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终于要嫁人了

我刚认识阿珍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白皙水灵的美女,以前在老家整个冬天都不洗澡。就像我一直觉得阿珍应该来自江南一样,关于阿珍很多事情我都猜错了。

阿珍来自甘肃农村,土墙土炕,严重缺水,根据她手机照片中家人凌乱的发型可以推测风很大。黄土之上,天空是纯净的蓝。现在回想,阿珍的性格和这个场景很般配。

我无法用出淤泥而不染来形容阿珍,这会引发她的怒斥,因为她一向反感古代文人动不动就吴侬软语。中文系的阿珍,每每在古文考试需要背诵大量婉约派诗词时咬牙切齿。

我和阿珍是在夜市烧烤摊上熟络的,那时烧烤对大学生来说是高档消费。我和光着膀子的同学们吃得起劲,看到阿珍一个人从旁边走过。我一愣头招呼了她,请求赏光一起美餐。阿珍也不扭捏,头发一束在我旁边坐下。

对面那仨立刻把衣服穿上,露出标准绅士笑容,毕竟都想给漂亮女生一个好印象。我跟他们不同,我有中意的人,所以可以在这里耍豪放。阿珍是很吃这一套的。据我后来观察,那些被阿珍陆续拒绝的男生们,都以风格俊美见长,最后全失去了做朋友的机会。

我想阿珍是孤独的,她总觉得与周围不合拍,尽管她努力试着迎合大家的爱好,但最终失败了。在女同学眼中阿珍有点孤傲,或许她们认为漂亮女生就应该谈情说爱儿女情长。可因为家庭的原因,阿珍舍不得浪费时间,她放弃了和周围女生成为亲密无间闺蜜的期望,一个人忙忙碌碌形单影只,白天做兼职晚上做作业。

阿珍经常跟我抱怨大学过得太累,说只要她现在点头,就能成为阔太太。因为她的老家惯例是女人过了二十就要结婚。阿珍的父母虽不着急女儿人生大事,但不开眼的当地土豪们多次上门提亲。阿珍父母一一回绝,但是每次都会给阿珍电话通气。他们非常担心阿珍毕业后跟人跑了,于是每次涉及情感内容的谈话都具备潜在的试探性质。

我的出现,给了阿珍一种终于找到树洞的感觉。她不停地找我倾诉。她告诉我小时候的上学经历,需要天不亮就起床翻过几座山头走两个小时到学校,下雨的时候赤脚走到学校时已经中午。

她会很欢乐地跟我描述高中在县城上学偷水的事。因为缺水,水费在来自农村的高中生看来很贵。冬天时,他们用黑色塑料袋装满水冻上,晚上放学后将冻住的冰块背回家再化开,所以学校保安的一大职责就是警惕学生的黑色塑料袋。阿珍说他们那里的外地女婿来的时候,买的最多的就是桶装水,多到实在运不动为止。

阿珍非常能喝酒,据说这是她父亲一手造就的。她说小时候发烧,父亲没办法了就让她喝白酒把体温顶下去,听得我不寒而栗。她是那种能陪你喝到底的女生。

大学期间我喜欢一个叫小玉的女生,追了三年直到毕业。小玉是个没有坚定意志的人,虽然不喜欢我,但是每每被我的死缠烂打弄得晕头转向。有时一冲动就跟我在一起,过了一段时间觉得不行就再分开,然后我再软磨硬泡再在一起,如此反反复复。不知道的人以为我们一直是情侣,知道的人都说我们俩能作。对于这样的事,阿珍出于兄弟情分,只能给我打气,在这期间阿珍同小玉熟悉起来。

毕业后我和阿珍都留在了这个城市,小玉比我们低一级,读大四。

一次阿珍接到一单大活,给一位侨胞做家庭口述历史,报酬颇丰。阿珍看在钱的份上整日整夜地访谈、拍照、录音、写稿,可一个人的速度远远不能按约定日期完成。阿珍找到小玉说请她帮忙并支付一定的酬劳。

后来的一段时间,她俩就经常一起在咖啡馆整理录音。我大喜过望,觉得凭借阿珍的能力,一定能让小玉对我心回意转,于是我也成了咖啡馆的常客。我猜阿珍肯定劝过小玉跟我在一起,而且不止一次。虽然小玉还是没有答应和我在一起,可是我不用再遭受她的爱搭不理,尤其能天天见到她,令我非常开心。

然而好景不长,阿珍的项目完成后,小玉便不再经常出现了。

我很郁闷,阿珍劝我干脆放弃算了,毕竟人家以后会离开这个地方。其实我也考虑过放弃,可是每每见到小玉,我那决绝的信念就再次动摇。我对小玉的感情似乎成了一种执念,一个谁也动摇不了的东西。阿珍多次努力后放弃了对我的劝解。

获知小玉考上家乡的研究生时,我万念俱灰。我知道我再也没有翻盘的机会,于是整日喝酒。阿珍见我颓废,就跟我商量一起出去玩一圈。她说这几年一直忙碌,一次远门都没出过。我说咱现在有钱了,该玩玩。我们都属于项目制工作,都处于空闲期。两人一合计,就去了黄山。由于我们都没坐过飞机,想着也享受一次,于是上网查机票,买了两张最便宜的。

