,傻孩子名叫平安。

他们原本就是这弄堂里的住户,平安出生时也并不傻。一个晚上,平安奶奶和爸爸都不在家,九个月大的小平安似乎有些兴奋,哼哼唧唧地闹了一宿,直到凌晨2点多,才在摇篮里沉沉睡去。独自带孩子的芳姨实在困极了,和着衣服栽倒在旁边的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芳姨在朦胧中听到“咚”的一声闷响。她惊跳起来,看见自己的孩子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四脚朝天。她赶紧将平安一把捞在怀里抚慰着,过了好一会儿,小平安才发出断断续续的哭声。她惶恐地摸了摸他的后脑勺,并没有出血,于是开始自我安慰:哪家的孩子没摔过,没事的。

直到平安2岁时,意外摔伤的后遗症才显现出来。走路不稳,眼神飘浮,教他的词语总是记不住。2岁孩子,来来回回只会说:“妈妈,妈妈,抱抱。”

平安摔傻了,芳姨带着平安回了镇上的娘家。

3

芳姨这次回来,是铁了心要把孩子送去特殊学校。

平安7岁时,已经有了少年的身形。如果他睡着,白白胖胖的,还有几番正常孩子的可爱模样,可一旦醒着,就又会恢复婴儿的智商。芳姨打听到,城里已经有为这类儿童开办的公办学校,她要为平安的未来做打算。

“我孩子不笨,就是需要特殊的引导。”芳姨来找母亲聊天。“学校能教些手工活,让他锻炼锻炼挺好。”“哎,搞个证明竟然要跑那么多地方……”

我在一旁心想,赶紧送过去,不要让我再看见他了。

平安每次路过我家门口,都会敲门喊:“妹妹,妹妹,跟我玩。”我把门锁得紧紧的,一声不吭。

一个下雨天,我还是跟平安“狭路相逢”了。平安看见我就咧着嘴笑,张着手一摇一摆地跑过来。虽然他心智不全,力气却出奇的大,芳姨竟然也拦不住,只能在后面追。

我扭头就跑,结果还是被他一把推倒在地。雨伞在地上晃了两圈斜躺着,我的手擦破了皮,嘴里进了泥沙,新衣服上也都沾了水。芳姨在后面扯着平安:“你这孩子,别吓着妹妹,赶紧起来!听话,听话!”

平安要是能听话就好了,他揪着我的衣服,自顾自地嚷嚷:“跟我玩,跟我玩。”

母亲闻声出来,赶紧和芳姨一起拉开了平安。我狼狈地站起来,看着父亲送我的新衣服已经被弄得肮脏不堪,心烦极了,满腔怒火突然爆发:“疯子,傻子,白痴,离我远点!谁要跟你玩,才不会有人跟你玩呢!”

话音刚落,母亲一个巴掌就落我脸上,我哇哇大哭,平安却仍咧着嘴笑。

而芳姨低着头,分不清脸上淌的是雨还是泪。

4

平安8岁时,芳姨的丈夫跟她离婚了。

离婚前的一个晚上,那个高瘦的男人喝醉了酒,在屋里撒泼:“我叫你多生个孩子,你不生!每天带着个笨蛋,还指望他给你养老送终啊!都怪你,带个孩子也带不好!好好的孩子摔傻了,你怎么不去死!” 过了一会儿,男人又像个孩子般哭了起来,说:“我知道你不容易,我也不容易啊,这几年没过一天舒心日子,这日子我真的过不下去了!”

哭诉的声音飘荡在这条狭窄单薄的弄堂里,紧接着就传来噼里啪啦摔东西的声音。我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怎么也睡不着,心里堵的慌。隔壁房间里悉悉索索的,就听见父亲小声说:“人家家事,你管什么?”母亲的声音听起来很气愤:“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女人不帮女人,还由着你们欺负了?”母亲轻轻关上门出去了。

芳姨的丈夫走了,留给芳姨的除了房子,还有他们的傻儿子。邻居串门会时常议论:“那个男人在外面早就找了姘头,听说都好了一阵子。”“哎,小芳以后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连个盼头都没。那孩子又重,上厕所还要小芳背,以后老了可怎么办呦!”“拖了个这样的孩子,改嫁都改不了,哎。”

芳姨又带着孩子回了老家,再出现时,她仿佛又老了几岁。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来找母亲,我贴着门偷听他们说话。

“你以后打算怎么办?”母亲问。

“我一个人带他也能带。这几年来,哪一天不是我带孩子,他以前也没帮过什么忙,我早习惯了。平安也不费什么钱,就是吃点东西穿件衣服。虽然不懂事,但是他至少还听我话,有时候我累哭了,他就乖乖坐在我旁边。”芳姨声音有些沙哑。

“你一个女人,总不能样样事情都自己来。以后你老了,这孩子咋办,你咋办?我说啊,过去的就过去了,以后有机会还是得找一个,毕竟老了得有个伴啊。”母亲叹息。

芳姨却笑出了声:“就我这情况,连孩子亲爹都不要,谁要?”顿一顿,又说:“我能怎么办?送去福利院,平安又不是孤儿。爸妈也老了,我不想连累他们。”“我就自己带,能带多久带多久。真是老了带不了了,走之前就先送他走,不让他一个人孤零零留在世上。”

芳姨像是哭了,又说:“我这次来,就是想跟你告个别。我打算把房子卖了,搬到学校附近。平安力气一天比一天大,我也怕大了以后出事。这段时间搬回来,其实很多人都有意见,他们不说,我心里也清楚。”

“既然你确定,我也不拦你。房子别卖,听说以后要拆。我帮你寻着有谁要租的。你那学校也不是很远,我经常来看你。”扑通一声,芳姨像是跪了下来。

后来,她们两个都哭了。

至今我还记得,芳姨在我家最后的絮叨:“平安在月子里时,就知道对我笑了。有一次我发烧,他也知道急,陪我一起哭。我当时就想,孩子傻就傻了吧,至少他能始终陪着我。我总得活,他总得活,我们总得一起活啊!”

至此以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平安。

来源:http://renjian.163.com/16/0504/17/BM86238K000153N3.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妈妈不会留你孤单地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