到了黄山才知道,主峰封了还没开山,我们只好游览了周围几个古村落。阿珍实在不甘心,说大山爬不了可以爬小山,于是我们去了附近的齐云山。

齐云山是座道教山,山里有道观,我们去的时候道士们正围着火炉讲《道德经》。阿珍说道士可真会享受,我说这里这么舒服不如我们也住几天。我们找了距离道观不远的宾馆住下。阿珍整天与小道士小道姑混在一起,跟他们讨论《道德经》,这是她的强项。她又撺掇小道姑陪她玩遍了整座山。她不愿意同老道士说话,总觉得迂腐。

有一天我在晒太阳,突然听到道观门前有争吵声。远远望去,阿珍粉红色的身影正和一个男人争执。我连忙跑过去,阿珍见我来了抱着我大哭,说那人耍流氓。我松开阿珍,走到那人面前就是两拳(我中学时练过武术)。旁边一个人显然是他的同伴,见朋友挨揍了就冲上来,我回身一肘打在他肚子上,然后拉着阿珍急急走开。

阿珍边哭边问干嘛去,我说跑啊,打了人不跑等着人来找麻烦吗。我们回到宾馆,收拾完行李匆匆下山,这次黄山之行就这样以一场斗殴结束。

回去的火车上,阿珍跟我说现在很想找个人谈个恋爱然后结婚。我很有兴致地问她,都这么多年了,你就没有想过和我在一起么。

“倒也不是没有,但一想到你追求小玉的样子,我的念头就打消了。”

我调笑道:“那可真是造化了,谁让我先遇到她呢,要是先遇到你不就有机会了。”阿珍沉默了一会儿,嘀咕了一句:“可不是么。”

“你以后怎么办,跟小玉还继续么?”

“还继续个啥,人都要走了。”

“这次你是认真的么。”

“真的真的,再不收手我就是白痴了。”

后来我真成了白痴。我没有想到小玉还会回来找我,我觉得她这种行为是在对大学进行祭奠。她找到我说要不再谈谈恋爱,我的脑子没有嘴巴转得快,脱口而出说好啊好啊。

阿珍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好多天。那天阿珍过生日,我和小玉一起请她吃了饭。阿珍满脸欢笑地说,你俩终于还是在一起了呀,以后有什么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呀。小玉笑着说,还早呢,我可还有三年的学生要做。吃完饭我们各自离去。

我觉得应该送阿珍一件生日礼物,于是买了一束花。再次敲开阿珍家门的时候,她很诧异,问我大晚上的想干嘛。我把花拿给她,说刚才不方便。阿珍满心欢心地说,真好看,谢谢,这是我第一次收到花。

“不会吧,去年你还在网上晒呢。”

“那是塑料假花,跟这个不能比。”阿珍突然问我是不是真的跟小玉在一起了,我说我不知道。阿珍说,两个月后小玉毕业呢?我说我不知道。阿珍说,我再也不想管你了。我说对不起,然后离开。

我跟阿珍没有再见面。直到小玉离开学校,我发信息给她说,又失恋了,出来喝酒吧。阿珍回我说,没空。

小玉的彻底离开,让我的生活乱了节奏,我整日坐立不安。我需要做更多的事情让自己不胡思乱想,于是向公司申请出差项目。之后的一年,我都在外面忙碌,失恋的低落渐渐散去。

有一天我在南宁接到阿珍电话,说她生病了在住院。我突然意识到问题很严重,因为平常阿珍生病是不会主动告诉我的。我以最快的速度把工作交接给别人,定了当天夜里的机票往回赶。

我上气不接下气跑到医院时,看到的是阿珍那张熟睡的脸。我问护士病情怎么样什么时候能恢复,护士一脸鄙弃地说,普通发烧。我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

我搬个凳子坐在床前,看着阿珍精致的面孔发呆。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认真观察阿珍。阿珍醒了,我冲她笑。阿珍伸出手来说,抱抱。我俯下身给她抱着。

阿珍抱着我不动,过了一会儿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我要走了,回甘肃,本来不想跟你说的,突然生病了,就给你打了电话。我的心一下凉了,仿佛世界突然失去光泽,说不出话,泪水从眼中流出。

阿珍很快好了,也就意味着她要离开。我送她去机场。阿珍说,这次我买的可是全价机票,我这么腐败,以后日子肯定不会好过。我说你以后肯定有大出息,还心疼这个,不像西北大汉的作风。阿珍说,我要做个勤俭持家的弱女子。

阿珍要过安检了,她突然转过来问我,可不可以吻一下你。我说可以。阿珍就在人来人往的大厅吻了我,然后冲我眨眨眼睛捂着嘴说,幸亏没有跟你在一起,一点心跳的感觉都没有。我苦笑着对她挥挥手。

我没有出机场,我害怕看到熟悉的一切。我买了张最近的机票,飞回南宁。

阿珍回到甘肃做了记者,我们很久不联系。有一天她发给我一张她和一个成熟男人的合影,通知我她恋爱了。

现在我终于能够风轻云淡地跟阿珍联系,只是没有再见面。我觉得阿珍现在也很轻松。

希望这次我没有猜错。

来源: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69199360840325#_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博海拾贝 » 你终于要嫁人了